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拳并无区别-烽火戏诸侯-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四章出拳并无区别

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拳并无区别


烽火戏诸侯2019-01-03 23:47:00

        (提一下,《剑来》已经在kdle上架了,本来就习惯kdle阅读的朋友,可以在那边看书,其余的朋友,不用多此一举。ps剑来在纵横的高定是40000,均订接近35000,24小时接近30000。感谢大家这一年半来的相伴,《剑来》最少最少还要再写一年半。)

        竹楼一楼,已经摆放了一排博古架,木色素雅,错落有致,格子多,宝贝少。

        陈平安就想要从方寸物和咫尺物当中取出物件,装点门面,结果陈平安愣了一下,照理说陈平安这么多年远游,也算见识和经手过不少好东西了,可貌似除了陆台购自扶乩宗喊天街然的所赠之物、吴懿在紫阳府馈赠礼物,再加上陈平安在池水城猿哭街购买的那幅仕女图,以及老掌柜当彩头赠送的几样小物件,似乎最后也没剩下太多,家底比陈平安自己想象中要薄一些,一件件宝贝,如一叶叶浮萍在水中打个旋儿,说走就走,说没就没。

        陈平安没来由想起石毫国和梅釉国边境上的那座关隘,“留下关”,名为留下,可其实哪里留得住什么。

        有些是暂借别人,例如在魏羡身上的祖宗甘露甲“西嶽”,卢白象腰间的狭刀停雪,隋右边背后的痴心剑,魏檗手上的“吾善养浩然气”玉牌,顾璨那边的两座下狱阎罗殿和仿造琉璃阁,等等。

        更多是直接送出手了,比如彩衣国胭脂郡得来的那枚城隍显佑伯印,落魄山众人,山崖书院众人,谁没得到过陈平安的赠礼?不说这些熟人,就算是石毫国的狗肉铺子,陈平安都能送出一颗小暑钱,以及梅釉国春花江畔山林中,陈平安更是既掏钱又送药。更早一些,在桂花岛,还有为了喂养一条年幼小蛟而洒入水中的那把蛇胆石,不计其数。

        陈平安自嘲道“送人之时唯豪气,事后想起心肝疼。”

        想了想,陈平安揉了揉下巴,暗自点头道“好诗!”

        莲花小人儿原本坐在桌上休憩,听到陈平安的言语后,立即后仰倒去,躺在地上,仅剩一条小胳膊,在那儿使劲拍打肚皮,笑声不断。

        看着小家伙活波可爱的模样,陈平安也挺开心的。

        在落魄山,这会儿只要不是马屁话,陈平安都觉得悦耳动听。

        陈平安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挠着小家伙的咯吱窝,小家伙满地打滚,最后仍是没能逃过陈平安的戏耍,只好赶紧坐起身,正襟危坐,鼓着腮帮,仅剩一条胳膊,轻轻晃动,伸手指了指书桌上的一叠书,似乎是想要告诉这位小夫子,书桌之地,不可嬉戏。

        陈平安笑着停下动作。

        从方寸物和咫尺物中取出一些家当,一件件放在桌上。

        如今家当只是比预期少,陈平安的家底还是相当不错了,又有山头进账不说,当下就背着一把剑仙,这可不是老龙城苻家剐下的蚊子腿肉,而是实打实的一件半仙兵。

        那件从蛟龙沟元婴老蛟身上剥下的法袍金醴,本就是海外修道的仙人遗物,那位不知名仙人飞升不成,只得兵解转世,金醴没有随之灰飞烟灭,本身就是一种证明,所以得知金醴能够通过吃下金精铜钱,成长为一件半仙兵,陈平安倒是没有太大惊讶。

        一条残缺不全的核桃手串,每颗核雕,都相当于寻常金丹地仙的致命一击。

        一袭淡薄青衫法袍,品秩并未到达法宝,只是陈平安很喜欢,总觉得那件法袍金醴的白衣胜雪,太扎眼。

        核桃串子和青衫法袍,去往北俱芦洲的时候,也都要随身携带。

        桌上物件众多。

        两枚印章还是摆在最中间的地方,被众星拱月。

        陈平安开始默默算账,欠债不还,肯定不行。

        朱敛曾经说过一桩经验之谈,说借钱一事,最是友谊的验金石,往往很多所谓的朋友,借出钱去,朋友也就做不得了。可总归会有那么一两个,借了钱会还,朱敛还说还钱分两种,一种是有钱就还上了,一种暂时还不上,说不定却更可贵,就是暂时还不上,却会次次打招呼,并不躲,等到手头宽裕,就还,在这期间,你若是催促,人家就会愧疚道歉,心里边不埋怨。

