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瀺告师弟书

前几次看,不觉如何,如今读来,鼻子一酸。那封信,在陈平安心湖浮现片刻,就渐渐消逝。 与此同时,心境中的日月齐天,好像多出了许多幅光阴画卷,但是陈平安竟然无法打开,甚至无法触及。 可那封信,陈平安相隔多年才打开。 “不单那个被锁在阁楼读书的我,不单是泥瓶巷孤苦伶仃的你,其实所有的孩子,在成长路上,都在使劲瞪大眼睛,看着外边的陌生世界,也许会逐渐熟悉,也许会永远陌生。 陈平安,...


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已千年,一转眼1800年后……

落魄山,青峰缭雾之间,周护法踏云巡山。 已是落魄山老老太上祖太奶的周米粒周右护法,依旧是每天巡山,以前是每天肩杠金扁担,手握绿竹杖每天雷打不动的一日三巡山,现在是为后生们暗中护法再巡山。只是昔年的金扁担变成的右手上的金手镯,绿竹杖变成了头上的绿木钗。两样皆为上仙法宝。 已是十六境的周护法,一人三合道,十四境合道落魄山。本是水裔出身,十五境合道天下水陆两运,十六境又...


白玉京,师兄弟解析

骊珠洞天大局已定时,陈平安安全离开,去往倒悬山,陆沉曾经带着贺小凉走了一趟光阴长河,推演陈平安的诸多人生道路,看遍人生百态。陆沉不知道的是,他看到的光阴长河,其实并不准确,齐静春作为坐镇圣人,其实截取过一段光阴长河,甚至有可能动手修改过。所以齐静春曾经说了四个字“不过尔尔”,意思是你陆沉的道法不过如此。 问剑托月山之后,崔瀺的一系列针对陆沉的“阴谋”,让陆沉差一点身死道消。当心有余...


第九百三十九章章尾简答:两对师兄弟,自欺非无理

本章尾归结起来有四个问题。一是神性平安是不是天庭共主?答:不知道。平安肯定不是,纯粹神性没有明确说前,我依旧倾向于不是,好像本章前面白玉京两位也提了不是,只是依照描述看,在平安身上重现了一场神人之争。一如万载前,斯天庭共主。天行健而非“天”行健。二是神性平安是如何被囚,答:不知道。具体过程也猜不出来,只能根据描述,知道是遗忘为囚笼,炼字避去道家的道理文字为心关禁锢,属实牛批。但隐患同样,被破除自己...


齐先生的死实属无奈,陈平安动手陆沉必死。

所以说齐静春的死大概就是为了,将骊珠洞天最后的一批的天才,也就是“一”的候选人护住,并助力推出去。先说陈平安的“一”是如何被抓住的。齐静春和杨老头肯定都明白骊珠洞天的最大机缘,那个“一”可能会在最后的这批天才其中,只是下注各有不同。杨老头是在可能性最大的下注最多,也就是马苦玄,其余的都有分配。齐静春则是注重那个“一”的品性,会不会这个新的天庭共主,与那旧天庭共主仅是有新旧之别,如是这般,那么这五座...


齐静春之死

1.齐静春进入骊珠洞天,一开始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避祸。三四之争之后,文圣一脉无处安放。文圣自囚功德林,神像被搬出文庙,学术被禁,亚圣一脉全面管理皓然天下。大弟子,崔巉叛出,远走浩然天下最小的、也是最没存在感的宝瓶洲。二弟子左右,练剑,远走海外,茫然而左右蹉跎 ,一心练剑,不近人间。三弟子,齐静春跟随崔巉到宝瓶洲,创山崖书院,为崔巉的事业,培养人才,也是为师兄打辅助。四弟子,刘十六,远走西方佛国。...


浅谈小镇的布局

随着最近几章线头的重新提及,最开始小镇的坑也重现天日,在此谈论自己的观点及看法。有很多不足还望见谅!说白了就是,齐静春本来有望合道三家,立教称祖成为15境,但只是有可能,难度极其的大。道老大呢,也看出了这条道路,深知其坚辛,况且齐静春走在前面也不一定就能最终登顶,所以即便知道前面有人也有心迎头赶上,做那君子之争,双方还可以互相砥砺前行,最终分个胜负。来到小镇的齐静春意外的发现了陈平安,觉得他才是真...


《先生卖我几斤仁义道理》

陆沉站起身,微笑道:“明白了。经此一别,山水迢迢,你我各自……怎么说来着?”陈平安说道:“我行我素”。 陆沉双手拢袖面无表情,目视前方道:“明白了,那就我行我素?那白玉京逍遥道人,就在南华城静候陈山主了。”几乎就在同时,北俱芦洲羊肠宫的一只小鼠精坐在门槛上合上书,站起身时身上已然出现一件道意沛然的法袍“金醴”,向前一步跨出,瞬间跨洲,来到梦梁国黄粱派的山顶。青冥天下,白玉京道老二站在白玉京顶...


剑来写作套路之我见

1.陈平安的文圣关门弟子陈平安作为关门弟子,必须为文圣一脉收尾。修复文圣老先生的三洲合道之地。为大师兄做宝瓶洲事实上的话事人,大丽王朝事实上的国师。为齐静春报仇。为左右、为刘十六,两位师兄,提供文圣一脉的到场二位师兄不再无根浮萍,而是可以有一个小师弟的山门,能为师兄们的弟子们都可以修行。陈平安更大的作用是,为文圣一脉的话事人,无论是李槐,还是林收一,或者吴苑,都给文圣一脉的再传弟子们,提供庇护。这...


(伪)剑来人物志--周澄(憋了半年憋出个啥?)

怀念是一首潦草的诗。  女子周澄依旧在荡着秋千,哼唱着一支晦涩难懂的别处乡谣。  是很多很多年前,她还是少女的时候,一位来自异乡的同龄人教给她的,也不算教,就是喜欢独自坐在大家不远处,自顾自哼着曲儿。她那会儿没觉得好听,更没想过学。练剑都不够,学这些花里花哨的做什么,只是听的多了,就会了。 那是一个极普通的下午,一个更普通的剑气长城的陋巷,那个小名叫做秋千的女孩正巧抬头,就看见了巷口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