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琳梦之樱 文章收录总数:244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第六百一十三章 十四王座,我龙抬头;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看点 十四王座,我龙抬头 脱白小儿,为何话多 【祖妖至,众妖来】 从几十章前看点说起“妖族攻潮序幕”这词便不断闪出映入各位眼帘。无数次推敲,反复的猜测,终于熬来了这一波攻潮,不得不说老大养气功夫了得,看的都快沉不住了。 一点寒芒先至,众妖列位而来。一线排开,座次十四,老鼠洞倾巢而出。 金袍的想吃尽浩然神邸身 贪财的想到骊珠收飞升台...


樱酱酒铺★同人--七夕月倾城(刘灞桥苏稼)

樱酱酒铺★同人——七夕月倾城(刘苏) (本来是闹的玩儿参加活动,结果不写完感觉对不起柳灞桥和苏稼的这段故事,那就补个开头跟结尾吧。) 正阳山,就在众人为陶紫庆生的那天,山门背阴处却有个女子被人扔了出来。混着一身杂役衣物,脸上沟壑纵横,更是染了好多尘土。“你这个罪奴赶紧滚,别污染了正阳山的气运。就是因为正阳山有你这个中看不中用花架子,这么多年才会被风雷园压制。”看门的中年人恶狠狠的说到,“要不...


第六百一十二章 敌已至,剑仙在

第六百一十二章 敌已至,剑仙在 看点 黄沙百战穿金甲,据守长城永不还。 战争未起,枕戈待旦的剑气长城多有送别。齐景龙与白首已然回了浩然,而陈平安一脉的学生弟子们也要启程。平安送竹酒归家,是再而三的劝。只可惜竹酒舍不得故乡三轮月儿圆,不愿离别。 说到收徒,既然有了大师兄左右的出马,郭家以及郭稼乃至整座长城,都只能同意。至于平安登门却不入门,大概是不给隐官大人一脉陈平安拉拢郭家的嫌疑...


第六百一十一章 风将起

第六百一十一章 风将起 看点 在这座天下,没有狼烟,只有一众剑修,皆剑尖朝南。 不过,好像有越来越多的人闻到了狼烟的味道了。 范大彻还是没有迎来他的大悟,从量变到质变,也许还缺一个破境的药引,比如,战争和死亡。也许跟迟滞不前的境界成鲜明对比的就是自己在叠嶂铺子里的账单了,看的太清,现实太冷,不如醉酒。 青年人有青年人的忧愁,孩子们也有孩子们的追求忧伤。铺子里的两个孩子都在向着心中...


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剑术

第六百零九章 唯恐大梦一场;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剑术 看点 两章内容较多,分点写看点。 【我是东山啊!】 林君璧之道心,我崔东山想坏,自然不难,探囊取物而已,只是没必要。如此作为,自然是为了那撰写了一本死活棋谱的溪庐先生,至于真正原因便不是口中所说断了财路之事,而是当年砸碎了文庙路边的那座破败神像的一群读书人中,有他而已。只是这种腌臜事,自然不必告诉先生,学生受之。先生与...


第六百零八章 下棋坏道心,酒水辣肚肠

第607、608章 大师伯出剑,小师兄下棋;下棋坏道心,酒水辣肚肠 看点 两章内容较多,分点写看点,如有不足或疏漏之处,还望大家及时点明。 【离开宁府的原因】 说是避嫌陈平安宁姚的过分了啊,虽然我也希望早日修成正果,但是怎么可能这会做这事儿。 陈平安让他们来的本意就是想在剑气长城城破之前学生和弟子们来看看,看看与浩然天下不同的风景、听听那些慷慨激昂的剑仙故事。裴钱和曹晴朗不清楚,...


第六百零六章 出言便作狮子鸣

第六百零五章 世间人人心独坐 第六百零六章 出言便作狮子鸣 【赔钱之变】 可怜晴朗,遇见赔钱,仅是气势而言,就已经输了,在论打架如何去赢,甚至赔钱都不用出全力。这一点更是心有戚戚然。想幼年之时,与人动手,还未开战见凶恶之人,便已输了,在到真正动手,每次出拳出脚深怕重了,打出一个好坏来,拳脚气力自然就弱了几分,可对方哪管,于是次次惨败而告终,真真一把辛酸泪。 赔钱之恶,打架属其次,威胁之言以后...


樱酱酒铺★杂谈之--烟火绚烂,春风独坐

樱酱酒铺★杂谈之——烟火绚烂,春风独坐 万事纷杂如烟火绚烂,幸有书斋一隅可以独坐,晒暖阳沐清风,心境得归零。 陈平安,忙得很。忙着练拳炼气,忙着卖酒开局,忙着题字刻章,忙着记账查账,顺便忙着谈恋爱。 可是曹晴朗看着陈平安愣神的模样,却是刻下了极温柔的一句“先生独坐,清风翻书”。独、而不孤,内心澄净而祥和,像极了初见。那时曹晴朗还是家人俱在的孩子,陈平安是客人,一翻书页,就不知...


第六百零四章 与谁问拳,向谁问剑

第602-604章 看点汇总 有张有弛,度过了断更小长假的我们迎来了三章两万多字的更新,内容较多,本期看点将分点来写。行文多有疏漏,还望大家海涵。 【贴心棉袄小裴钱】 一夜未眠。裴钱到达四境巅峰。修为再登上五境的崔东山则是与裴钱无话不说,日月轮转,山脉变迁,甚至还有古老神明的故事。也有半死不死人,便是如老秀才合道天下那般,为人间俯首甘为孺子牛。 裴钱作为落魄山山主的开山大弟子,在...


樱酱酒铺★同人篇 风歌染清音

在剑气长城之上,陈平安收到了来自徐远霞寄来的一封信,是他一个世交好友的故事。只是看故事的开头,就知道是个注定不太好的故事。可是陈平安想到那不久之后的大战,他决定,给身旁的这群小屁孩们,讲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至于结尾,自然是改动过了。 在小小宝瓶洲的鹂声国。慕容家跟凌府是世交,慕容家也与凌府有一桩娃娃亲。就如同那些小说故事一般,转眼,慕容府的女儿就到了15岁的年纪。 慕容琴受父母之命,去凌府见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