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典故百科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出自《论语·学而》,这句大家可能不太熟,但“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大家一定很熟,没错,就是出自这篇。除此之外,“吾日三省吾身”“巧言令色,鲜矣仁”等名句,也皆出于此。至于这句话,是要君子致力于根本,正本清源。“濠梁”,“濠”古水名,淮河南岸支流。“梁”桥也。当年庄子和惠子正是在濠梁之上,做出了著名的“濠梁之辨”,“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停云、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典故百科

“往事可追可忆”明显出自唐代李商隐的《锦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是千古名句,大家都熟,就不再多说了。而鹿角宫女祖师的那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则出自清代纳兰性德的《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很多神通广大的书友都把它扒出来了,这是纳兰性德悼念亡妻之作,这句上一句是“赌书消得泼茶香”,其中赌书二字又有另一番典故,说的是李清照与赵明诚的闺中趣事,纳兰性德以此形容自己与妻子曾经也如此的感情...


【解密贴】佛家在哪里【1】

一. 潜伏题记:九卷五百万字,儒道大佬基本弄清了谁是谁,祖妖也露面了,佛教人物明确身份的一个没有,就像大纲F4中唯一神隐之鸡汤和尚的飞龙,云遮雾绕,见首不见尾。剑来世界,最神秘的佛教像《潜伏》工作组,此章隆重介绍老中青三代主演。【老谋深算】《潜伏》工作组打入骊珠洞天阵营的老年组男主角代号“姚老头”,隐蔽无痕,动作无声,影响深远,最牛的是善始善终,大劫之前悄然羽化。姚老头授徒走的是世外高人的典型路数...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临兵斗者

这条陆地龙卷般的通天剑阵既大且高,隐约仿佛把蛮荒天下的苍穹和大地连接起来,剑道气运冥冥中受到牵引,在天地之间以此龙卷为通道,自行循环往复起来,生生不息,蔚为壮观。阿良双手掐腰,摆出一个自认为风流潇洒的姿势,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打量着不断爆发出阵阵低沉雷鸣的剑龙大阵。 阿良频频满意点头,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拼命逃跑的妖族大军听到此言后人仰马翻...


望安

枫林亭晚,斜阳影寒。金戈交击,千里烽烟。园林水月,鼓瑟清欢。陋巷孤贫,大苦无言。谲诡朝堂,权谋轻断。铁骑长驱,临高思远。幽幽水流,滔滔江岸。森森兵甲,长歌未还。新妇望庭,泪已阑珊。征夫语月,月语江南。水汤汤兮,谁人顾盼。草离离兮,号角声残。中流击砥兮,江山谁看。势如破竹兮,故国谁安。汗牛充栋,青史书卷。凿壁有光,悬梁案前。儒道墨法,是非方圆。文人泼墨,武夫斩鞍。漫漫长卷,万里河山。长歌壮志,墨笔三...


站在剧情的转折点上,关于陈平安的林林总总

烽火把陈平安放下,搁置了剑气长城的战争,转回头写落魄山,写裴钱、顾璨、李宝瓶的成长,圈子内爆发了新一轮的质疑。我原本也有些费解,如果是双线剧情的话,脱离主角不该这么久,也不应用这么多笔墨。直到第655章,王朱出现在真珠山前,向宋集薪解释她的选择。当事人亲诉当时的情景,骊珠洞天发生的事要揭晓了。有一个真切的感觉,原本次第展开的世界,不要说青冥天下,就是浩然天下,陈平安也只走过3个洲,好像就突然到了一...


644章 下城头 用意尽崎岖

644章 下城头 用意尽崎岖陈平安接任隐官一职已经一年多了,这个时间点跨的很快,开战之时是夏天,也就是说如今至少已经过了开战第二年的秋天,上一章还说到今冬无雪,两章跨度至少大半年,也就是书友等阿良只有短短的两天,陈平安已经等了大半年了,这是个时间点,简单说一下。这里用“下城头,用意尽崎岖”做标题,是想起陈平安在北俱芦洲秘境时用过的一个章名“眼中万少年”,城南杀妖虽然有很多剑修盟友,并非当初的舟中...


《阿良列传》

《阿良列传》孟家犬子良,黄花故里人也。少时多游草莽间,天下不闻其名也。阿良恣意,常不遮口,邻里皆恶其不礼,慕其风采,不得为友恨亦憾。后遇秀才,良多不及,引为知己,多有狼狈之事。夫青神山里二人转,陋巷小街一拍言,不觉光阴也。友有四徒,当为弟子,教崔巉圣贤,传左右剑术,戏静春年幼,与大个斗法,文武双全,流连人间。秀才不公,崔巉不义,阿良一怒为金兰,拳打君子,剑劈贤圣,远行倒悬山,转忽百余年。刀做剑,酒...


《剑来人物随笔》-好人遇美景,佳人一心澄

好人遇美景,佳人一心澄世人都传在最美的时候遇见是一生的幸运对我而言在遇见他以后才有一生最美的留恋时光五陵国的茶花古道竹箱旁的青衫少年幂蓠虽遮住我的脸庞目光却把他细细打量早忘了心底的隐隐慌慌呸,如我这般怎能一心二用失了那郎君模样篝火光,映脸庞小棋盘,在心央夜幕月色在上千层鞋底在下一前一后荒山野岭天大独我两心小的已快盛不下他烦死人的好人哟隋家玉人就这么可怕?我一直想陪你走到天荒地老赏遍沿途美景与遇到的...


《剑来人物随笔》-大道四方,不避方圆

《剑来人物随笔》—大道四方,不避方圆风云变动,天地变色。陆抬收起折扇,跳上栏杆,大声笑着,向陈平安离开的方向挥舞双手,可惜陈平安注定是一个字也不会听到了。天地变换,气息翻转,这是类似光阴长河的通天手段,其实陆抬作为中土陆氏的一门俊彦,并非他告诉陈平安的所谓混不下去,自然是经历过光阴长河的洗刷的,而且不止一次。最记忆犹新而又念念不忘的是那次跟随祖师爷神游天际,不看人间灯火,只看斗转星移,真正的星辰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