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55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远游东南

老神君当初让郑大风来到老龙城,让他照看范家,或者说范峻茂,如今用郑大风的九境修为,换来了范峻茂的大骊南岳正神之位,可算是“尽职尽责”了,在杨老头看来这笔买卖肯定不亏,只是不知郑大风作何感想。现在看来,便是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心气,只想尘埃落定,返回龙泉。把方家的元凶三魂七魄点了灯,帮少女报了仇,算是郑大风不多的一点慰藉之一吧。说到元凶,其实还是符东海,所以符畦带前者来负荆请罪,只是郑大风没了计较的...


第三百七十五章 山泽野修路子野

说过很多次了,多些耐心.一篇好的文章,总需要起承转合,于细节之处发轫,后见波澜横生,就像前文的飞鹰堡、藕花福地、妖族生乱。。。。那次不是看的很燃很嗨?老大前面写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及某些人,我本来将信将疑,但今天起来一看,感觉确实有那么几个人,总会在某些时候,在自己认为很“恰当”的时候跳出来,蹦跶那么几下,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显示自己的另类存在!本来准备这篇看点与下章一起发的。先来看地牛。真正的地...


第三百八十六章 又一年春

“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无心而不可与谋。彼何人哉……”此为石柔所唱。本章小小兔依据蛛丝马迹判断出其根脚,原来是道家旁支一脉,注意关键词:道种。道种应该是道家旁支一门种子,不知何因被打杀如此干净,而且还是宝瓶各方势力合力之作?究竟有什么坑,还是等老大来揭示吧。也难怪兔影帝说是机缘所在了,一是因为只需要耗费银钱就能在未来拥有个上五境的存在,二是此道家旁门应该有大坑。翻了...


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

又是很暖的一章。小竹屋中,朱敛与徐远霞“探讨学问”,张山峰与卢白象手谈,魏羡观棋不语,隋右边偷闲濯金莲,裴钱钓鱼,陈平安练拳。和当初在灰尘药铺一样,只要有陈平安在,他身边的人总能相处得融洽,对于这些人来说,陈平安便是那个群山所拜大岳。陈平安望着裴钱,练拳也不忘思量,为裴钱以后的道路而忧心,于是陈平安与裴钱相对而坐,此情此景,与老秀才坐而论道,少年郎起而行之何其相似,只是如今换成了小夫子坐而论道,小...


第三百八十三章 彩云局

崔东山前文说要教育教育藕花F4,这就开始着手了,不过第一个遭殃的反倒是裴钱,对于陈平安来说,裴钱和魏羡下棋悔棋都可以说是孩童心性,无伤大雅,但是如果是为了钱的赌博,哪怕只是小赌,性质都会不一样,所以裴钱当然要被陈平安教训一番,但这并不是陈平安如此生气的理由,真正的原因是,那个许久以来似乎已经知礼更知理的裴钱,明知道自己有错,竟然倔强地不听话也不认错,这才是让陈平安真正失望的地方。不过裴钱扔了虫银,...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乡遇故知

刘杆子出门遇贵人,只可惜陈平安可以请他喝酒,却不会买下玉玺。陈平安自知没有偏财运,恻隐之心虽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已经和以往大不相同的裴钱反而显得更加心善,也是个爱财小饕餮,还自称是好人,看来当日花灯会的阴影犹在。只是裴钱终究只是孩子,远没有行万里路的陈平安深知人心险恶。万般无奈,走投无路,心如死灰,铤而走险。无论多大的苦楚,旁人哪怕会侧目,也都难以感同身受,更别提如何深信不疑。看似可怜,实则刘杆子...


第三百八十章 离别之后又有重逢 三百八十一章 一国武运

继张山峰之后,徐远霞也要和陈平安说江湖再见了。和张山峰不一样,以徐霞客为原型的徐远霞应该就是一个游侠儿,只是和雪中温华的悲情不同,徐远霞应该是个自由的游侠儿。有人说三人只有徐远霞没有背景,其实张山峰和陈平安就是他的背景,期待徐远霞日后与旁人说着,我喝过陈大剑仙的酒,陪龙虎山张天师一起降妖除魔过的场景。期待《远霞山水游记》这两章最大的看点,还是崔东山的到来。崔东山与先生一见面就热泪盈眶,痛心疾首,颇...


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走四方

崔东山让大骊谍子前来,为两件事,黄色地牛跟随崔东山而去,以及崔东山给陈平安带来一袋铜钱作为束脩。古代民间上下级、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馈赠的一种礼物。古代学生与教师初见面时,必先奉赠礼物,表示敬意,被称为“束脩”,崔东山一身仙家法宝,家底殷实,却给了陈平安一袋铜钱,不愧为妙人。经此一番,小兔应是彻底承认这个师父了。大骊死士的太平无事牌让陈平安心中一跳,却是忘了自家的两个小童就各有一块太平无事牌,青衣小...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书

这章主要说了两件事,崔东山和卢白象“学棋”,陈平安思量如何教裴钱。一件件道来。下棋一事,卢白象之所以觉得自己可以下出巅峰局,是因为卢白象在藕花福地那个时代里于棋道无敌,出藕花福地以后一样“未逢敌手”,崔东山是第一个能让卢白象自认为倾力一战的人。而崔东山说那是他的错觉,则是因为崔东山棋道高出卢白象太多,多到卢白象根本没有“倾力一战”的机会,从两局中一局棋至中盘即败,一局勉强拖至官子就可以看出来了。查...


第三百八十七章 纸鸢起飞鸟散

哪怕春风送君千万里,也终有一别,春已尽,人也到了分别的时候,只是没想到陈平安与崔东山的师徒分别也会这么伤感。简单轻松的逛街,买了那精致奢华的木鹞,裴钱虽然心疼钱,但是当木鹞落在手心的那一刻的欢天喜地,却是她久违的欢喜。游览名胜,吃那香辣的饭食,吃相如战场厮杀一般形象全无,平安笑意清浅,看着裴钱吃的香就会很开心。 客栈里,忙趁东风放纸鸢。肆意的狂奔着,笑着就像是出笼的小鸟。平安在尽自己所能的,弥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