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肤腻城的下马威-烽火戏诸侯-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章肤腻城的下马威

第四百九十章 肤腻城的下马威


烽火戏诸侯2019-02-13 23:00:00

        天微微亮,陈平安离开客栈,与趴在柜台那边打盹的伙计说了声退房。

        年轻伙计也不以为意,点点头,算是知晓了。

        虽说那位头戴斗笠的年轻游侠,提前两天退房,可这份钱又落不在自己兜里,年轻伙计便有些提不起劲儿,让客栈打杂的女子去清扫房间,等会儿再说吧。

        年轻伙计转过头,望向客栈外边的冷清街道,已经没了年轻游侠的身影。

        他一想到壁画城那边传来的小道消息,便有些不开心,三幅天庭女官神女图的机缘,都给外人拐跑了,亏得自己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心想这三位神女也仙气不到哪里去,肯定也是奔着男子的相貌、家世去的,年轻伙计这么一想,便愈发泄气,老鼠生儿打地洞,气死个人。

        陈平安离开集市,去了鬼蜮谷入口处的牌坊,与披麻宗守门修士交了五颗雪花钱,得了一块九叠篆的通关玉牌,若是活着离开鬼蜮谷,拿着玉牌能讨要回两颗雪花钱。

        过路费不算贵,十几碗摇曳河阴沉茶而已。

        而且这笔神仙钱还可以与披麻宗赊欠,所以骸骨滩北方诸国,许多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进了骸骨滩,就做三件事,在摇曳河祠庙花几文钱,烧过三炷香,与那位河神祈福,然后去壁画城神女图那边碰碰运气,再就是去奈何关集市买一本《放心集》,过了牌坊楼,就可以把性命交予老天爷处置了。

        交了钱,得了那块篆文为“赫赫天威,震杀万鬼”,靠近鬼蜮谷南方的城池强大阴灵,大多不会主动招惹悬佩玉牌的家伙,毕竟披麻宗宗主虢池仙师,常年驻守鬼蜮谷,经常领着两镇修士狩猎阴物,但是大小城主却也不会为此刻意拘束麾下厉鬼游魂。早期南方诸多城主不信邪,偏偏喜欢伺机虐杀悬挂玉牌之人,结果被虢池仙师竺泉不计代价,领着几位祖师堂嫡传地仙修士,数次孤军深入腹地,她拼着大道根本受损,也要将几个罪魁祸首斩首示众,虢池仙师之所以跻身玉璞境如此缓慢,与她的涉险杀敌关系极大,实在是在元婴境滞留太久。

        形势最为险峻的一次,只有虢池仙师一人重伤返回,腰间悬挂着三颗城主阴灵的头颅,在那之后,她就被老宗主拘押在后山牢狱当中,下令一天不跻身上五境就不许下山。等到她终于得以出山,第一件事情就重返鬼蜮谷,如果不是开山老祖兵解离世之前,立下法旨严令,不许历代宗主擅自启动那件中土上宗赐下的仙兵,调动豢养其中的十万阴兵攻入鬼蜮谷,恐怕以虢池仙师的脾气,早就拼着宗门再次元气大伤,也要率军杀到白骨京观城了。

        此时除了孤身一人的陈平安,还有三拨人等在那边,既有朋友同游鬼蜮谷,也有扈从贴身跟随,一起等着卯时。

        进入鬼蜮谷历练,只要不是赌命,都讲究一个良辰吉时。

        一些家族或是师门的前辈,各自叮嘱身边年纪不大的晚辈,进了鬼蜮谷务必多加小心,许多提醒,其实都是老调常谈,《放心集》上都有。

        陈平安将玉牌系挂在腰间,站得有些远,独自呵手取暖。

        卯时一到,站在第一座两色琉璃牌坊楼中央的披麻宗老修士,让出道路后,说了句吉利话,“预祝各位顺风顺水,一路平安。”

        陈平安会心一笑。

        自己真是有个好名字。

        陈平安走在最后,一座座牌坊,不同的形制,不同的匾额内容,让人大开眼界。

        此次进入鬼蜮谷,陈平安穿着紫阳府雌蛟吴懿赠送名为青草的法袍青衫,从方寸物当中取出了青峡岛刘志茂赠送的核桃手串,与昨夜画好的一摞黄纸符箓,一起藏在左手袖中,符箓多是《丹书真迹》上入门品秩的挑灯符、破障符,当然还有三张方寸符,其中一张,以金色材质的珍稀符纸画就,昨夜耗费了陈平安许多精气神,可以用来逃命,也可以搏命,这张金色方寸符配合神人擂鼓式,效果最佳。

