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28

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

第七百章看点 弟子不必不如师     【学生见先生】 文圣一脉大都不能以常理度之,国师崔瀺、剑仙左右、有望立教称祖的齐静春、活在回忆里的四师兄、独守剑气长城的陈平安等,茅小冬是一种反向的补充,作为老秀才仅存的一位记名弟子,茅小冬治学严谨,尊师重道,对先生高山仰止,十分守规矩,这也是为什么茅小冬会深受礼圣一脉的青睐。但这些在文圣眼里反而是不如何看重的东西,大概在老秀才看来,治学严谨,始终战...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下第一人

第六百九十九章看点 人间万事细如毛      (昨天第六百九十九章一开始写成了七百章,第一次修改改成了六十九十九章,最后才改成六百九十九章,总管的操作依旧犀利。)     【道家哑谜】玄都观一看就是全观混不吝的,来到第五座天下,自家如何先不管,先不能让白玉京舒服了,大概就算孙怀中能够对师弟之死没有心结,观内众多弟子却很难释怀,不恶心一下十二楼五城说不过去。     孙怀中一张口就是老演员了,...


第六百九十八章 要问拳

第六百九十八章看点 人间俱是远游客 刚发布新章节就改章节名,这种犀利的操作属实罕见,不愧是总管。不过个人觉得《远游境远游》比《要问拳》更好些。 这次应该不会写很长。 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不出意外,看到这两两人名字的时候,人人都会想起这句诗。只不过给一个真身为鸣鼓蛙精怪肥胖少年取名玉露,实在是有些恶趣味。李槐身负大福缘,会被金背雁认为是破镜机缘很是正常,只不...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

第六百九十七章看点 飞鸟一声如劝客 短章(手动狗头,横向对比当然不短,对于要写帖子的人来说不长),简写。 【同道中人】百剑仙榜首斐然,剑仙绶臣,跟陈平安都可以算是同道中人,属于心思缜密,又不会如何在意剑仙风范之类的流于形式的东西的人,这两人若是在浩然天下,不出意外一样会过得很好,崛起很快。陆地键仙陈平安五十步笑百步,修为属实深厚。 陈平安对两人的杀心极重,就与为剑气长...


第六百九十六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第六百九十六章看点 出言便做狮子鸣     【辛苦修行为哪般】常说人生寂寞如雪,陈平安却已经寂寞到无雪。脑海中的记忆,是人存在过的痕迹,而与世界的联系,是依旧活着的证据。孤寂是一种毒药,没有人可以是一座孤岛。     碎丹养体魄,破镜如破竹,不是多么惬意的事情,而是只能如此。     不过陈平安的收获还是不少的,心眼快而手脚慢之下,更能体悟慢的真意,当初陈平安第一次思考到慢的时候,水府小人都...


第六百九十五章 碎碎平安

第六百九十五章看点 人间苦难说不得     【白泽镇白泽,秀才混不吝】总有人问白泽和白帝城主是不是一个人,白泽为礼圣提供大妖真名,铸山河大鼎镇妖族, 人族始登山,是大妖。白帝城城主郑居中修魔道,为魔道巨擘,是个人。      对于已经得了大道的白泽来说,妖族天下的茹毛饮血,弱肉强食不会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大概这也是白泽愿意帮助礼圣的原因,当然另一个原因是礼圣给了白泽一个很好的承诺。但是礼圣的承...


第六百九十四章 最高处的山巅境

第六百九十四章看点 愿挽天倾者皆赴死 (不知不觉快七百章了) 【桐叶洲与左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桐叶宗和左右当然有大仇,不过左右的剑术人间无敌,切割术也用的好,最后整个桐叶宗都在怨恨“中兴之祖”杜懋,反而对左右的怨气没那么大,中兴四人,怎么看都有点讽刺中兴之与的意思(一不小心又消费了过世船修)。 剑来世界里看似弱肉强食,但还是有不少愿意讲理的人,比如就算左右砍断了桐叶宗的...


第六百九十三章 人间又有金丹客

693章章评 人心下坠循环(长篇废话预警)     【儒家的包容之心】三教九流,诸子百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儒家是最为特殊的一家,青冥天下道祖座下弟子坐镇白玉京,十二楼五城,哪怕最不爱管事的陆沉,也不是一般道门中人可以随便违逆的,莲花天下号称佛国,佛家昌盛可想而知,唯独浩然天下虽然以儒家为正统,却丝毫不介意诸子百家在其内各处开花,墨家,法家,道家,杂家,阴阳家,小说家,不一而足。这是提倡修齐治平...


第六百九十一章 少女问拳河神

言传身教之下,薪火如何相传 看完这章的第一个感觉,李槐的心境气象应该会很有意思,起码暂时是这样。大概是山下一户人家,门前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山上一座书院,书院里有几个夫子,几个学生,在学堂上温和而笑的齐先生,在学堂窗前的少年,与趴在课桌上打瞌睡的自己。 受陈平安的影响,裴钱对金钱的得失看的比较重要,所以当在渡船上两人自觉亏掉了一颗小暑钱的时候,就想要从别处找补回来,于是...


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坏道心,酒水辣肚肠

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坏道心,酒水辣肚肠 看点     【两枚印章两赌局】纵然崔东山从来都自认为是一个少年,但郁涓夫在其眼中终究还是一个小辈,而被崔东山称为“臭棋篓子”的郁家老儿才算是前者的旧友损友。以当年崔瀺心比天高的性格,崔瀺愿意与郁家家主下棋,还能容忍其悔棋,想来关系不会差到哪里去,况且不难想象,郁家家主绝对会以能和大国手崔瀺下棋还能悔棋为荣。     所以崔东山这一趟耍无赖加赌博,多少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