        朱敛说最后这种朋友,可以长久往来,当一辈子朋友都不会嫌久,因为念情,感恩。

        当时陈平安笑着问朱敛,是不是打算借钱?而且一时半会儿不会还我?

        朱敛低头哈腰,搓着手,说少爷真是学究天人,未卜先知。

        佝偻老人果真厚着脸皮跟陈平安借了些雪花钱,其实也就十颗,说是要在宅子后边,建座私家藏书楼。

        陈平安当然借了,一位远游境武夫,一定程度上涉及了一国武运的存在,混到跟人借十颗雪花钱,还需要先唠叨铺垫个半天,陈平安都替朱敛打抱不平,不过说好了十颗雪花钱就是十颗,多一颗都没有。

        陈平安要求以后朱敛造好了藏书楼,必须是落魄山的禁地,不许任何人擅自出入。

        朱敛答应下来。陈平安估摸着龙泉郡城的书肆生意,要红火一阵了。

        莲花小人儿还在那边摆弄着物件们,将它们一件件摆放得齐齐整整,陈平安都不知道小家伙这个习惯到底是随谁。

        陈平安由着它忙碌,自顾自打着算盘。

        青峡岛密库房,珠钗岛刘重润,都是欠了钱的。

        但是真正的大头支出,注定是和顾璨联手筹办的周天大醮和水陆道场,真要放开手脚,可以成为两个无底洞,绝对不是几颗谷雨钱的事情。

        若是寻常小国君主、富豪设置大醮、道场,所请道人高僧,多半不是修行中人,即便有,也是屈指可数,故而开销不算太大,

        几万两到几十万两,都能办上一两场,哪怕是需要耗费五十万两白银,折算成雪花钱,就是五颗小暑钱,半颗谷雨钱。在宝瓶洲任何一座藩属小国,都是几十年不遇的盛举了。

        可一旦涉及修道之人,尤其是聘请地仙坐镇,要与各地著名的道观寺庙的老神仙们打交道,人家即便宅心仁厚,菩萨心肠,笑着说一个“随便”,一句“看着给”,那陈平安和顾璨掏银子的时候,真敢“随便”了?而且陈平安在离开书简湖之前,就与顾璨商量过,两场法事,宜大不宜小,而且必须确保没有沽名钓誉之辈,借机浑水摸鱼,不然就不是浪费神仙钱的事情,而是耽误了那些阴灵鬼物的阴德福报和投胎转世。

        所以在两年内,顾璨要接连举办两场法事,那会是一场极其耗费心力、考验眼力、需要相当耐心的事情。

        这也是陈平安对顾璨的一种磨砺,既然选择了改错,那就是走上一条极其艰辛坎坷的路途。

        当年在书简湖南边的群山之中,妖魔横行,邪修出没,瘴气横生,可是比这更难熬的,还是顾璨背着的那只下狱阎罗殿,以及一场场送行,顾璨中途有两次就差点要放弃了。

        改错,不是一句我知道错了,然后就云淡风轻,走点远路,砸点神仙钱钱,就可以心安理得,好像做了件多了不起的壮举、善举。

        天底下从来没有这样的好事!

        不过陈平安其实心知肚明,顾璨并未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顾璨的心性,仍然在游移不定,只是他在书简湖吃到了大苦头,差点直接给吃饱撑死,所以当下顾璨的状态,心境有些类似陈平安最早行走江湖,在模仿身边最近的人,不过只是将为人处世的手段,看在眼中,琢磨之后,化为己用,心性有改,却不会太多。

