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55

第四百零五章 山巅斗法

李宝瓶听夫子讲学,似乎总会觉得夫子们的学问不是很大,毕竟在小宝瓶的心里,齐先生的学问最大,这些夫子的学问,如何也是比不上齐先生的,前文有述,各种原因,而不像齐先生有问必答,叹宝瓶当时也是地方没太上心的。可她是个孩子啊,又怎么能不玩呢?婆娑洲鹅湖书院,浩然天下七十二书院又出其一,陆圣人,原型像是宋朝的陆象山,与朱熹齐名的理学大师,“心学”的开山鼻祖,而这位讲学的赵老夫子,原型则像明朝“聊城七贤”之一...


第四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

陈平安送狗妖出城,了却了一桩因果。城门再遇关翳然,并不能说是偶然,关翳然嘴上说是同僚,实际上丢了一堆神仙钱的正是他自己,所以关翳然自然时刻在关注着小妖的动向,只不过正如关翳然所说,千金难买我乐意,他乡遇故知,逢离皆尽兴,足矣。有些相遇早已注定,有些则是偶然。陈平安目送妖族少年远去,怎知自己本身也在大骊的谍报之中,不曾错过。动了别人滋补肉锅的陈平安,用一壶酒及施粥赠药的善意,换了朋友一位逢离两欢,很...


第四百零四章 心神往之

崔东山一双筷子定格了两天,画面感是真强。蔡惊神为蔡丰一事头疼不已,不想因这场刺杀耽误其涉及到整个家族的谋划,只能与崔东山暂时结盟,不过此举有几分无可奈何,又有几分是身后人授意,亦未可知。崔东山抛出诱饵,蔡惊神便已上钩,既想要崔东山帮着自己把家族中兴之人蔡丰从这场漩涡中捞出来,又想让身后人借一借崔东山这一东风,以便进行更深更远的谋划,殊不知崔瀺与幕后人较量,蔡惊神这枚棋子,终究只会成为炮灰。蔡惊神首...


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点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红酥手提黄藤酒赠与陈平安,似乎证实了之前一些书友的猜测,红酥与宫柳岛刘老成关系匪浅。或许红酥就是几百年前被刘老成扶起来的江湖君主,如今已是转世之身或者鬼物之身,若真是如此,红酥便成了陈平安制约刘老成的一手妙棋。鬼修马远致,让人想起马致远。断肠人在天涯,马远致当然不会与马致远有相同的际遇,只是对珠钗岛岛主刘重润哭思而不得,大概也算是一位天涯断肠人了。本章最主要的内容,...


第四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的书简湖

陈平安纵马北归,于山顶晒竹简,只可惜“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位“道行高深”的老先生,不光要看看这些书简,更是提问不断,然后就好巧不巧地看中了二十四枚竹简。老先生何等境界,看中了当然是开口要,不给我,那我可就痛心疾首苦不堪言了。“人情冷暖可无问,手不触书吾自恨”出自陆游的《读书》,老先生是在表达自己对这些书简的喜爱,陈平安有心装作听不见,最后还是拗不过,只能又做了一次散财童子。老先生何许人也,二十四枚...


第四百四十六章风雪宜哉

灵官庙夜宿,偶遇阴兵。本是沙场悍勇军卒,生前保家卫国,死后依旧守着那百姓安宁,哪怕灵智不清,却依旧守着初心。痛,如何痛的过眼睁睁看看这曾经并肩战斗的战友如今浑浑噩噩欲残害众生?他们,只是想回家,去看看那些放不下的人。施善行者得善报,生死两世皆为自己及子孙谋善缘,谋阴德。哪怕天地无私,可人间终归有情可依,有道可寻。愿善良的人都有善终。小夫子终于看开了许多,没那么苦痛折磨。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勇气对自己的...


第四百五十二章 单骑南下

苏高山强势介入书简湖之局,原因无他,需要更多的神仙钱来帮助自己攻下朱荧王朝而已。书简湖如今人人自危,却不曾想是自己没有看到大势使然,大骊以鲸吞之势南下宝瓶洲,朱荧王朝和其余王朝很不一样的死战不退,书简湖被夹在两者之间,如何能够独善其身?但是大部分人,就连大骊早已暗中入驻书简湖都看不出来。对于刘老成而言,他乐意与陈平安做生意,也不介意以稍微怀柔一点的手段拿下书简湖,但是急于攻下朱荧王朝的苏高山,或者...


第四百二十章 山水依旧

山水依旧。景旧,人不故。近乡的平安远行千万里,见识了那么多的好山好水,结识了那么多好人异事,读了那么多开卷有益的书,终归是与先前不大相同的。很多以前没有的想法现在可以心心念念,也有很多美好的事在等着自己,有些小得意。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不提小魔头顾璨,单说老宋这里,剑鞘被夺,人死人伤,暂且不知,平安得知情况后,能不去中土讲讲道理么?所以也才会对赔钱说,以后行走江湖不必学他,不要那么拘束,适合的...


第三百九十六章 竹篮打水捞明月

一叶落而知秋,翻书风入室而天下知。朱敛境界高深,不放过任何一个调戏石柔的机会,石柔则用裴钱来嘲讽,惹得后者委屈连连。裴钱对陈平安说书上的字变漂亮了,应该是相比之前的走马观花,如今裴钱读书更加用心的缘故。裴钱摇头晃脑,出口就是书上的大道理,倒是与小宝瓶有些像了,不过虽说昨日种种昨**,裴钱依旧有些如履薄冰,生怕师父生气,若是小宝瓶则全然不会担心这些,毕竟领路人很不相同。陈平安一行人就会直接前往山崖书...


第三百九十七章 异乡见老乡

陈平安留石柔看家护院,只带了朱敛裴钱逛街,最后却是石柔心细如发看出了陈平安买书的蛛丝马迹,看来老大开篇就出了个不大不小的纰漏。陈平安不看圣贤道德文章,只是翻阅各地稗官野史县志和家谱,具体多大的玄机?除了增长见识以外,更大可能是从中找寻某些东西,历史的真相其实就隐藏看似不起眼得小细节中,文中魏羡为例,一切都是有脉络可循的。读史也可明智,也可明今。陈平安裴钱师徒两人,师父是个财迷,徒弟喜欢钱,也更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