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文章收录总数:255

第五百九十章 连雨不知春将去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下剑术天上来 第五百八十九章 角落里的那个孩子 第五百九十章 连雨不知春将去 看点     【人神之争】万年以前,神道自诩天道,圈养人类和妖族,受其朝拜得香火稳固金身,视人族和妖族为蝼蚁,以为靠神性便可万世不朽,但神道中终究还是有像剑主这样的存在,怜悯人间蝼蚁受神道摆布又受妖族欺凌,传下剑道,便有了陈清都等第一批剑修。       可以说,剑主与剑道,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


第五百八十七章 陈清都你给我滚远点

第五百八十六、五百八十七章 看点     隐官的态度大概可以代表剑气长城相当一部分人,万年以来的战场厮杀带来的不只有怨气,也有傲气,作为剑气长城的剑修,他们不屑与妖族为伍,所以面向南边那座天下的时候可以畅快出剑,却绝不是为了想要保住浩然天下的太平盛世,对于他们而言,痛快杀妖为首要,浩然天下的安稳,只是杀妖之后的附带品。因此,他们乐意对来此向南出剑且已有战果的魏晋左右等人表现出敬意,但在陈平安上城...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请与我陈平安共饮酒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请与我平安共饮酒 看点     【关于剑气长城剑修的资质】看到不少人都在比较剑气长城天才和浩然天下天才(魏晋为代表)的资质,所以单独作为一个篇幅发表一下我的看法。     魏晋的设定,是四十岁玉璞境的天才剑修,但没有阿良的指点,魏晋的破境还要耽搁几十上百年,当然百岁的玉璞依旧算是天才,但在剑气长城绝对不算少见,这是在资质上,魏晋的“不算出彩”之处。     而从当下成就来看,...


第五百四十章 别有洞天

第五百四十章 别有洞天 看点 这一章可分析的内容并不多,也从来没有为了写看点而写看点过,所以这次不会写多长。 【野修四人组】高瘦道人“孙道长”,年轻刀客狄元封,邋遢汉子黄师,身为野修尽是些心思活络之辈,各有各的算计,只不过真人往往不露相,隐藏最深的还是最不起眼的黄师,如果没有后来的黑袍陈道友,另外两人就身死财被夺的下场。 有趣的就是这位黑袍老人藏的更深,大概在道破之...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看点     【眼界、大势与野修】姜尚真一直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可以大把花钱大兴土木,把真境宗打造成宝瓶洲最顶尖的仙家门派府邸,却可以同时告诫门下弟子在神诰宗修士面前放低姿态,与刚刚懂得木不该秀出于林的顾璨相比,姜尚真显然更深谙其中的道理,暂无根基的真境宗无非是想蛰伏下来,徐徐图之。     从桐叶宗带重宝归顺玉圭宗的那位长老当初欲置陈平安于死地,想要以此来和姜尚...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看点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看点一章读一遍和读两遍的感觉还是有些区别,刚读完的时候感觉心情复杂,又有些遗憾,等第二遍读完就释然了。【两个人】关翳然和虞山房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让人感到很舒适。一个不拘小节有真性情,另一个也能待人以诚推己及人。从关翳然的话来看,大骊的一路南下终究是留下了不少隐患,在沙场,更在一处处暗杀,所以关翳然希望朋友能够从前线回来当官,说到底还是为虞山房的性命担忧,而虞山房的...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来正阳山吗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来正阳山吗 看点 【画符送酒齐景龙】齐景龙来得风尘仆仆,看来确实是很担心陈平安的安危,只可惜齐景龙还是来迟一步,割鹿山的刺客已经被顾祐解决掉,自己就只好去割鹿山“讲讲道理”,道理不听,就得讲讲“规矩”了。相比之下,齐景龙的待遇比钟魁还要好一些,当初钟魁千里迢迢从桐叶洲跑到书简湖,和陈平安连话都没说上就回去了,齐景龙起码与陈平安相谈甚欢,还见识了陈平安的两次耍宝,一...


第五百三十一章,五百三十二章 山巅境的拳头,十境武夫 看点

第五百三十一章 山巅境的拳头有些重,五百三十二章 十境武夫的出拳风采 看点 【城隍夜审 剑仙题字 老翁垂钓】还是比较喜欢看这种陈平安的一路见闻,会让整个剑来世界更加立体一些。虽然陈平安的金色文胆已碎,但一身神鬼辟易的夫子气象到底是没有失去,城隍当然不会拒绝陈平安旁听的请求。阴司断鬼神,与阳间断案还是有些区别,阳间问事不问心,而城隍所说的,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显然是问心居多,...


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们

第五百三十章 他的本命瓷和弟子们 看点 【水火之争】用上古神话体系去看总管的伏笔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比如很多书友已经猜测过的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之战,最终共工怒触不周山致使天地大劫,回到剑来来看,或许就是身为江湖共主的李柳与坐在火神高位上的秀秀两人之间的斗争,给了人族登山的机会或是契机,所以李柳才会说,两人最后一战皆输。但困难之处在于,古代神话传说从来都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总管又借鉴...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看点     【一死一生两武夫】其实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觉得丁潼比金身境老者更该死,明显的杀心和取乐为之的戏弄,当然是前者更该死。总管也给出了答案,实力越强,能力越大,所表现出来的往往不是责任越大,而是为恶更多,而当这样的人在自己面前为恶,那就再没有放过的理由。 当弱者遇到强者,强者的话就是道理,强者的规矩就是弱者的生死,似乎很是天经地义,所以当一直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