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行动之乌衣巷.朱雀桥

康乐,歇歇吧。一个妇人对着正在院子里练习六步走桩得冯康乐道。娘,我不累。你看,现在我每天都能练一千多拳了。陈先生对我爹说,如果我练过一百万拳,就能像他一样厉害得。康乐娘亲一边乐呵呵的看着儿子,手里缝补着衣服。心想,那个陈平安真是个好人,教儿子识文断字不说,还教拳法,最重要的是康乐爹去了小酒馆当那面案师傅,是长年工啊!银子挣的多,这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还有,自家男人做的阳春面是给那些剑仙吃的,都夸...


《剑来番外》李宝瓶游记

一场秋雨淅淅沥沥,路上行人来来去去。一位布衣少年郎坐在酒楼二楼的窗前,心中的愁绪随着路上行人走远。桌对面的红衣姑娘看着他,心中难免有些默然。想着开口安慰几句,可是又觉得没啥用。刚经历了死别,现在又要生离。 红衣姑娘等着菜上齐了,又开口问店小二要了一壶烧酒,把两个酒杯都斟满酒。看着他还是没有反应,无奈道:“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回去吗?” 布衣少年轻声道:“李姑娘,我要送我师傅...


我见之魏檗如见我

从烽火上一部雪中追到剑来,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也记不清楚,就像我这几年过的,追名逐利,起早贪黑,直到现在摔了大跟头。 人确实是在万事不如意的时候才最清醒。 以前看烽火,喜欢,但要说有多喜欢,没有到拿出来与人说道的地步,就是晚上躺床上,拿出手机看一眼,更多时候就是点开看看章节名称,或有打开贴吧瞅两眼大家伙的讨论,不是不想耐心读下去,工作太累,有限的业余时间还要求发展,专业书一本接着一本,没有...


《剑来人物随笔》之哑巴湖大水怪

哑巴湖大水怪 宝相国是个小国,州城以南,有一处方圆上百里的黄风谷,过了黄风谷,再往南边穿过两座城池就能到那牵勾国了。 牵勾国是宝相国为数不多的书生士子向往之地,据说在那边一旦考**名,就能富贵在天,达官贵显。 寒门书生为功名,自古使然;因果注定皆缘分,天地难断。 客商马队,士子僧侣,剑客镖局…都要经过一座叫哑巴湖的地方歇脚补水,湖水常年平静无大浪,雨季旱季,...


落魄山揭秘四--剑灵传

剑灵传 剑灵者,生于天地之间,汲取日月精华。时天下人神妖魔共存于世,神道自诩天道。视人为蝼蚁,豢养食之香火以为继 。有剑主生于神族,得剑灵认主,杀力高于天际。曾于天门外力战神族天帅,胜之而慑众。剑主仁慈,怜人不易而授之于剑道。星星之火,始之于此。 初之剑修心澄意坚 ,一眼大道,天地无拘。亿万人族悠悠万载,一朝剑成,亦可燎原。长剑起于人间,问剑于苍天,誓为后世开...


火车路漫漫

火车路漫漫,睡不着怎么办。起来吃泡面,火腿肠加蛋。肠蛋已吃完,在吃方便面。到底怎么办,我还想吃饭。啃完面包片,睡意愈阑珊。对窗听风晚,车驰人未还。车上还有电,打把农药战。诗来!我欲问天安,丹青书肝胆。长戟横京观,乘风射可汗。白发拒雪原,一骑当万千。汉旗迎风展,昔年犹少年。红颜舞蹁跹,儿郎毅赴边。提首三千贯,提督换酒钱。万里江山画,大漠南归雁。十年复十年,铁衣照月寒。霜雪履鬓斑,披甲且死战。老骥心益...


第*****章 三拳三棋又三辩(II)

(今个无更,接昨天继续。)龙泉郡最近雨水较多,黄湖山的大湖水位大涨,陈灵均借着雨水修行进展神速,每天要花十个时辰炼化那只龙王娄,估摸着炼化完成就要去往那座陌生大洲。祖师堂的建立给了陈灵均很多触动,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有这一天,磕头敬香的事,跟以前自己和那位水神兄弟把臂碰碗有大不同?在这位御江小白龙眼里,就是左护法看右护法,一样傻。实际一旦设身处地,陈灵均反而有些心慌,莫名的紧张,倒不是三幅画像不用一...


不正经读书笔记--601章 赔钱的小钱袋子

收到陈董事长的通知后,落魄山马上着手组建远赴剑气长城的考察团。考察团一行共计四人,裴小姐和曹公子是此次慰问的主力。由藕花分公司顾问仲秋带队,集团独立董事崔东山提供安保支持。 近日,一行四人到达了倒悬山。一.文武全才老厨子,藕花福地真仙人闲来无事,崔东山对赔钱说了一桩秘事。直言朱敛不但牛批吹得好,也曾是满腹经纶编攥史书的夫子,写得一手好字,只是书被某老道给偷偷霍霍没了。赔钱对此嗤之以鼻...


第*****章 三拳三棋又三辩

第*****章 三拳三棋又三辩一重山,二重天。谁要是不喜欢秋天,谁大概就不那么喜欢生活,尤其是这温和的秋日阳光,那么灿烂。陈平安今天心情大好,因为范大澈心情大好,好心情想自己独吞都做不到,只能乖乖拿出来与朋友分享。范大澈破镜了,正式成为响当当的金丹剑修。宁府的斩龙台凉亭,陈三秋举起酒壶,是酒铺一颗雪花钱的青神酒,自从朋友范大澈加入宁府的演武,陈三秋就立誓“大澈不破境,不喝神仙酒。”这是陈三秋坚...


[剑来笔记]平安一脉总动员

1.小崔入山小崔就要入剑气长城了,林君璧会被教做人,说文圣一脉没有香火可言的人也会付出代价。重头戏并不在这里,而在崔和左右,两个大师兄的会面。以左右修为,不至于感知不到崔。如果崔不入倒悬山,证明他不敢见左右。现在二人必有会面。那么一门心思的现任大师兄如何看待这位叛徒,说什么,又做什么,才是重头。崔对于曹指教而不亲近,并不全是不喜欢,若是教了所问之外的东西,有带坏师弟的嫌疑,面对裴钱,他也不愿和曹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