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穷酸秀才惹人笑 文章收录总数:75

《悲伤奏鸣曲》

——穷酸秀才 夜静三更未入眠,低头自饮竹叶青。 月洒竹林似银霜,不知几多梦中人。 我自狂歌向天笑,飞扬跋扈为谁雄。 山河颠倒故人居,唯我独醉或众人? 生之坎坷,死之不舍,独忆往昔及冠年。大雪纷飞伴汝旁,若雪之不停是否两人至到白头? 活之心酸,心之悲伤,不足为外人所道也。奔走山岳,游历大江,心胸开拓似南唐。 ...


《碧水深潭有龙吟》

——枷锁篇 䍭镡大森林深处,两男一女急速奔跑中,背后有一巨兽“杌蚧”在三人身后穷追不舍,凶险万分。 “师兄,师姐,一会我去引开杌蚧,你们趁乱逃跑”,三人中看起来最高的年轻男子喊到。 “师弟,你带着师妹走,我去引开它”,一个魁梧的男子沉声道。 瘦弱男子停下脚步,反向奔跑,嘶喊道,“走啊!你们快走!走!” 带着一种决绝的神色,瘦弱男子冲向杌蚧,用...


第四百七十二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

◆第一部分①老剑圣跟陈平安再次重逢,差点认不出来,只是老剑圣更苍老了,也不佩剑了。②老门房将一桩糗事说的很自豪,传出去就是一桩天大的美谈,有出息的陈平安!③世间真话很假,假话很真,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④楚濠果然死了,韩元善替代了楚濠,并且跟剑水山庄有了一场隐秘买卖。⑤老剑圣舍了剑水山庄,变的越来越苍老,还没有破镜,已经让陈平安开始怀疑山庄遇到了麻烦事,老剑圣又不会麻烦他,所以他只能旁敲侧击。...


《光阴流水见故人》

——剑来同人篇 郦珠洞天,有一人独自走在熟悉的小镇上,年轻男子着白袍,背着一把古剑,束发别簪,簪子上刻着极为动人的八个小字,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像是一位读书人。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小镇上,不知不觉走到了小镇的学塾外,屋内响起醇厚嗓音,“日出有曜,羔裘如濡。” 随后便有一阵齐整清脆的稚嫩嗓音响起,“日出有曜,羔裘如濡。” 他抬头望去,旭日东升,煌煌泱...


第四百七十一章 听说你要问剑

◆第一部分 ①大隋山崖书院游学之路,人人朗诵《劝学篇》,据考证,这是荀子著作,剑来里的老秀才就是以荀子为原型,老秀才曾说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也是《劝学篇》的内容,所以《劝学篇》应该是老秀才的著作了!——内容考证来源百度和山外小楼♂。 ②小宝瓶还是和书院学子显得格格不入,齐先生的嫡传弟子,学问没的说,就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山崖书院曾是大郦读书人的圣地,茅小东至今在大郦桃李盈朝,名声极好。杨花也...


第四百七十章 没见过半仙兵?

◆第一部分 ①一位梳水国莫名的武林名宿,看陈平安看不出深浅,只把他当普通人,井底之蛙而已,不仅如此,还是个老色鬼。 ②陈平安吃早点,店主的反应让人忧伤,试想来人不是陈平安,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当然没有本事忍让是对的,就看崔瀺的一洲之法立不立得起来了,立起来好事一桩。 ③俱芦洲民风彪悍,不愧是抢了皑皑洲那个北字的地方,相当不讲理。。。 ④陈平安祭拜沈温情理之中,他从来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沈温的...


第四百六十九章剑气如虹人在天 总结

第四百六十九章剑气如虹人在天 总结◆第一部分①陈平安御剑来到朦胧山,朦胧山的脊梁骨早就被大郦铁骑和武秘书郎打断了。(剑修,师刀房,赊刀人,法家修士,山上四大难缠鬼),剑修作为山上四大难缠鬼之首,杀力大,跑得快,如今朦胧山人心惶惶,一盘散沙。②梳水国那位功勋卓著“名声在外”的将军,应该是在梳水国宋雨烧老剑圣山庄被陈平安绑了的楚濠。(详情在二百四十五章)③洞府境女子供...


第四百六十八章御剑去往祖师堂 总结

第四百六十八章御剑去往祖师堂 总结◆第一部分①陈平安南下彩衣国,来到当初和徐远霞遇见的低矮山脉,此处终于没有了阴煞气息,不得不感叹齐先生的山水印威力,霸气!②杨晃夫妇还有老婆婆都没变,真好,杨晃二人因为环境,因祸得福,被山水印改变的环境是二人蜕变契机,妇人莺莺也得以恢复原先样貌,修为还破了一境。杨晃比起之前做伥鬼好了太多,只是没了锦绣前程,他不悔。这种爱情,很美好...


第四百六十七章飞鸟一声如劝客 总结

第四百六十七章飞鸟一声如劝客 总结◆第一部分①朱敛和魏檗这对好友,下棋也能下到一起,猜测两个人都曾为那痴心人,所以才能走的这么好。魏檗下棋极有分寸感,做神灵也是如此,可为不可为,了然于心。②粉裙女童和青衣小童这一对活宝,前者是那芝兰曹氏藏书楼的文运火蟒化身,后者血脉特殊,祖脉跟陆沉还有点关系,都不简单。两个活宝给自己取了名字,青衣小童陈灵均,粉裙女童陈如初,粉裙女...


第四百六十六章收武运吃珠子 总结

第四百六十六章收武运吃珠子 总结◆第一部分①对于石春嘉的两间铺子,陈平安一开始是有愧疚的,觉得占了人家的便宜,后来做生意习惯了,就懂了,人情归人情,买卖是买卖,只要石家不傻乎乎的反悔收回铺子,这份香火情会随着陈平安的崛起越发贵重。②一把年纪的陈姨,从郡城搬回了小镇,外面的宅子再大,始终是冷冷清清的,人老了讲究一个落叶归根。陈姨看着有了出息的陈平安老泪纵横,老人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