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穷酸秀才惹人笑 文章收录总数:75

我有故人归,轻叹叩心关

《喂?听到了吗,我在等你》 黎明的曙光撕破夜的黑暗,第一缕晨光点亮寂静的村庄。 群山之上,少年远望,他所思念人,隔隔在远方。 回首在向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若干年前,豆蔻少女,一犟一笑,深入人心少年郎。 轻轻叩关,有一佳人住心房。 命运带走了他的时间,却把你带到他的身边。 少年郎,莫悲伤,回头望去,她在你身旁。 愿你归来时,仍是少年郎。———...


【剑来书评】剑来同人--《楠儿,我们回家》

“高姑娘……” 年轻男子赶紧摇摇头,换了一个称呼,“高小楠,我喜欢你。” 年轻男子对面的女子故意说到,“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 年轻男子便扯开嗓子喊了一句,“高小楠!我喜欢你!” 年轻女子问道:“你谁啊?” 年轻男子笑容灿烂,再没有半点胆小,意气风发道:“全天下最喜欢高小楠的男人,李轻侯!” 他知道,相处一段时间是最好,去她的家乡看一看,再去见见她的朋友,到时...


【剑来书评】剑来同人之小七篇--《剑在,就够了》

剑来同人之小七篇——《剑在,就够了》 流霞洲江陵国是个西地小国,鸟不拉屎之地,朝野上下,都穷,以至于皇帝都没办法派遣官员按时祭祀五岳神祇,所以就有了礼、户两部官员不上山的说法。 可能是朝廷不够礼敬五岳山主的关系,加上地方祠庙稀疏,香火不盛,江陵国市井乡野常有妖魔作祟,故而常有别国真人、高僧游历山水,救民于水火。只不过这些在地方上颇为吃香的高人,从来走不进江陵国的真正权贵门庭,没办法,扣...


第五百四十五章为何敢怒不敢言 不正经的叨叨叨

◆大不吓人的孙道长 ①青冥天下前十人,极有可能是玄都观观主,十四境保底。 ②这一脉是远古道门剑仙,孙道长的师弟受了道老二倾力一剑而死(道老二在青冥自家天下,外加仙剑加成,十五境实力应该是有的),孙道长的师弟牛的一塌糊涂,而且看起来是个讲道理的人,可惜身死道消,侧面烘托了道老二的实力强。 ③孙道长的师弟有一点点可能在走三教合一的路,从玉璞境妖物的熟读三教典藏猜测的。看到孙道长的师弟被道老二打死...


第五百四十二章猜测贴 不正经的叨叨叨

开始以前跟大家打个招呼, 大家好,我酸秀才又来了! ◆拎起一条线 ①首先,陈平安为什么来到“天下洞天”遗址。 答曰:为了改变自己,为了不再莫向外求,为了不成为下一个齐先生(他不能辜负齐先生的期望),为了更好的明天,为了更好的对待善意。 ②心性的改变路程。 答曰:从一开始的莫向外求到认识齐景龙这个同道中人,陈平安慢慢的在改变自己,从不求人到不客气,他认识到了自己修行路上的心性缺陷(本...


(伪!)第七百三十一章 镜花水月照人心

水月洞天位于青冥天下,不同于其他洞天以天材地宝地杰人灵出名,水月洞天在三***洞天中算是最为普通的,但却是诸多洞天中最为特殊的存在,原因很简单,水月洞天只有修士,且人人皆会“镜花水月”之法,又以仙子居多,故而又被称为修行者的“消金窟”。 若是问这四座天下哪里美丽的仙子最多,那么一定是水月洞天,没有修士会怀疑这个答案,只因这是几万年的常识。 在水月洞天内有张榜,名为“国色天香”,记录着...


剑来物语--《道理,只在剑鞘里》

浩然历十三万四千五百二十一年,距离浩然天下击退妖族已经过去两千年整。 两千年前,蛮荒天下举一座天下之力攻打剑气长城,剑气长城被破,浩然天下民不聊生,九大洲一半落去妖族之手,不知为何,儒家文庙里的圣人却迟迟未现身。 百年后,浩然天下再次落入人族之手,只是这次,儒家渐渐没落,失去了统领者的身份,渐渐活跃于学堂之上,大隐于市。 术家后来居上,联合法家、农家、商家成为浩然天下三...


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无邪即从容 久违的叨叨叨

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无邪即从容 久违的叨叨叨◆《大部分人最关心境界问题》①火龙真人说最得意不是十境、十一境、十二境、十三境练气士,最大的可能就是失传二境的十四了。②火龙真人飞升境巅峰,跟浩然深渊那头同境妖族打架八二开,强的不讲道理。③火龙真人两巴掌打死十二境剑修,俱芦洲第一修士大概就是他了。④张山峰成长上限在失传二境,以后很大可能超越师父火龙真人。⑤注:火龙真人一脉属于中土龙虎山下宗。◆《张山峰、兵...


人间物语--《江湖一碗酒》

有人说,江湖像一池潭水,深不见底。有人说,江湖像一条小溪,清透无比。有人说,江湖像一片海洋,无边无际。 我觉得,江湖像一桌饭菜,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有人问,什么是江湖? 我觉得,江湖是生活。 有人问,江湖在哪里? 我觉得,只要有人,哪里都是江湖。 少年时,我们憧憬江湖,觉得江湖是侠义,幻想着长大后惩奸除恶,与大侠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便是孩童心里的江...


青春物语--《叶红了》

她趴在桌上画着风景,我在旁边看着她,墨水装饰了画卷,她装饰了我的心房。 她转过头,他吹着口哨装作看风景,她展颜一笑,他如痴如醉。 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抚摸她的长发,奶香的味道扑面而来,他傻笑着,她略带娇嗔瞪了他一眼。 夕阳下的草地上,他躺在她的膝盖上,无比满足。 她看着如孩童般的他,眼神温柔。 两片温热的嘴唇吻在他的额头,她羞红了脸颊,他目瞪口呆。 他骑着骏马,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