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光一闪,宁姚炼化的是剑气长城。

如题。 就问你们,这个设定,*不*。哈哈哈哈,爽文的既视感。陈清都的剑,长气剑,剑气长城。炼化剑诀倒着练,炼化成功之后,就是成长气剑,倒过来,剑气长城。没人回复?惊呆了?这么大脑洞,我自己顶。哈嗯哼。


剑来里竟然还有'忠孝友'之情风骨长存?无不感人至极,深入人心

东坡曾言:“读《出师表》不下泪者,其人必不忠; 读《陈情表》不下泪者,其人必不孝; 读《祭十二郎文》不下泪者,其人必不友。“有些话,本来是准备好好的安放在心中,任由它自己发酵酝酿。但今天,且借着无数剑仙慷慨赴死的如归意气,吐一吐心里的二两不平意。把那些本该和山鬼唠嗑的话,同诸位讲讲。此上三篇,有幸都曾读过,却未有下泪。是不忠乎?是不孝乎?是不友乎? 不可避免的是,身处信息爆炸时...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来当师兄 小鼠精找嚼头1.人间万事细如毛,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来当师兄 小鼠精找嚼头 1.人间万事细如毛,我有小事大如斗。 2.高树,树下,高数下?陈平安你刚还说不曾接触过术家的学问,这是什么?高数下! 3.“师兄,我不是这种人。”是夜,回到宁府的陈平安,在灯下记录着剑气长城游历经过,下次见面时便可再赠予文圣先生。游记中赫然写到:“左师兄教剑,从不在分寸一事上纠结,除去重伤一事,皆令我受益匪浅。” 4.陈平安最开始同左右说的...


我又来了,总结几个问题

楼主大晚上不睡觉的稍稍作个总结,轻喷~~1、陈平安包扎伤口时,为什么突然问起宁姚这辈上一代天才们的事?个人想法:不是简简单单想知道更多剑修故事而已,而是已经在琢磨,“郭竹酒陋巷遇袭事件”的谋划人和操刀人,至于为什么会怀疑到这一辈身上来,我觉得是因为在前几章陈平安对着谁来着?好像是左右,把剑修长城所有剑仙的总数名讳都回答出来,那么剑仙以及剑仙之下有可能性的人物,陈平安肯定一一在心里面反复衡量过,问宁...


聊聊关于宁姚磨练之物与本命飞剑

鉴于最新一章关于宁姚本命飞剑“品质极高”的这一描述,我觉得要么算是宁姚的战力崩了,要么就是曾经宁姚额头将出未出的那一条金线并不简单只是宁姚的本命飞剑而已。首先在第五十二章,宁姚在骊珠洞天误认为平安已死,将要亮出最后绝招即那条金线斩开骊珠洞天之时,惊动了剑灵。首先这里需要说一下,我不觉得宁姚是像马苦玄一样爱吹牛的人,她说能斩开,那威力就绝对不止能斩开而已。那么这个能让剑灵从沉默中做出反应级别的手段,...


关于一点推测

一 陈清都战力,十四境剑修 陈清都在剑气长城举世无敌,只比坐镇自家天下的三教祖师略逊一筹。三教祖师15,自家天下有buff加成。陈清都14剑修,剑修+1,但失传二境没有实锤所以还不能那么简单界定实打实+1,所以约等于15。这个约等于就是“略逊一筹”。这个是我比较确定的一件事。还有就是,一个人就让一座天下心知肚明无法攻入浩然,不是我看不起十三,蛮荒真的不是一个十三能镇住的。 ...


五把仙剑

首先,“传说中的五把仙剑”这句话就直接否定了阮圣人打造的那把,毕竟是新剑。再者,阿良最终的走向是无剑胜有剑,仙剑这里与阿良无关。第三,已知的四把仙剑,1.老剑条,就是剑灵姐姐,镇剑楼所镇之剑,婆娑洲的镇剑楼为掩人耳目,镇的是把仿剑。2.道高人间一尺,道老二所有。3.最得意一把。4.龙虎山张大天师一把。原文提到过有剑灵的剑,还有一把穗山的镇嶽剑。穗山山神所言,失了剑灵的镇嶽剑。老秀才说等百年以后陈平...


第*****章 我来收徒弟(一)

第*****章 我来收徒弟 符舟缓缓飘向宁府,黑夜里在地面上看不见一丝影子。 陈平安向纳兰夜行询问刚刚城池中发生的那场刺杀,事无巨细,刺客的模样,动作,飞剑的飞行轨迹,还有郭竹酒的一系列应对,最后甚至问了郭家家主郭稼出场的各种细节,表情动作,语言等。 纳兰夜行不明白,但也没表示异议,陈平安思考问题的模式,看过了街头四战,以及陈平安出门之前的种种准备,心性试探,纳兰夜...


陈清都与剑气长城

陈清都与剑气长城 1.我们都知道,倒悬山是道家砸在浩然天下的一颗楔子,浩然天下只能默默认可道家的这一不讲理行为,倒悬山不但由道家掌教直属弟子坐镇,负责通往剑气长城的物资供应,而且负责剑气长城的出入通行证,浩然天下与莽荒天下的交界处,结果是道家说的算,不可思议。那么怎么解释才说的通呢?那应该是儒家做了什么事损害到了道家的利益,道家索性不讲理一次,儒家还只能吃哑巴亏。就倒悬山的位置来看,最...


《剑来书评》纸短情长之陈三秋

一位好姑娘不喜欢你,一定是你还不够好。 ——阿良三月当空下的荒凉剑光与酒少有的儿女情长从陈府到董家一条街巷宛若城墙一位圆圆脸的姑娘悄然走进我心房近在咫尺却天各一方喜欢一位姑娘喜欢一位好姑娘我眼中有明月低头便在酒中晃酒入愁肠明月映心上董姑娘董姑娘教我如何不忧伤秋风萧瑟意态微凉三尺气概一杯黄粱写不尽的纸短情长从酒铺到城墙从剑气到蛮荒踉踉跄跄以地为床明月相望是你吗董姑娘阿良啊阿良狗屁的缘分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