        这条道路,众人竟然足足走了一炷香功夫,途径十二座牌坊,左右两侧矗立着一尊尊两丈余高的披甲武将,分别是打造出骸骨滩古战场遗址的对阵双方,那场两大王朝和十六藩属国搅合在一起,两军对垒、厮杀了整整十年的惨烈战事,杀到最后,,都杀红了眼,已经全然不顾什么国祚,据说当年来自北方远游观战的山上练气士,多达万余人。

        陈平安回首望去,把守门口的披麻宗修士身影,已经模糊不可见,众人先后停步,豁然开朗,天高地阔,只是愁云惨淡,这座小天地的浓郁阴气,一瞬间海水倒灌各大窍穴气府,令人呼吸不畅,倍觉凝重,《放心集》上的行路篇,有详细阐述对应之法,前边三拨练气士和纯粹武夫都已按部就班,各自抵御阴气攻伐。

        其中一位身穿泥金色长袍的少年练气士,依然小觑了鬼蜮谷气势汹汹的阴气,有些措手不及,刹那之间,脸色涨红,身边一位背刀挎弓的女子赶忙递过去一只青瓷瓶,少年喝了口瓶中自家山头酿造的三郎庙甘霖后,这才脸色转为红润。少年有些难为情,与扈从模样的女子歉意一笑,女子笑了笑,开始环顾四周,与一位始终站在少年身后的黑袍老者眼神交汇,老者示意她不用担心。

        鬼蜮谷,既是历练的好地方,也是仇家派遣死士刺杀的好时机。

        女子与老人,都是扈从。

        约莫三十岁的女子,是位刚刚跻身六境的纯粹武夫,极为罕见。

        北俱芦洲虽然江湖气象极大,可得一个小宗师美誉的女子武夫本就不多,这般年轻岁数就能够跻身六境,更是凤毛麟角。

        往往只有宗字头仙家,和王朝豪阀,才能够培养出这类出类拔萃的家生子,并且忠心耿耿。

        至于黑袍老人,更是深不可测,让人连纯粹武夫还是练气士都分辨不出。

        另外一拨练气士,一位身材壮硕的男子手握甲丸,穿上了一副雪白色的兵家甘露甲,莹光流转,附近阴气随之不得近身。

        一位老修士,摘下背后箱子,发出一阵瓷器磕碰的细微声响,老者最终取出了一只形制曼妙如女子身段的玉壶春瓶,显然是件品相不低的灵器,给老修士托在手心后,只见那四面八方,丝丝缕缕的纯粹阴气,开始往瓶内聚拢,只是天地阴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片刻功夫,壶口处只是凝聚出小如粟米的一粒水珠子,轻轻悬空流转,不曾下坠摔入壶中。

        一位中年修士,一抖袖子,掌心出现一把翠绿可人的蕉叶小幡子,双指捻住花梨木幡柄,一晃,就变成了一只等臂长的幡子,木柄系有一根金色长穗,给中年修士将这蕉叶幡子悬挂在手腕上。男子默念口诀,阴气顿时如溪水洗涮蕉叶幡子表面,如人捧水洗面,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淬炼之法,说简单,无非是将灵器取出即可,只是一洲之地,又有几处风水宝地,阴气能够浓郁且纯粹?即便有,也早已给大门派占了去,严密圈禁起来,不许外人染指,哪里会像披麻宗修士任由外人随意汲取。

        两位结伴游历鬼蜮谷的修士相视一笑,鬼蜮谷内阴灵之气的精纯,确实与众不同,最适合他们这些精于鬼道的练气士。

        真是入了金山银山。

        接下来就看能搬走多少了。

        至于那位拥有一枚甲丸的兵家修士,是他们一起出钱,重金聘请的护卫,鬼蜮谷孕育而出的先天阴气,比起骸骨滩与鬼蜮谷接壤地带、已经被披麻宗山水阵法筛选过的那些阴气,不但更充沛,寒煞之气更重,越靠近腹地,越是值钱,危险也会越来越大,说不得沿途就要与阴灵厉鬼厮杀,成了,得了几副白骨,又是一笔赚头,不成,万事皆休,下场凄惨至极,练气士比那凡夫俗子,更知晓沦为鬼蜮谷阴物的可怜。

