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19

第四百三十六章 直抒胸臆,知道一点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红酥手提黄藤酒赠与陈平安,似乎证实了之前一些书友的猜测,红酥与宫柳岛刘老成关系匪浅。或许红酥就是几百年前被刘老成扶起来的江湖君主,如今已是转世之身或者鬼物之身,若真是如此,红酥便成了陈平安制约刘老成的一手妙棋。鬼修马远致,让人想起马致远。断肠人在天涯,马远致当然不会与马致远有相同的际遇,只是对珠钗岛岛主刘重润哭思而不得,大概也算是一位天涯断肠人了。本章最主要的内容,...


第四百零四章 心神往之

崔东山一双筷子定格了两天,画面感是真强。蔡惊神为蔡丰一事头疼不已,不想因这场刺杀耽误其涉及到整个家族的谋划,只能与崔东山暂时结盟,不过此举有几分无可奈何,又有几分是身后人授意,亦未可知。崔东山抛出诱饵,蔡惊神便已上钩,既想要崔东山帮着自己把家族中兴之人蔡丰从这场漩涡中捞出来,又想让身后人借一借崔东山这一东风,以便进行更深更远的谋划,殊不知崔瀺与幕后人较量,蔡惊神这枚棋子,终究只会成为炮灰。蔡惊神首...


第四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

陈平安送狗妖出城,了却了一桩因果。城门再遇关翳然,并不能说是偶然,关翳然嘴上说是同僚,实际上丢了一堆神仙钱的正是他自己,所以关翳然自然时刻在关注着小妖的动向,只不过正如关翳然所说,千金难买我乐意,他乡遇故知,逢离皆尽兴,足矣。有些相遇早已注定,有些则是偶然。陈平安目送妖族少年远去,怎知自己本身也在大骊的谍报之中,不曾错过。动了别人滋补肉锅的陈平安,用一壶酒及施粥赠药的善意,换了朋友一位逢离两欢,很...


第四百零五章 山巅斗法

李宝瓶听夫子讲学,似乎总会觉得夫子们的学问不是很大,毕竟在小宝瓶的心里,齐先生的学问最大,这些夫子的学问,如何也是比不上齐先生的,前文有述,各种原因,而不像齐先生有问必答,叹宝瓶当时也是地方没太上心的。可她是个孩子啊,又怎么能不玩呢?婆娑洲鹅湖书院,浩然天下七十二书院又出其一,陆圣人,原型像是宋朝的陆象山,与朱熹齐名的理学大师,“心学”的开山鼻祖,而这位讲学的赵老夫子,原型则像明朝“聊城七贤”之一...


第四百四十八章 驱马上丘垅

风雪险阻,人间亦有险阻。平安一行三人一路逶迤北上,放眼望去,百姓流离失所,哀鸿遍野,也恰逢入冬大雪,以致满路遗骸,生生一副惨淡光景,真真如人间炼狱。虽说大骊南下,求一统宝瓶,合天下大势,可伤的却是当下世间人。从长远看,战争带来的好处就是光阴长河的流速在减速,越是大的战争越是如此,可是如此真的就没有问题吗?走到高位的读书人,就没有扪心自问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诚然,再某些人眼中世间人事皆芥子,但是...


第四百三十一章 岛上来了个账房先生

陈平安与顾璨他娘的对话,前者其心赤诚,告诉婶婶自己会永远感恩那碗饭,但劝婶婶要信一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顾璨会变成如今这样,他自身的性情是主要原因,但与顾璨他娘也不无关系。相比而言,顾璨他娘的应对就处处有心机,不说话是怕说错了陈平安会对顾璨不利,说自己没读过书,为了活着才这么过来的,是为自己和顾璨辩解,替陈平安爹娘高兴则是打感情牌,拉近顾璨母子与陈平安的关系,顾璨他娘大概生怕一个不对,陈平安...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南下

嫁衣女鬼远去观湖书院,顾韬鸠占鹊巢成为山神,前文已有交代,陈平安这一趟准备许久的符箓与心中的道理注定都无用武之地。绣花江水神将陈平安朱敛阻在门外,身为大骊正神,底气十足语气不善,对顾韬更是就差颐指气使了。此番来楚氏府邸,名义上是查看顾韬修缮山根水脉一事,实则是为了看住顾韬,避免顾韬与陈平安见面,显然崔瀺早有授意,如果没有顾韬这一次冒死提醒,陈平安按计划返回小镇再去书简湖,见到的就只是万事皆休无法挽...


第四百五十七章 小巷祖宅一盏灯

陈平安坐渡船,一如既往地轻车熟路,麻烦上门的也一样轻车熟路,似乎每次陈平安坐船都会有人来处眉头,欺负过李槐的剑修,想对裴钱出手的壮汉等,不同的是先前遇到的都是些没有什么背景的野修武夫,这次则是来头不小的清风城许氏。值得一提的是清风城许氏和正阳山的搬山猿有不小的过节,称之为仇怨都不为过,当年清风城许氏的女主人为了得到瘊子甲,与搬山猿合谋,使得刘羡阳和陈平安都险些死在其手上,此次又是对方招惹在先,陈平...


第四百三十四章 青衣姑娘吃着糕点

陈平安收到了魏檗的回信后,开始着手聚拢魂魄,但魂魄大都被书简湖上的鬼修拘押,哪怕有秘术也是无用,便有了陈平安去马姓鬼修和俞桧两处的拜访,后者被两尊傀儡真神震慑,反而更好说话,这也与俞桧更加家大业大,一些魂魄远远谈不上伤筋动骨有关系,反而是马姓鬼修更加费事,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正是这个道理,陈平安不得不往返于青峡岛和珠钗岛充当说客,至于马姓鬼修是仰慕刘重润还是另有所图,就是别人的故事了。无论如...


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书上的故事

朱荧王朝与大骊死战,遭殃的还是百姓。饿殍遍野,易子而食,其中凄惨不足道也,说到底,大骊还是在用错误的手段去求一个好的甚至是很好的结果,只不过如今的大骊已经开始动荡不已,结果如何,亦未可知。 如前文猜测,大骊的一位郎中,几个粘杆郎,阮秀,阮邛的两个弟子果然是前往书简湖,显然有国师授意在内。表面上是追杀那位逃入书简湖的金丹修士,而内幕更深的另一件事,则涉及到了书简湖的归属,正是那推选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