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蛇灰线解析剑来世界(儒家)

草蛇灰线是剑来大纲和章节内容。世是时间,解析剑来的过去、现在、未来。界是空间,解析剑来的大千万象。竖穷三际篇纵论,这一篇开始横遍十方,从儒家说起。共分儒家大道、人物原型、三四之争、平安修心、未来走势五部分。一. 儒家大道题记:儒家圣人的标准之一即“为人民服务”,“俯瞰人间,善待人间”的文圣是个好公仆。穿越到剑来世界找工作,建议选佛道,儒家太累。【圣人公仆】儒家最高成就是成圣,由“仁”始,通过“明明...


草蛇灰线解析剑来世界(竖穷三际)

草蛇灰线是剑来大纲和章节内容。世是时间,解析剑来的过去、现在、未来。界是空间,解析剑来的大千世界。这一篇讲时间,竖穷三际,包括神道时代、蝼蚁造反、三教时代、末法时代、未竟问题五个部分。一. 神道时代题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所谓永恒之光阴滞缓】神道时代大道至简,神祇在上,下皆蝼蚁。一代代的蝼蚁生不满百,以香火供奉神祇凝聚淬炼金身万万年。神道时代接近永恒状态,神祇蝼蚁都认为未来...


草蛇灰线解析剑来世界(竖穷三际)

草蛇灰线是剑来大纲和章节内容。世是时间,解析剑来的过去、现在、未来。界是空间,解析剑来的大千世界。这一篇讲时间,竖穷三际,包括神道时代、蝼蚁造反、三教时代、末法时代、未竟问题五个部分。一. 神道时代题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所谓永恒之光阴滞缓】神道时代大道至简,神祇在上,下皆蝼蚁。一代代的蝼蚁生不满百,以香火供奉神祇凝聚淬炼金身万万年。神道时代接近永恒状态,神祇蝼蚁都认为未来...


醉里挑灯看剑(情)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雪中的经典名言,烽火不愧弄情高手。上一篇谈侠,这一篇说情。第一章【不知所起 不知所栖】「如云似雾」“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是诗经情诗的压卷之作,烘托了一个迷离浩渺的境界,言有尽而意无穷,说不清又道不明。宁姚心属泥腿子陈平安,黄蓉钟情傻哥哥郭靖,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如云似雾,飘渺无痕。人逃不掉...


醉里挑灯看剑(侠)

男人醉了爱做梦,梦中有一个江湖,江湖中最大的侠是自己。《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场,马小军有一段经典独白:“我最大的幻想便是开战,因为我坚信在新的一场世界大战中,我军的铁拳定会把苏美两国的战争机器砸得粉碎,一位举世瞩目的英雄将由此诞生,那就是我。”这是多数男人一生中都会至少做一次的梦,不会成真的美梦。【萍踪侠影】梦中的侠曾经真实存在过,黄金时代是春秋战国。司马迁在《史记》 “游侠列传”中称赞朱家等侠士品...


醉里挑灯看剑(序)

古龙忌日,蜗在库斯科的小酒馆蹭网,想起人生第二本书《多情剑客无情剑》。第一本是《侠客行》,金庸去年也厌倦了这座江湖,武侠时代早已垂下的大幕,掩上了最后一丝残留的微光。只言片语略致敬意,也作为下一个系列的序。【侧身天地一无言】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笔名金庸。武侠系列始自1955年的《书剑恩仇录》,封于1972年的《鹿鼎记》,“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唯一遗漏...


挑灯看剑章评(667 簪子)

陈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后世将这一天定为剑来世界教师节,LOGO是传承了三代的白玉簪子。一、师道天职「陈韩师说」韩愈,后世为“唐宋八大家(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之首,《师说》一文流传千古。667章,陈老师化身韩老师,为躲寒行宫的孩子们上了人生很重要的一课。“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陈老师讲述了师道天职。「师说解惑」“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所有人都有不明白的事,老...


挑灯看剑章评(666章 肩头和心头)

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天上月该告别时就告别。肩头心头,拿起放下,陈平安该亮剑时就亮剑。一、【云卷云舒】「有去有留」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人生就是聚散,古龙说:“你走,不送。你来,我迎,无论风雨。”因为,相聚终有分别,分别不一定再相聚。天上月一卷该收束了,这盘大棋快要收官了,剑气长城有去有留。「弟去兄留」当哥的永远不放心老弟,最年轻的仙人境大剑仙米祜,用战功换兄弟活路,准备把玉璞境米裕送去落魄山。当...


挑灯看剑章评(665章 不是书中人)

有人写书,求田问舍,不看。有人写书,讲讲故事,看看。有人写书,吐露心声,我用心读。一、【烽火心声】「三魂七魄」用心写书的作者,会在主要人物身上投注自己的三魂七魄。剑来世界的主要人物,各自代表烽火性格中的一个面向,如璀璨群星组成浩瀚夜空,陈平安和阿良是当空日月。只有主角和个别配角出色的书,似只有少林武当的江湖,五岳、峨眉、昆仑等奇峰耸立的天下才有意思。剑来群像合为一处,就是烽火心声。「群星灿烂」老秀...


挑灯看剑章评(664章 两位剑客)

一、【关于生死】「吴承霈终于开口道:“听米祜说,周澄死前,说了句‘活着也无甚意思,那就死死看’,陶文则说痛快一死,难得轻松。我很羡慕他们。”阿良说道:“确实不是谁都可以选择怎么个活法,就只能选择怎么个死法了。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好死不如赖活着。”」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这是所有人的问题。选择死,可能是牵挂的人已不在,活着无甚意思。可能是心有愧疚,痛快一死,难得轻松。英雄,可以为某个理由死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