        陈平安瞥了几眼就不再看。

        入谷汲取阴气,是犯了大忌讳的,披麻宗在《放心集》上明确提醒,此举很容易招惹鬼蜮谷当地阴灵的仇视,毕竟谁愿意自己家里来了蟊贼。

        只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本事够高,胆子够大,披麻宗不会阻拦。

        最后两位,瞧着像是一对年轻道侣,各自都背着一只奇大的木箱,像是来鬼蜮谷捡漏了。鬼蜮谷内除了阴气和白骨两物,最是珍贵,其实还有许多生长在这座小天地内的奇花异草和灵禽异兽,《放心集》上多有记载,只不过披麻宗开门已千年,来此碰运气的人不计其数,披麻宗修士本身也有专人常年寻觅各种天材地宝,故而最近百年,已经极少有人洪福齐天,成功找到什么惹人眼红的灵物地宝。

        陈平安蹲下身,抓起一把土壤,攥在手心轻轻捻动。

        果然十分阴凉,酷似坟冢之地的千年土。

        陈平安丢了土壤,捡起附近一颗周围处处可见的石子,双指轻轻一捏,皱了皱眉头,石质近乎泥,相当柔软。

        不愧是鬼蜮谷,好怪的水土。

        披麻宗在鬼蜮谷内建有两镇,一镇名为兰麝,一镇名为青庐,前者位于最南方,规模如那奈何关集市大小,后者位于靠近鬼蜮谷中部的最西边一座山坳中,是女子宗主竺泉的半个修行之地,这位虢池仙师常年留守于此,三百年内,京观城的城主曾经两次“拜访”青庐镇,都是独自前往,与竺泉为首的披麻宗地仙修士交手,都打得天翻地覆,被本命物是一柄法刀的虢池仙师,削去附近山头无数。

        鬼蜮谷两条北行之路,也因此而生。

        去往兰麝镇,最安生,距离也近,几乎是一条直线,不过八十里路,路程虽短,但是兰麝镇周边又有几处地方,不得不去,既有供人游历的风景名胜,例如一处荒废已久的古老地宫,那山石嶙峋、洁白如雪的白头峰,还有一座选择依附披麻宗的城池,城主是位生前擅长道家符箓的国师阴灵,经常会与外来修士以物易物。

        去往青庐镇,则由于山水的弯弯绕绕,路途竟然长达八百余里,至于御风御剑,或是驾驭法宝飞掠,在《放心集》上,说得直白,任你是位金丹地仙,依旧寻死而已。至于元婴境界的大修士,除非是鬼修,否则来了阴气森森、煞气如潮的鬼蜮谷,已无历练的意义,甚至还会消磨道行,何况元婴修士一向不愿涉足红尘,极少离开自家的洞天福地,耽误光阴不说,还要,

        如那披麻宗苏姓元婴管着一艘跨洲渡船,实在是无望破境的无奈之举,也怨不得这位老元婴有些郁郁。

        所以元婴境和飞升境,分别被笑称为千年的乌龟,万年的王八。

        陈平安选择直接去往青庐镇,而且未必会走那条披麻宗辛苦开辟出来的“官道”。

        那位明显是大山头子弟的少年,与那鬼修与兵家散修结伴的三人队伍,选择去往兰麝镇,至于之后是否涉险再走一趟青庐镇,不好猜。

        让陈平安有些意外的是那对道侣,瞧着修为不高,竟然也是走了青庐镇这条险路。

        极有可能是野修出身的道侣双方,轻声言语,携手北行,相互打气,虽然有些憧憬,可神色中带着一丝决然之色。

        真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挣钱了。

        陈平安加快步伐,先行一步,与他们拉开一大段距离,自己走在前头,总好过尾随对方,免得受了对方猜忌。

        对方也有意无意放慢了脚步,而且经常停步,或捻泥或拔草,甚至还会掘土挖石,挑挑选选。

        双方距离越来越大。

        那双野修道侣再一抬头,已经不见了那位年轻游侠的身影。

        鬼蜮谷内天空灰暗,如那阴雨天气的光景,多少有些视线受阻。

        陈平安越走越快。

        去往青庐镇的这条羊肠小道,尽量避开了在鬼蜮谷南方藩镇割据的大小城池,可阳间活人行走于死人怨气凝结的鬼蜮谷,本就是夜幕中的萤火点点,十分惹眼,许多彻底丧失灵智的厉鬼,对于阳气的嗅觉,极其敏锐,一个不小心,动静稍稍大了,就会惹来一拨又一拨的厉鬼,对于坐镇一方的强大阴灵而言,这些战力不俗的厉鬼如同鸡肋,招徕麾下,既不服管束,不听号令,说不得就要相互厮杀,自损兵力,所以任由它们游荡荒野,也会将它们作为练兵的演武对象。

