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左右是个死'

一、为何“左右是个死” “左右是个死”是一句“谶”,借用我朋友圈的一句话: “‘谶’不是什么神谕,只是劲儿劲儿地说不方便直说的东西,这种不方便可能是因为琐碎没必要,可能是因为矫情。所以好谶必须事后才懂,因为说什么既不等于有什么,又不等于藏了什么,本不是图人懂的;谶是一种不借助神秘力量的预言策略。”为何“左右是个死”,因为一旦左右来到了剑气长城,出剑。若输了(左),超大剑仙左右都是妖族必...


很久不写的书评:从剑气长城叛徒说开去

很久没有看的这么舒服的一章了,书评奉上。长城剑修为何会叛?其实剑修人人可叛。剑气长城人人“生而有罪”,一辈子用命赎”罪”,与妖族换命,终生不得过倒悬山。这样一个终极变态不讲道理的修罗场,宁姚叛了我都不觉得意外,这里除了陈清都,人人可以叛,因为陈清都是刑徒,其他人都是刑徒后人,没有人是生而有罪的。既然知道为何不提前杀了隐官?没有证据直接杀了正中妖族下怀,剑气长城怕是会炸营,前面讲了,剑气长城人人都可...


关于几座天下和剑气长城的关系个人思路

几座天下有各种的敌人要防范,而没座天下和对应的敌人都会有个自的底蕴,就像是核弹一样不会轻易使用,双方互砸核弹不管输赢都不好过,就算是妖族整合半座天下的兵力来进攻浩然天下,浩然天下也只推算妖族占领三洲或者更少的土地,还不是生死存亡的事情,还不值得拼底蕴。那就是说浩然天下重心不在妖族这边。只能说统治者,领导者眼光太长远,眼下的不一定看得到,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理会,绝对冷酷,不是因为他们本身冷酷,是他们...


第*****章 提亲

第*****章 提亲战事愈发激烈,暂时还说不上惨烈,不过可以预见的不久,越来越多的剑修身死将必然到来。婆娑洲第一人陈淳安与荷花庵主的对战仍在继续,这位亚圣门下第一人只是站在城头,抬起右手,就让身悬半空的白袍道人不停骂娘,原先喜好嘲讽周密的道人,百无一用是书生,如今只恨不得可以得空去给那位儒衫大妖真诚的道个歉,至于是眼瞎还是嘴臭,他还得再想想。儒衫大妖周密差人送来了一道绳索,据说是托月山传承万年...


炼剑 简单说两句

在原本的印象中陈淳安应该固守一地,就是相对无敌境地,当他走出婆娑洲就是他取死之时,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剑气长城。后来一想也对,不来几位大佬,这剑气长城根本守不了那么久。就目前陈平安的境界不够看,对于所谓一人执剑守长城一说很难达到,时间还需要一些,当然中间步骤可以带过一些。陈淳安此次来剑气长城是给予那些守城人的敬重,也给予他们心底上的认可,剑气长城的人必然在心里会舒服一些,如陈平安、陈淳安、左右这样的...


第*****章 往事如烟,一个平安

第*****章 往事如烟,一个平安刘羡阳属于那种说了就做的人,当年在郦珠洞天的时候,刘羡阳最大的梦想就是造出皇帝御桌上用的瓷器,所以拜师姚老头后,也是部分昼夜的勤加苦练。这点其实和陈平安一样,不同的是陈平安眼快手慢,无论怎么苦练都学不好,而刘羡阳就学的好,手好嘴快,练出了本事就要显摆,往往管不住嘴,为此惹了很多事。两个不同性格的人,造化弄人,不然陈平安也不会与他成为朋友。刘羡阳接替剑仙谢松花坐下...


胡说剑来(6)

“师傅,听说最近酒楼骂你的挺多哎。”蓝衣小童百无聊赖地晃着双腿,用手遮挡茅屋外的阳光。“听不见听不见,骂我的都是毛毛虫。”“不过他们骂得啥子咧,要是有理的话我就跟着一起骂。”老人叼着烟袋,悠哉地吐出一口烟圈。“还不是说您最近水得一批,不好好讲故事哩,改成夸某个人,用一位大髯汉子的话说,您老就在那整天念叨:‘这陈平安忒帅咧,玉面小郎君,品德又高尚,这样的好人哪里找。’”“这刘羡阳,潇洒得一批,心境如...


为伊长战(1)

“采莲兮泛舟,曼舞兮轻歌。”“伶仃兮北望,泪染兮罗裳。”女子泊舟于洛水之中,朱衣飘荡。姣好的侧脸上泪珠缓缓滴落,在平静的湖面上泛起涟漪。泪如雨下。大骊铁骑南下,朱荧王朝主力被歼灭,兵败如山倒,却有一青年将军率领麾下千骑正面迎战大骊追击的一万先锋。以骑战对骑战,高呼着“凯还”赴死。死前以手中长剑刈下了那面所当皆破的龙旗。他曾笑言:“八百子弟足矣,必斩龙旗凯还。”也曾掐着她的脸颊,眉眼温柔:“北有雁至...


草蛇灰线解析剑来世界(久违了,英雄,尔等别来无恙。)

作者:贴吧-心安乡战争请道理走开,让剑来得更猛烈些吧。《战争与和平》莫斯科保卫战打响时,托尔斯泰大笔如椽:“于是战争开始了”,连个感叹号都没用,却让读者悚然,大战气息扑面而来。剑气长城的战争也拉开了序幕,今天写战争,共分政治篇、孙子篇、战后篇、久违篇。一. 政治篇题记: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开篇明义,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或少流血的战争。【战后政治之三...


君子如剑

硝烟笼罩着这座天下第一大阵法,剑气长城,屹立万年的剑修征战之地,现在已经破破烂烂,摇摇欲坠,三位坐镇圣人战死后,大阵已失去自我修复的能力,高大城墙如这酷暑的日头,远远望去,左右摇晃。天幕顶端的瘦弱道人身死后,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手捞起身体,消失不见。塵尘在手,如烟如丝,圣人云霄,无为有为。城头一端的老僧,一身赤金色血液,灰色僧袍最后化为一滩金水,顺着破旧蒲团缓缓流动。袈裟不在佛法在,我佛如来亦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