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浩然天下如此被动?

目前来看,本该是同一等级的浩然天下和蛮荒天下,在这场大战中,浩然天下显得十分被动,万年以来,别说反攻,甚至一直借助剑气长城抵御。个人猜测,在两个天下真正火拼的时候。会出现类似于辰东的完美世界里面的两个天地碰撞,规则紊乱,像14境这种跟天地之间一般都建立有联系,尤其是儒家圣人这种大道寄托于天下的情况下战力应该会大打折扣。这也是最得意和白泽显得如此重要的因素之一,这两个人不属于儒家教义,应该不会受影响...


陈平安,你死期已至!

自剑气长城上次大战以来,妖族攻势逐渐放缓,剑气长城的剑修们便松了一口气,倒悬山见此便也就再度放开了去往剑气长城的通行。早早有一汉子便在叠嶂酒铺里自饮自斟想着剑气长城再度有游历来此的游人之后又有三人惹了不大不小的趣事。早些时候有一隋姓的女子金丹剑修来剑气长城砥砺剑道,那女子面容冷峻,腰间佩戴着一把名字极为好听的长剑“痴心”;来到剑气长城之后也未像其余剑修一般寻找住所而是先去酒铺喝了一坛“青神山酒”之...


五百九十六章章节思考

■将某些事刻在心里,与自我苦苦周旋■章节综述陈平安对十大剑仙的过往进行复盘、“妇女之友”齐景龙洞察倒悬山大阵、白首心性贵真、边境背叛浩然天下并与大妖有所谋划、金甲洲女子武夫欲问拳陈平安。■长城最高层战力复盘陈清都:万年以来陈清都皆不曾倾力出剑,换一个说法就是万年来妖族不曾倾力攻城,作为默契,陈清都出剑克制董三更:尚在阿良之上,因董观瀑一事蛰伏不出 阿良:飞升,随时会降临剑气长城 隐官...


云窟同人文--裴钱战白首

你们要的裴钱打白首我一进来就看见裴钱在打白首(划掉)白首是自己上楼梯踩滑了摔了(正确)白首看着那三颗小脑袋,喊道:谁是姓陈的开山大弟子!裴钱吓了一跳:这是仇家来寻仇了吗?大白鹅也不在,怎么办…。暖树说:要不我去找朱敛或者山神去了。周米粒:阿巴,阿巴,阿巴…。齐景龙笑意温和:“别紧张,我和你家师父陈平安是朋友,这是我的弟子白首。白首不耐烦的喊道:姓刘的,费话什么,你们三谁是姓陈的开山大弟子,我,太徽...


岁岁平安

破落的泥瓶巷,这个冬天异常寒冷。残缺不全的泥土墙,似乎寒风都不愿吹过这里,更加冷清。一户最为破败的小院落,一棵在夏天从那群鸡仔口下幸免的枯草,孤零零地在那面土墙边。屋内一位女子艰难地侧动身子,努力望向门外面。今天她的儿子还没有回来,外面好像要变天了,女子极其憔悴的脸上透露着焦急,她有些放心不下这个孩子。年纪这么小,本该是无忧无虑被呵护的童年,却这么早经历了人生的艰辛,女子早已干涩的眼眶中微微颤动。...


有人要问拳陈平安 简单扯两句

剑气长城十大剑仙,从描写来看,隐官和陆芝等应该每次大战都会参加,左右刚来就赶上了大战,之前又战死大剑仙,从这里面看得出来剑气长城出动了很多战力。妖族描写来看,似乎圆桌十四大佬都未现身,之前露面的明面巅峰大妖也未出现,妖族远远没有拿出较强的战力攻城。考虑到之前原文崔有提,如果剑气长城合成一股绳,只需要一半的战力剑气长城就守不了。上次开了圆桌会议,估计还会试水两次,大战必然来临长城必然被破。它们需要把...


剑气长城为什么会破?最关键的是守不住了!!!

剑气长城会破是大家的共识,陈清都和儒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所以才有老兔子在宝瓶座的布局、也有陈醇儒面临的两难境地、老秀才的缝补和儒家大祭酒到处找帮手,而这只是明面上的动作。 剑气长城有大剑仙叛徒也是共识,而且不止一个,而且这些人未必是投靠妖族,就如宁姚说小董爷爷其实是好人,我想达到一定层次的大剑仙并不全是简单的贪生怕死。他们也知道会破,在为剑气长城的人找退路,可能就是和...


贴吧大神的预测

由贴吧用户laosijiqing帖子复制而来。1、齐景龙到达剑气长城与陈平安相会,并知悉自己已成为剑气长城孩童们口耳相传的故事主人翁,脸黑,破功,对陈平安不讲道理,在小酒馆当众,以玉璞镜力压陈平安,说错死揍陈平安,竟引得城头六十五名剑仙随即到此围观,远超宁姚出剑事件,小酒馆各路酒鬼纷纷拍手叫好,更有好事者直言请齐景龙免费酒水一年,齐景龙不好酒,对此表示无奈,白首对此暗自欣喜,陈平安见众人竟巴不得自...


陈清都之死

之前总管把陈清都的战力说得一清二楚,只比至圣在文庙、道祖在白玉京、佛陀座莲台稍逊。那么问题来了:剑气长城是必破的,而陈清都不死,长城怎么破?说点个人看法,大家看看有没有问题1、老秀才说自己是半死不活,因为已经与浩然天下合道。猜测陈清都也是合道状态,合道对象就是剑气长城—这个独立于两个天下之间的一块飞地。2、剑灵问陈清都是否后悔,后悔什么?就是合道于剑气长城,和老秀才一样半死不活,后悔了吗?3、剑灵...


崔巉篇--两名一人,两家一路。

第一章 京城凌晨轩盖,繁华之地。五更,天微亮。俗话说“三更鬼,五更鸡”,大郦京城的五更天也无法脱俗,四鸣盎然,生机醒来。整座城郭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伴随着城门开启声,鸡鸣狗叫声,以及车轱辘撵过青石街面的吱呀声。平常的一天,不平常的气息。宫墙内外,一字之差,平常不平常之间,一墙而已。宋正淳端做御前,一夜未眠,黑丝平玉簪,玉树临风人,用来形容宋正淳太过贴切,一身稍显宽大的金黄龙袍因为穿的很少而略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