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19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来正阳山吗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来正阳山吗 看点 【画符送酒齐景龙】齐景龙来得风尘仆仆,看来确实是很担心陈平安的安危,只可惜齐景龙还是来迟一步,割鹿山的刺客已经被顾祐解决掉,自己就只好去割鹿山“讲讲道理”,道理不听,就得讲讲“规矩”了。相比之下,齐景龙的待遇比钟魁还要好一些,当初钟魁千里迢迢从桐叶洲跑到书简湖,和陈平安连话都没说上就回去了,齐景龙起码与陈平安相谈甚欢,还见识了陈平安的两次耍宝,一...


第五百三十一章,五百三十二章 山巅境的拳头,十境武夫 看点

第五百三十一章 山巅境的拳头有些重,五百三十二章 十境武夫的出拳风采 看点 【城隍夜审 剑仙题字 老翁垂钓】还是比较喜欢看这种陈平安的一路见闻,会让整个剑来世界更加立体一些。虽然陈平安的金色文胆已碎,但一身神鬼辟易的夫子气象到底是没有失去,城隍当然不会拒绝陈平安旁听的请求。阴司断鬼神,与阳间断案还是有些区别,阳间问事不问心,而城隍所说的,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显然是问心居多,...


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们

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们 看点 【水火之争】用上古神话体系去看总管的伏笔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比如很多书友已经猜测过的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之战,最终共工怒触不周山致使天地大劫,回到剑来来看,或许就是身为江湖共主的李柳与坐在火神高位上的秀秀两人之间的斗争,给了人族登山的机会或是契机,所以李柳才会说,两人最后一战皆输。但困难之处在于,古代神话传说从来都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总管又借鉴...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看点     【一死一生两武夫】其实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觉得丁潼比金身境老者更该死,明显的杀心和取乐为之的戏弄,当然是前者更该死。总管也给出了答案,实力越强,能力越大,所表现出来的往往不是责任越大,而是为恶更多,而当这样的人在自己面前为恶,那就再没有放过的理由。 当弱者遇到强者,强者的话就是道理,强者的规矩就是弱者的生死,似乎很是天经地义,所以当一直这样认为...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剑 看点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剑 看点 【小米粒的江湖】哑巴湖的一只小水怪,日复一日地在水中观察着,于是,当她见过了那么多的书生意气,武夫豪气,见过了那么多生生死死,就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去闯荡江湖,让善人敬佩,让恶人折服,事了拂衣去,江湖上却留下一个哑巴湖大水怪的传说。 可是当小水怪跟着一个白衣书生走出哑巴湖,她才发现原来江湖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会有惩奸除恶的“江...


第五百零九章 人间灯火辉煌

第五百零九章 人间灯火辉煌 看点     【黄沙百里一壶酒】骑马的武夫被黄风吹的嘴唇干裂,可见他其实并没有嘴上所说的那样轻松,但仍是毫不犹豫地递给了陈平安一只水囊,还好心告知小夫子在哑巴湖一起过夜。同样是行走江湖,不只有金铎寺武人师徒的人心鬼蜮,还有像这位镖师一样的点点善意。江湖或许真的险恶,但路还要自己走,险恶的其实是人心而已。 投缘便饮酒,相逢何必曾相识。 【小小黑粒...


第五百零五章 二月二

第五百零五章 二月二 看点       【城隍庙杀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陈平安两剑斩杀阴阳司主官和城隍爷,在我看来只有快意二字。陈平安问过了渠主湖君,问过了杜俞,又亲自去往鬼宅,真相如何其实是显而易见的事,所以不要说陈平安没有问清就出手,就像掌握了多方证据,终于抓到凶手,也不会有人因为凶手说“不是我,我没做过”就把人放了。讲道理不等于魔障,城隍金身的裂缝就是最好的证据了。至于城隍,以一郡百姓的...


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

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 看点 不知不觉五百多章了。看到书圈里关于一些问题一直在争论,是好事,忍不住说说自己的看法,未必正确,可以做个参考。 【两个婢女】第一位婢女眼神悲苦,知道自己说出去的下场不会好,于是想到了被点水灯的姐妹。如果没有陈平安,这个婢女肯定不会说一言一语,只不过她将一切看在眼里,还有所推敲,未必没有点同情的意思,这个婢女在陈平安这里做对了,指的也不只是知无不言...


第四百八十七章 画卷中

第四百八十七章 画卷中 看点     不看重人间香火反而更注重积阴德的老舟子河神,不收取水运精华,反而减慢了香火精华的孕育速度来稳固厉鬼冤魂,可谓功德一件,老河神与神女早有约定,河神庙借此渡过两次难关,神女为上古天庭的某个女官精魄所化,分属神道,加上老河神的诸多功德,未来会另有大机缘也说不定。 神女闷闷不乐,大概这是第一位好不容易挑中侍奉对象,后者却视若虎狼逃之夭夭的神女,神女有观人...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不愧是老江湖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不愧是老江湖 看点 陈平安这个散财童子终于想起“燕子衔泥”,趁着方寸物、咫尺物里面位置已空,准备做些包袱斋的生意,果然是“持家有道”。此前一方面多听多看,了解信息,以明了其中具体情况,一方面思及董水井的生意经,让这个财迷终于下定决心,做回小本买卖。思及此,便马不停蹄的跑了三家,果是知行合一。 少男少女行事风格迥异,但都是心善之人,少男善言提醒平安,非是别因,乃山风所致,少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