        在一群乌鸦安静栖枝的路旁密林,陈平安停步,转头望去,林深处影影绰绰,白衣晃荡,骤然出现倏忽消逝。

        陈平安干脆离了小路,走向密林,乌鸦振翅而飞,枯枝震颤,如鬼魅在那边张牙舞爪。

        只是当陈平安步入其中,除了一些从泥地里露出一角的腐朽铠甲、生锈兵械,并无异样。

        陈平安脚尖一点,掠上一棵枯木高枝,环视一圈后,依旧没有发现古怪端倪,只是当陈平安突然转移视线,定睛望去,终于看到一棵树后,露出半张惨白脸庞,嘴唇猩红,女子模样,在这了无生气的密林当中,她独独与陈平安对视,她那一双眼珠子的转动,十分僵硬古板,好似在打量着陈平安。

        陈平安扶了扶斗笠,打算不理睬那头鬼祟阴物,正要跃下高枝,却发现脚下树枝毫无征兆地绷断,陈平安挪开一步,低头望去,折断处缓缓渗出了鲜血,滴落在树下泥土中,然后那些深埋于土、早已锈迹斑斑的铠甲,仿佛被人披挂在身,兵器也被从地底下“拔出”,最终摇摇晃晃,立起了十几位空荡荡的“甲士”,围住了陈平安站立的这棵高大枯树。

        陈平安一跃而下,刚好站在一尊甲士的肩头,不曾想铠甲立即如灰烬散落于地,陈平安随手一挥袖,些许罡风拂过,所有甲士便如出一辙,纷纷化作飞灰。

        陈平安转头望向身后一处,那位始终只露出半张脸庞的白衣女子,躲在树后,掩嘴娇笑状,却无半点声响发出。

        陈平安笑问道:“这附近山水,哪里有厉鬼出没?”

        那女子动作生硬,缓缓抬起一条胳膊,指了指自己。

        陈平安笑着摇头,“我是说那种一拳打不死的。”

        白衣女子愣了一下,顿时脸色狰狞起来,惨白肌肤之下,如有一条条蚯蚓滚走,她一手作掌刀,如刀切豆腐,砍断粗如水井口的大树,然后一掌重拍,向陈平安轰砸而来。

        陈平安一手向前递出,罡气如墙列阵在前,断木撞击之后,化作齑粉,一时间碎屑遮天蔽日。

        脚下凉意阵阵,两只雪白袖子缠绕住陈平安双脚,然后泥地中钻出一颗女子头颅。

        难怪要以半张脸面示人,原来她虽然半面惨白,可好歹还可是女子容貌,剩余半张脸庞,只剩薄薄一层皮肤包裹的白骨,乍一看,就像只生了半张脸的丑陋女子。

        她半张容颜,如可怜女子泫然欲泣,颤声道:“将军恨我负心,杀我即可,莫要以刀剐脸,我吃不住疼的。”

        陈平安任由她双袖缠绕束缚双脚,低头望去,“你就是附近肤腻城城主的四位心腹鬼将之一吧?为何要如此靠近道路?我有披麻宗玉牌在身,你不该来这边寻找吃食的,不怕披麻宗修士找你的麻烦?”

        那白衣女鬼只是不听,伸出两根手指撕裂无脸的半张面皮,里边的白骨森森,依旧布满了利器剐痕,足可见她死前遭受了不同寻常的切肤之痛,她哭而无声,以手指着半张脸庞的裸露白骨,“将军,疼,疼。”

        陈平安竟是蹲下身,双手笼袖,与她对视,“行了,你那点迷心术对我无用。我听说肤腻城与披麻宗关系一直不错,但是你们有一拨死对头,为首是一位擅长近身厮杀的地仙阴灵,麾下兵马稀少,就十几头厉鬼,但是经常流窜犯事,如那边关精锐斥候,来去不定,那位金丹阴灵,最喜欢生食活人,尤其是练气士,落在它们手上,生不如死,如人豢养猪犬,今天割下一条腿,明儿切走一块肉,不伤性命。它们倒也识趣,不敢冒犯大城鬼物,专拣软柿子拿捏,针对你们肤腻城,隔三岔五就偷偷抓走一两头女子阴物,处境更是惨烈。”

        白衣女鬼置若罔闻,只是喃喃道:“真的疼,真的疼……我知错了,将军下刀轻些。”

        此时此刻,陈平安四周已经白雾弥漫,如同被一只无形的蚕茧包裹其中。

        陈平安肩头微动,罡气大震,白雾粉碎。

        那女鬼心知不妙,正要钻土逃遁,被陈平安迅猛一拳砸中额头,打得一身阴气流转凝滞阻塞,然后被陈平安伸手攥住脖颈,硬生生从泥土中拽出,一抖腕,将其重重摔在地上,白衣女鬼蜷缩起来,如一条雪白山蛇给人打烂了筋骨,瘫软在地。