        顾璨大体上还是那个顾璨。

        只是更懂得规矩二字的分量而已。

        陈平安站起身,将那把剑仙挂于壁上。

        陈平安来到屋外檐下,跟莲花小人儿各自坐在一条小竹椅上,普通材质,这么些年过去,早先的翠绿颜色,也已泛黄。

        陈平安坐在那里,开始打盹,竹楼内外,春暖夏凉,一年四季,便是身体孱弱的凡俗夫子,在这边久坐,都不用担心着凉或是中暑,比崔东山在山崖书院的那栋院子,还要仙气。

        明天又要练拳了。

        迷迷糊糊当中,好似在远方,一处人心鬼蜮的污秽之地,依稀看到了开出一朵花,摇曳生姿。

        陈平安没有就此醒来,而是沉沉酣睡过去。

        莲花小人儿坐在隔壁椅子上的边缘,扬起脑袋,轻轻摇晃双腿,看到陈平安脸上带着笑意,似乎梦见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

        旭日东升,很快就朝霞万里。

        竹楼一震,坐在椅子上睡了一宿的陈平安陡然醒来。

        直接脱了靴子,卷了袖管裤管,登上二楼。

        来到二楼屋外,陈平安略作停顿,视线低敛,转头望去。

        当时崔东山应该就是坐在这边,没有进屋,以少年容貌和性情,终于与自己爷爷在百年后重逢。

        两人对坐,到底说了什么,无人知晓。

        陈平安刚要跨步走入屋内,突然说道“我与石柔打声招呼,去去就来。”

        光脚老人置若罔闻,盘腿而坐,闭目凝神。

        陈平安跃下二楼,也没有穿上靴子,兔起鹘落,很快就来到数座宅邸毗邻而建的地方,朱敛和裴钱还未归来,就只剩下深居简出的石柔,和一个刚刚上山的岑鸳机。没见着石柔,倒是先看到了岑鸳机,高挑少女应该是刚刚赏景

        散步归来,见着了陈平安,扭扭捏捏,欲言又止,陈平安点头致意,去敲开石柔那边宅子的大门,石柔开门后,问道“公子有事?”

        陈平安点头说道“裴钱回来后,就说我要她去骑龙巷看着铺子,你跟着一起。再帮我提醒一句,不许她牵着渠黄去小镇,就她那忘性,玩疯了什么都记不得,她抄书一事,你盯着点,再就是如果裴钱想要上学塾,就是龙尾溪陈氏开办的那座,如果裴钱愿意,你就让朱敛去县衙打声招呼,看看是否需要什么条件,如果什么都不需要,那是更好。”

        石柔答应下来,犹豫了一下,“公子,我能留在山上吗?”

        陈平安笑道“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跟外人打交道,也可以,但是我建议你还是多适应龙泉郡这座小天地,多去文武庙走走看看,更远一点,还有铁符江水神祠庙,其实都可以看看,混个熟脸,总归是好的,你的根脚底细,纸包不住火,即便魏檗不说,可大骊能人异士极多,迟早会被有心人看穿,还不如主动现身。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你最后怎么做,我不会强求。”

        石柔有了些笑脸,点头道“那奴婢试试看。”

        陈平安无奈道“以后在外人面前,你千万别自称奴婢了,别人看你看我,眼神都会不对劲,到时候说不定落魄山第一个出名的事情,就是说我有怪癖,龙泉郡说大不大,就这么点地方,传开之后,咱俩的名声就算毁了,我总不能一座一座山头解释过去。”

        石柔忍着笑,“公子心思缜密,受教了。”

        陈平安更无奈了,赶紧摆手,“落魄山不缺你的马屁。”

        石柔自然而然,掩嘴而笑。

        陈平安心中哀叹,返回竹楼那边。

        因为宅子不远处,一个看似散步实则偷偷打量这边的少女,都已经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岑鸳机蹑手蹑脚,赶紧溜走,总觉得瞧见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关上门后,岑鸳机轻轻拍着胸脯,喃喃道“别怕别怕,这样倒好了,多半不会对你心怀不轨。”

        少女心中悲苦,本以为搬家逃离了京畿家乡,就再也不用与那些可怕的权贵男子打交道,不曾想到了小时候无比憧憬的仙家府邸,结果又碰上这么个年纪轻轻不学好的山主。到了落魄山后,关于年轻山主的事情,朱老神仙不爱提,任由她旁敲侧击,尽是些云遮雾绕的好话,她哪敢当真,至于那个名叫裴钱的黑炭丫头,来无影去如风,岑鸳机想要跟她说句话都难。

