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19

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坏道心,酒水辣肚肠

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坏道心,酒水辣肚肠 看点     【两枚印章两赌局】纵然崔东山从来都自认为是一个少年,但郁涓夫在其眼中终究还是一个小辈,而被崔东山称为“臭棋篓子”的郁家老儿才算是前者的旧友损友。以当年崔瀺心比天高的性格,崔瀺愿意与郁家家主下棋,还能容忍其悔棋,想来关系不会差到哪里去,况且不难想象,郁家家主绝对会以能和大国手崔瀺下棋还能悔棋为荣。     所以崔东山这一趟耍无赖加赌博,多少有点...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看点 【剑气长城剑修】从范大澈的修炼管中窥豹,又可以看出剑气长城剑修的特殊之处,与陈三秋等人比,范大澈的修行资质无疑要差上一截,大概都不在剑气长城这一代的二十几个天才之列,仍是有望在二三十岁跻身金丹境,若是放到浩然天下,却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但金丹境既然被剑气长城的人视作及冠礼,那就代表着范大澈这样的金丹哪怕不是满大街可见,也肯定不算少有。剑气长城所占的...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第五百九十二章 境界于我无意思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看点     【脉络】理理每个人在这场风波中的大致脉络,会有部分猜想,也会有部分是我昨天在几个回帖中已经说过的话。 宁姚的脉络。可能和近期有些书友觉得宁姚形象太单薄有关(我猜的),所以这一场风波主要在完善宁姚这一人物形象,相比起来陈平安在其次。风波的开始在林君璧对宁姚的打量,已经有些不合礼数,但是当陈平安出声警告以及宣誓主权...


第五百九十一章 宁姚出剑会如何

第五百九十一章 宁姚出剑会如何 看点     【三人四人五人】第一种解释,是中土神洲来了五个外乡剑修,林君璧没有出门,拎酒少年严律镇定自若,其余三人都后退了一步,剩下三人只能是少女朱枚,扮猪边境,和被提了十几个小时的蒋观澄。 你没有看错,蒋观澄被人提着脑袋还能后退一步,莫不是那传说中的凌波微步?不愧是中土神洲的天才,果然天赋异禀! 开个玩笑,其实我觉得总管想表达的是陈平安闪现过...


第五百九十章 连雨不知春将去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下剑术天上来 第五百八十九章 角落里的那个孩子 第五百九十章 连雨不知春将去 看点     【人神之争】万年以前,神道自诩天道,圈养人类和妖族,受其朝拜得香火稳固金身,视人族和妖族为蝼蚁,以为靠神性便可万世不朽,但神道中终究还是有像剑主这样的存在,怜悯人间蝼蚁受神道摆布又受妖族欺凌,传下剑道,便有了陈清都等第一批剑修。       可以说,剑主与剑道,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


第五百八十七章 陈清都你给我滚远点

第五百八十六、五百八十七章 看点     隐官的态度大概可以代表剑气长城相当一部分人,万年以来的战场厮杀带来的不只有怨气,也有傲气,作为剑气长城的剑修,他们不屑与妖族为伍,所以面向南边那座天下的时候可以畅快出剑,却绝不是为了想要保住浩然天下的太平盛世,对于他们而言,痛快杀妖为首要,浩然天下的安稳,只是杀妖之后的附带品。因此,他们乐意对来此向南出剑且已有战果的魏晋左右等人表现出敬意,但在陈平安上城...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请与我陈平安共饮酒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请与我平安共饮酒 看点     【关于剑气长城剑修的资质】看到不少人都在比较剑气长城天才和浩然天下天才(魏晋为代表)的资质,所以单独作为一个篇幅发表一下我的看法。     魏晋的设定,是四十岁玉璞境的天才剑修,但没有阿良的指点,魏晋的破境还要耽搁几十上百年,当然百岁的玉璞依旧算是天才,但在剑气长城绝对不算少见,这是在资质上,魏晋的“不算出彩”之处。     而从当下成就来看,...


第五百四十章 别有洞天

第五百四十章 别有洞天 看点 这一章可分析的内容并不多,也从来没有为了写看点而写看点过,所以这次不会写多长。 【野修四人组】高瘦道人“孙道长”,年轻刀客狄元封,邋遢汉子黄师,身为野修尽是些心思活络之辈,各有各的算计,只不过真人往往不露相,隐藏最深的还是最不起眼的黄师,如果没有后来的黑袍陈道友,另外两人就身死财被夺的下场。 有趣的就是这位黑袍老人藏的更深,大概在道破之...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看点     【眼界、大势与野修】姜尚真一直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可以大把花钱大兴土木,把真境宗打造成宝瓶洲最顶尖的仙家门派府邸,却可以同时告诫门下弟子在神诰宗修士面前放低姿态,与刚刚懂得木不该秀出于林的顾璨相比,姜尚真显然更深谙其中的道理,暂无根基的真境宗无非是想蛰伏下来,徐徐图之。     从桐叶宗带重宝归顺玉圭宗的那位长老当初欲置陈平安于死地,想要以此来和姜尚...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看点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看点一章读一遍和读两遍的感觉还是有些区别,刚读完的时候感觉心情复杂,又有些遗憾,等第二遍读完就释然了。【两个人】关翳然和虞山房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让人感到很舒适。一个不拘小节有真性情,另一个也能待人以诚推己及人。从关翳然的话来看,大骊的一路南下终究是留下了不少隐患,在沙场,更在一处处暗杀,所以关翳然希望朋友能够从前线回来当官,说到底还是为虞山房的性命担忧,而虞山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