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QQDZDD1986 文章收录总数:43

《剑来882》陈平安成了“师二代”,这事必须有个说法

吧里太冷清了转点大佬的文章吧雪夜孤灯读闲书陈平安利用讨要本命瓷的机会,反客为主,在皇宫摆下鸿门宴。明明是三个人参加,陈平安却只准备了两双筷子。幸好只是私人宴会,场景绝不外传,否则,陈平安一定会落个歧视女性的坏名声。两双筷子,三根分给了陆尾,太后只捞到一根,这不是歧视,这是什么?三根筷子,赶走自视为国师的陆尾。一根筷子,赠送太后当发钗,颇有“紧箍咒”的感觉。陈平安命令太后去长...


《剑来850》人生如梦,梦如人生,这个“梦”醒还是不醒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老观主来到落魄山,问朱敛“何时梦醒?”。在老观主看来,既然是梦,总归要醒,只是早些或晚些。朱敛回答,“人生就像一本书,我们所遇到的人和事,都是书里的一个个伏笔”。朱敛的话什么意思?好像与“何时梦醒?”没关系,又好像有些关系。老观主笃定,坐在面前的是陆沉,才如此发问,但真的是这样吗?这才是关键,面前的这个人,就现在来说,是陆沉还是朱敛呢?如果朱敛就是陆沉,那...


《剑来850》一切问题的答案,都源自一句话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剑来》最底层的基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句话被人反复吟诵,有大俗套的嫌疑。作者自然不会拿来就用,而是破壁而出。大自然阴阳交替,兴衰往复,那万物生发的进程,就一定是单向的吗?如果到了某个极限,会不会出现逆向的进程?“万物归三,三归二,二归一,一化道”。这就是《剑来》一切问题的答案。三教祖师听过陈灵均的一番话,佛祖率先说:“那就等等看”,...


《剑来844》遭人烦、讨人厌、被人骂,却又捅破天的道理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礼圣对曹晴朗说,“难得”,尽管有言外之意,暗指文圣一脉的不正之风,可毕竟是笑着说的。礼圣对裴钱说,“看一看无妨”,允许裴钱看他心境,其实偷窥别人心境,是失礼的行为。对曹晴朗和裴钱,礼圣表现的和蔼和豁达。但这都是假象,更凸显他对宁姚的严肃。礼圣对宁姚说,你是“五彩天下”第一人,你在“五彩天下”做什么?哪怕天塌下来,我和文庙都不管,但只要你还是“五彩天下”第一...


《剑来》漩涡里的周海镜,最后的救命稻草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现在就可以确定,周海镜与鱼虹之间确有生死大仇。逻辑是这样的,陈平安是主角,智慧是他的金字招牌,其他事情可以打脸,但在两个武夫“问拳”背后意图的判断上,属于他的专业范畴,绝对不该出错。肯定会有人说,你的这个说法不对。陈平安还说过,周海镜胜面要占六成,可最后是鱼虹手下留情,周海镜才没有受重伤,这个怎么解释?任何逻辑都有条件,如果条件变了,结果也会改变。在“问拳...


《剑来844》“人和蚂蚱”的比喻,礼圣是几个意思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大人物又在打哑谜。礼圣问陈平安,如果导致宁姚父母辞世的那场剑气长城“十三之争”,确实是阴阳家陆氏包藏祸心,你会怎么做?再简单的问题,如果是礼圣在问,就需要好好斟酌。陈平安选择实话实说,陆家会是下一个“正阳山”,甚至还会更惨。这么直接的回答,别人还是替陈平安捏了一把汗。礼圣看出了大家的紧张,他说“山上恩怨我还是见过一些的”。老秀才也补了一句,“不也没管”。礼...


《剑来》漩涡里的周海镜,最后的救命稻草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现在就可以确定,周海镜与鱼虹之间确有生死大仇。逻辑是这样的,陈平安是主角,智慧是他的金字招牌,其他事情可以打脸,但在两个武夫“问拳”背后意图的判断上,属于他的专业范畴,绝对不该出错。肯定会有人说,你的这个说法不对。陈平安还说过,周海镜胜面要占六成,可最后是鱼虹手下留情,周海镜才没有受重伤,这个怎么解释?任何逻辑都有条件,如果条件变了,结果也会改变。在“问拳...


《剑来842》阿良,你爸喊你回家吃饭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阿良,要一人凿穿“蛮荒天下”,面对妖族的倾力围杀,他赦令夜幕降临,手中双剑化为四座剑阵,以攻代守,反杀敌阵。左右,跨越小半座“蛮荒天下”,剑光凝聚不散,犹如剑气长桥,横空出世,支援阿良。阿良和左右,两人硬刚妖族,是震撼人心的壮举,但也不得不说,这样真的行不通。“蛮荒天下”打到“浩然天下”,妖族看似四处出击,其实真正的力量,始终掌握在周密手中,随时围杀人类精...


《剑来840》主线浮出水面,各种死结迎刃而解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验证了一个猜测,果然是老秀才负责复盘过去,揭示谜底。老秀才在最高的决策圈内,又是崔巉、齐静春、陈平安的先生,可以将内幕和脉络完美串联起来。“烽火”已经在不紧不慢的收口,尽管很不舍,但距离告别的日子不远了,多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吧(因为信息量太大,字数比较多,大家给点耐心看完)。老秀才和封姨的对话,彻底掀开“骊珠洞天”老底,原本难以理解的死结,在主线剧情浮出水面...


《剑来839》我的未来谁做主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优质创作者我的未来谁做主?如果只是喜欢田园牧歌,斜阳晚唱,大可以自己做主。如果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就不但要看资质,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没点运气是真不成。每个人心中都清楚,“我的未来我做主”,只是个美丽的传说。陈平安什么都有,要资质有资质,要运气运气,而且,别人只能手脚并用,自己爬,气喘吁吁不说,还得小心冷箭。可他,只要点点头,就能扶摇直上,统统索道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