        二楼内。

        当陈平安站定,光脚老人睁开眼,站起身,沉声道“练拳之前,自我介绍一下,老夫名为崔诚,曾是崔氏家主。”

        陈平安有些意外。

        这还是老人第一次自报名号。

        老人缓缓道“君子崔明皇,之前代替观湖书院来骊珠洞天讨债的年轻人,按照族谱,这小子应当喊崔瀺一声师伯祖。他那一脉,曾是崔氏的偏房,如今则是嫡长房了,我这一脉,受我这莽夫连累,已经被崔氏除名,所有本脉子弟,从族谱除名,生不同祖堂,死不共坟山,豪门世族之痛,莫大如此。之所以沦落至此,因为我曾经神志不清,流落江湖市井百余年光阴,这笔账,真要清算起来,用武夫手段,很简单,去崔氏祠堂,也就是一两拳的事情。可若是我崔诚,与孙儿崔瀺也好,崔东山也罢,只要还自认读书人,就很难了,因为对方在家规一事上,挑不出毛病。”

        陈平安点头,表示理解。

        藕花福地的光阴长河当中,松籁国历史上,曾有一位位极人臣的权势高官,因为是庶出子弟,在生母的灵位和族谱一事上,与地方上的家族起了纠纷,想要与并无官身的族长兄长商量一下,写了多封家书回乡,措辞诚恳,一开始兄长没有理睬,后来大概给这位京官弟弟惹烦了,终于回了一封信,直接驳回了那位首辅大人的提议,信上言语很不客气,其中有一句,便是“天下事你随便去管,家务事你没资格管”。那位高官到死也没能得偿所愿,而当时整个官场和士林,都认同这个“小规矩”。

        那么为何崔诚没有现身家族,向祠堂那些蝼蚁递出一拳,那位藕花福地的首辅大人,没有直接公器私用,一纸公文,强行按牛喝水?

        明明可以做到,却没有将这种看似脆弱的规矩打破?

        陈平安略作思量。

        这大概就是崔诚能够今日有身前无人的境界,那位首辅能够身居庙堂之高,双方的根本脉络之一。

        当陈平安一旦下定决心,真的要在落魄山开创门派,说复杂无比复杂,说简单,也能相对简单,无非是务实在物,燕子衔泥,积少成多,务虚在人,在理,慢而无错,稳得住,往上走。

        都需要陈平安多想,多学,多做。

        崔诚突然说道“崔明皇这个小子,不简单,你别小觑了。”

        陈平安有些无言以对。

        他有什么资格去“小觑”一位书院君子?

        观湖书院那位贤人周矩的厉害,陈平安在梳水国山庄那边已经领教过。

        而桐叶洲钟魁当年同样是书院君子。

        崔明皇,被誉为“观湖小君”。

        是宝瓶洲书院最出类拔萃的两位君子之一。

        本该按照与那位既是大骊国师也是他师伯祖的约定,崔明皇会光明正大离开观湖书院,以书院君子的身份,出任大骊林鹿书院的副山主,而披云山这座书院的首任山主,本该是以黄庭国老侍郎身份现世的那条老蛟,再加上一位大骊本土硕儒,一正两副,三位山主,皆是过渡,等到林鹿书院获得七十二书院之一的头衔,程水东就会卸任山主一职,大骊老儒更无力也无心争抢,

        崔明皇就会顺水推舟,成为下一任山主。

        如此一来,观湖书院的面子,有了。实惠,自然仍是大半落在崔瀺手中,早就与之密谋的棋子崔明皇,得了梦寐以求的书院山主后,心满意足,毕竟这是天大的殊荣,几乎是读书人的极致了,何况崔明皇只要身在大骊龙泉,以崔瀺的算计能力,任你崔明皇还有更多的“志向高远”,多半也只能在崔瀺的眼皮子底下教书育人,乖乖当个教书匠。

        只是后来形势变化莫测,许多走向,甚至出乎国师崔瀺的预料。

        例如那座大骊仿造白玉京,差点沦为昙花一现的天下笑谈,先帝宋正醇更是身受重创,大骊铁骑提前南下,崔瀺在宝瓶洲中部的诸多谋划,也拉开序幕,观湖书院针锋相对,一鼓作气,派遣多位君子贤人,或是亲临各国皇宫,斥责人间君王,或是摆平各国乱局。