        陈平安叹了口气,“你再这么磨蹭下去,我可就真下重手了。”

        那白衣女鬼咯咯而笑,飘荡起身,竟是变成了一位身高三丈的阴物,身上雪白衣裳,也随之变大。

        《放心集》曾有简明扼要的几句话,来介绍这位肤腻城阴物。

        女鬼自称半面妆,生前是一位功勋武将的侍妾,死后化作怨灵,由于拥有一件来历不明的法袍,擅长幻化美人,以雾障蒙蔽修士心窍,任其宰割,敲骨吸髓,吸食灵气如饮酒。极难斩杀,曾经被游历鬼蜮谷的地仙剑修一剑击中,依旧得以存活下来。

        身材巨大的白衣鬼物衣袖飘摇,如河水浪花涟漪晃动,她伸出一只大如蒲团的手掌,在脸上往下一抹。

        她与陈平安凝视,仅剩一只眼眸焕发出七彩琉璃色。

        然后刹那之间,她凭空变出一张脸庞来。

        陈平安眯起眼,“这就是你自己找死了。”

        女鬼开始围绕着陈平安,飘摇游荡,嘴唇未动,却有莺声燕语,在陈平安四周徘徊不去,极其腻人,蛊惑人心,“你舍得杀我?你杀得了我?不如与我缠绵一番?损耗些阳气灵气而已,便能与心仪女子,得偿所愿,我赚了你不亏,何乐不为?”

        若是以前,无论是游历宝瓶洲还是桐叶洲,还那次误入藕花福地,陈平安都会小心翼翼藏好压箱底的凭仗本事,对手有几斤几两,就出多少力气和手段,可谓谨小慎微,步步为营。如果是在以往的别处,遇见这头白衣阴物,肯定是先以拳法较量,然后才是一些符箓手段,接下来是养剑葫里的飞剑十五,最后才是背后那把剑仙出鞘。

        但是今天这次,陈平安直接拔剑出鞘,手持剑仙,随手一剑砍掉了这头阴物的头颅,尸首分离后,那颗恢复本来面目的头颅,出现片刻的滞空,然后笔直坠地,骤然间从头颅半张女子面容处爆发出巨大的哀嚎,正要有所动作,已经给陈平安一剑钉死在原地,随手一抓,将那件雪白法袍攥在手心,变成一条丝巾大小,轻如鸿毛,灵气盎然,入手微凉却无阴煞气息,是件不错的法袍,说不定不比自己身上那件青草法袍逊色了。

        这头女鬼谈不上什么战力,就像陈平安所说,一拳打个半死,丝毫不难,但是一来对方的真身其实不在此处,不管如何打杀,伤不到她的根本,极其难缠,再者在这阴气浓郁之地,并无实体的女鬼,说不定还可以仗着秘术,在陈平安眼前死去活来个无数回,直到类似阴神远游的“皮囊”孕育阴气消耗殆尽,与真身断了牵连,才会消停。

        飞剑初一十五也一样,它们暂时终究无法像那传说中陆地剑仙的本命飞剑,可以穿透光阴流水,无视千百里山水屏障,只要循着丁点儿蛛丝马迹,就可以杀敌于无形。

        唯独背后这把剑仙不同。

        莫名其妙来、又莫名其妙没了的肤腻城女子鬼物,不但这副皮囊在眨眼功夫便彻底魂飞魄散,而且必然已经伤及某处的本命真身,剑仙自行掠回剑鞘,寂静无声。

        陈平安刚刚将那件玲珑法袍收入袖中,就看到不远处一位佝偻老妪,看似脚步缓慢,实则缩地成寸,在陈平安身前十数步外站定,老妪脸色阴沉,“不过是些不痛不痒的试探,你何必如此痛下杀手?真当我肤腻城是软柿子了?城主已经赶来,你就等着受死吧。”

        陈平安抬头望去,空中有一架巨大辇车御风而游,四周倚仗浩大,女官如云,有人撑宝盖遮阳,有人捧玉笏开道,还有以障风尘的巨大羽扇,众星拱月,使得这架辇车如同帝王巡游。

        看来是肤腻城的城主亲临了。

        在鬼蜮谷,割地为王的英灵也好,占据一方山水的强势阴灵也罢,都要比书简湖大大小小的岛主还要无法无天,这伙肤腻城女鬼们不过是势力不够,能够做的坏事,也就大不到哪里去,与其它城池对比之下,口碑才显得稍微好些。

        陈平安扶了扶斗笠,收回视线,望向那个神色阴晴不定的老妪,“我又不是吓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