        尤其是打醮山跨洲渡船在朱荧王朝境内的坠毁,北俱芦洲天君谢实的横空出世,向朱荧背后的观湖书院施压,不但惹来一洲修士的众怒,如此一来,观湖书院就跟大骊宋氏也算彻底撕破了脸皮,崔明皇就只能滞留于书院,无法出任林鹿书院的副山主。据说这位君子这些年在书斋内潜心学问,未有丝毫的虚度光阴,书院上下,对其赞誉有加。

        陈平安有些奇怪。

        这次练拳,老前辈似乎很不着急“教他做人”。

        以往皆是直来直往,拳拳到肉,好像看着陈平安生不如死,就是老人最大的乐趣。

        今天竟然是以闲聊作为开头,并且没少聊。

        崔诚不是那种别扭的性情,虽然不太符合自己的脾气,可还是第二次主动提及了裴钱的习武一事,问道“就这么想要给裴钱一段无忧无虑的岁月?”

        委实是裴钱的资质太好,糟践了,太可惜。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大人的某句无心之语,自己说过就忘了,可孩子说不定就会一直放在心头,更何况是前辈的有心之言。”

        崔诚皱了皱眉头。

        话里有话。

        自然是埋怨他早先故意刺裴钱那句话。这不算什么。但是陈平安的态度,才值得玩味。

        陈平安似乎在刻意回避裴钱的武道修行一事。说句好听的,是顺其自然,说句难听的,那就是好像担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然,崔诚熟悉陈平安的秉性,绝不是担心裴钱在武道上赶超他这个半吊子师父,反而是在担心什么,比如担心好事变成坏事。

        崔诚不悦道“有话直说,”

        陈平安欲言又止。

        崔诚呵呵笑道“这会儿不说也行,我自有手段打得你主动开口。”

        陈平安倒也硬气,“怎么个打法?若是前辈不顾境界悬殊,我可以现在就说。可如果前辈愿意同境切磋,等我输了再说。”

        崔诚说道“那你现在就可以说了。我这会儿一见你这副欠揍的模样,就手痒,多半管不住拳头的力道。”

        陈平安心中骂娘不已。

        这次返乡,面对朱敛“喂拳”一事,陈平安内心深处,唯一的凭仗,就是同境切磋四个字,希冀着能够一吐恶气,好歹要往老家伙身上狠狠锤上几拳,至于此后会不会被打得更惨,无所谓了。总不能从三境到五境,练拳一次次,结果连老人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沾到。

        陈平安叹了口气,将那个古怪梦境,说给了老人听。

        这是陈平安第一次与人吐露此事。

        老人沉默不语。

        陈平安问道“老前辈能否帮着解梦?或是按照我们家乡老话,梦境是反着来的?”

        老人嗤笑道“好嘛,又是个要不得的大心结,一个是怕死,一个怕自己本事不济,怎么,陈平安,走了远路,胆子越来越小了?”

        陈平安摇头道“正因为见过世面更多,才知道外边的天地,高人辈出,一山还有一山高,不是我瞧不起自己,可总不能妄自尊大,真以为自己练拳练剑勤勉了,就可以对谁都逢战必胜,人力终有穷尽时……”

        老人一脸嫌弃,冷笑道“愚不可及!”

        陈平安真诚求教,“前辈请讲。”

        老人瞬间起身,陈平安依旧是心有感应,手脚却慢于心,一如当年烧瓷拉坯,手心不一,只能经常出错。

        起身不是陈平安太“慢”,实在是一位十境巅峰武夫太快。

        陈平安只得抬起双臂,挡在身前,仍是给崔诚一记膝撞砸在额头,整个人高高飞起,撞在墙壁上,一摔而下,又给老人一脚踹中腹部,踢得直接砸在天花板上,重重坠地,最后被老人一脚踹中额头,陈平安身躯瞬间倒滑出去,撞在墙根那边,大口呕血,毫无还手之力。

        真是记仇。

        以膝撞偷袭,这是之前陈平安的路数。

        崔诚双臂环胸,站在屋子中央,微笑道“我那些金玉良言,你小子不付出点代价,我怕你不知道珍贵,记不住。”

        陈平安站起身,吐出一口血水。

        崔诚问道“如果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裴钱习武懈怠,就躲得过去了?唯有武夫最强一人,才可以去跟老天爷掰手腕!你那在藕花福地逛荡了那么久,号称看遍了三百年光阴流水,到底学了些什么狗屁道理?这也不懂?!”

        陈平安根本不用眼睛去捕捉老人的身形,刹那之间,心神沉浸,进入“身前无人,只顾自己”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一脚重重踏地,一拳向无人处递出。

        可是这一拳给崔诚随手撇开,胸前仿佛被一记重锤砸中,陈平安后背紧贴墙壁,手肘抵住,加上松垮拳架的骤然发力,如弓弦紧绷后的陡然发力,以比倒退速度更快的身形,掠向老人,不曾想就像自己撞到枪口上去,给老人一手臂甩中脖颈,直接将陈平安摔在了地板上,力道之大,以至于陈平安身体在地上弹了数次,直到被老人一脚踩中额头。

        老人低头看着七窍流血的陈平安,“有点小意思,可惜气力太小,出拳太慢,意气太浅,处处是毛病,拳拳是破绽,还敢跟我硬碰硬?小娘们耍长槊,真不怕把腰肢给拧断喽!”

        陈平安双手一拍地面,身形倒转,双脚朝天,脑袋滑出老人的脚底板,以手撑地,猛然旋转,堪堪躲过老人轻描淡写的一记鞭腿。

        不料老人微微抬袖,一道拳罡“拂”在以天地桩迎敌的陈平安身上,在空中滚雪球一般,摔在竹楼北侧门窗上。

        老人没有追击,随口问道“大骊新五岳选址一事,有没有说与魏檗听?”

        陈平安挣扎着起身,摇头,“有想过说,只是考虑过后,还是算了,大骊头等机密要事,不敢随便泄露,跟魏檗朋友归朋友,总不能卖了自己学生来换人情。何况如今魏檗树大招风,暗箭难防,还是小心为妙。”

        崔诚依旧站在原地,点头道“自家事,事情可做不可做的事情,可以做做看。说是非,话可说不可说的时候,最好就别说了。”

        陈平安心中默默记住这两句老人老话,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千金不换。

        崔诚一声暴喝,“对拳之时,也敢分心?!”

        陈平安看似分心,实则以剑气十八停秘术,化用在纯粹真气的转换上,硬生生熬出半口真气,挨了老人一拳后,竟是忍着魂魄身处的剧痛,咬紧牙关,轰然出拳,拳变双指,只差一寸,就能戳中老人的眉心处。

        老人伸手握住陈平安的两根手指,一拽再一踹,打得陈平安整个人腾空,然后挪出数步,转变方位,如蹲马步,再肩头倾斜,撞向落地的陈平安,砰然一声,陈平安再次跟竹楼墙壁过意不去,最后只能瘫靠着墙壁,是真站不起来了,那半口真气,本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拼命路数,何况对上老人后,只有自损八百。

        老人揉了揉下巴,笑道“有一说一,如今的你,不算一无是处,当年打熬三境底子的时候,你出拳就只有憨傻二字可以形容,可没有今天这份脑子,看来拳头挨得多了,脑子也会变得灵光。”

        陈平安面无表情,抹了把脸,手上全是鲜血,相比当年身躯连同魂魄一起的煎熬,这点伤势,挠痒痒,真他娘的是小事了。

        陈平安背靠着墙壁,缓缓起身,“再来。”

        老人笑问道“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如此怕死,是有钱了就惜命,不愿意死,还是觉得自己不能死?”

        陈平安趁机转换一口纯粹真气,反问道“有区别吗?”

        老人一拳已至,“没区别,都是挨揍。”

        ————

        裴钱和朱敛去牛角山送完信后,她刚跟那匹渠黄混得很熟了,与它商量好了以后双方就是朋友,将来能不能白天闯荡江湖、晚上回家吃饭,还要看它的脚力济不济事,它的脚力越好,她的江湖就越大,说不定都能在落魄山和小镇往返一趟。至于所谓的商量,不过是裴钱牵马而行,一个人在那儿絮絮叨叨,每次问话,都要来一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最多再伸出大拇指称赞一句,“不愧是我裴钱的朋友,有求必应,从不拒绝,好习惯要保持”。

        看得朱敛一脸从碗里夹出颗苍蝇屎的表情。

        结果一回落魄山,石柔就将陈平安的叮嘱说了一遍。

        裴钱只好与渠黄依依惜别,跟着石柔一起下山去往小镇。

        在那骑龙巷的压岁铺子,如今除了做糕点的老师傅,依旧没变,那还是加了价钱才好不容易留下的人,此外店里伙计已经换过一拨人了,一位少女嫁了人,另外一位少女是找到了更好的营生,在桃叶巷大户人家当了丫鬟,十分清闲,经常回来铺子这边坐一坐,总说那户人家的好,是在桃叶巷拐角处,对待下人,就跟自家晚辈亲人似的,去那边当婢女,真是享福。

        还有一位妇人,家里翻出了两件世世代代都没当回事的祖传宝,一夜暴富,搬家去了新郡城,也来过铺子两次,其实是跟那位“名不正言不顺”的阮秀姑娘炫耀来着,相处久了,什么阮师傅的独女,什么遥不可及的龙泉剑宗,妇人都感触不深,只觉得那个姑娘对谁都冷冷清清的,不讨喜,尤其是一次小动作,给那阮秀抓了个正着,十分尴尬,妇人便腹诽不已,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又不是陈掌柜的什么人,啥名分也没有,成天在铺子这儿待着,假装自个儿是那老板娘还是怎么的?

        相比香味弥漫的压岁铺子,裴钱还是更喜欢附近的草头铺子,一排排的高大多宝格,摆满了当年孙家一股脑转手的古董杂项。

        不过当年阮秀姐姐当家做主的时候,高价卖出些被山上修士称为灵器的物件,之后就不怎么卖得动了,主要还是有几样东西,给阮秀姐姐偷偷封存起来,一次偷偷带着裴钱去后边库房“掌眼”,解释说这几样都是尖儿货,镇店之宝,只有将来碰到了大主顾,冤大头,才可以搬出来,不然就是跟钱过不去。

        裴钱当时就乐了,这是意外之喜啊,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当时阮姐姐看着她的模样,大概是觉得好玩,就拿了块糕点送给裴钱。那还是阮秀第一次分糕点给她,之后裴钱正要开口讨要,阮秀只要有,都不会拒绝。

        今天,裴钱端了条小板凳放在柜台后边,站在那里,刚好让她的个头“浮出水面”,就像……是柜台上搁了颗头颅。

        至于裴钱,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位山大王,在巡视自己的小地盘。

        石柔站在裴钱一旁,柜台确实有点高,她也只比踩在板凳上的裴钱稍微好点。

        石柔有些奇怪,裴钱明明很依赖那个师父,不过仍是乖乖下了山,来这边安安静静待着。

        石柔忍不住问道“裴钱,不担心你师父练拳出了纰漏吗?”

        裴钱还纹丝不动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像是在玩谁是木头人的游戏,她只是嘴唇微动,“担心啊,只是我又不能做什么,就只好假装不担心、好让师父不担心我会担心啊。”

        石柔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按照那个郑大风的口头禅,就是脑壳疼。

        裴钱叹了口气,依旧目视前方,“石柔姐姐,你觉得一个人,住在别人家里,那个人又不是你的什么朋友,那你需要给钱不?”

        说得拗口,听着更绕。

        石柔疑惑道“说什么呢?”

        裴钱叹了口气,“石柔姐姐,你以后跟我一起抄书吧,咱俩有个伴儿。”

        石柔哭笑不得,“我为啥要抄书。”

        裴钱一本正经道“抄书使人聪明啊。”

        石柔后知后觉,终于想明白裴钱那个“住在别人家里”的说法,是暗讽自己寄居在她师父赠送的仙人遗蜕当中。

        石柔伸出手指,想要学陈平安轻弹小丫头的额头。

        结果装木头人看着前方的裴钱闪电躲开,然后恢复原样,从头到尾都没有瞥石柔一眼,裴钱埋怨道“别闹,我在用心想师父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