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长城》之词曲几首

剑气长城 ——词曲几首《城头》雁掠城,云里丝丝嘶鸣。城头上,曾见三月,月水流动送晚霞。登高望北城,谁曾掌观河山?四道街,年去岁来,无坟无碑皆长眠。闲处街角楼,青神酒正酣,梦中胭脂。剑修武夫催问剑。念海市蜃楼,如影如现,师刀纳兰拦门前,望人在天南。凄凉,恨堆积!渐别老友回,护道幽寂,斜阳冉冉春不在。持仿剑在手,声声哀怨。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剑仙》三月照地,有剑似、开天搬山降妖。印章轻舔心头,...


[胡编乱猜]剑气长城的战斗脑洞

1.陈清都必死,左右反而死不了。2.妖族小孩儿死不了。3.老四就是那个叫出左右名字的男人。4.剑灵会现身,儒家前几的圣人会出现一个。5.阿良应该不会出现,他可能忙着更重要的事情。6.第五把仙剑现世。7.陈平安会展现出剑修实力,剑意跟强,剑术没有剑意强。补充:1.宁姚必不会死,但是叠嶂应该会死。晏胖子对叠嶂是有爱慕之情的。2.陈三秋战死,董黑炭战死。3.内奸必是几大家族之一。大概这些吧。拭目以待拭目...


曾为天上仙,今为瓦中藓。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我是一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过往那些年转瞬即逝,一日复一日。终日无所事事 ,爹娘都很有钱,买了附近方圆百里,建了一座城,繁华得不得了,终日车水马龙,而我每天就在城头看风景,偶尔得性,去街上游玩一番。我觉得我爹娘和别人家都不大一样,别人家姑娘才刚长的水灵,十里八乡的就着急把女儿嫁出去。但我爹娘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终日任我在街上游荡,他们只是意味不明的看着我,眼里有着莫名其...


有魔见妖

陈平安面目狰狞。心中的恶蛟从未消失,他只是蛰伏在心底,等待着吐息之日。那是二十七年间心中所有的恶,自儿时父母先后去世起,到今天妖族百万大军兵临城下。当没有实力与世界讲理时,沉默就好。但当这个世界的一切法则只剩下力时,那便以力破力。不再有仁义道德、礼仪廉耻,不再有勾心斗角的人心细微。陈平安从未如此纯粹,从未如此肆意过。既然道理不听,我有一百万拳,不够,再加上仙剑,还不够,再加上这条命。于是,心中便只...


《剑来人物随笔》之问剑托月山

《剑来人物随笔》之问剑托月山蛮荒天下正中,一处占地极广的陆地,有一座巍峨大山矗立,方圆百里皆平原之地,无花无草,无山无溪。光秃秃的山,灰蒙蒙的天空,山顶有口漆黑水井,方圆五丈,深不见底。一个佝偻老人背负双手,站在不远处的山崖边,山崖直落千丈,表面有三处凸起的石台,一线排开,再往下去,几个金黄大字,成两列篆刻于断崖之上,上书“托月山禁地,天与天相接。”相传万年不见的日月一线之时,此山落地生根,转眼升...


胡说剑来~震惊,大穿越!!

(本文甚水,慎入)有一天我正在玩单机游戏三国志11,忽然右下角出现了一个弹框——“3亿大作,剑来唯一正版端游!”剑来我知道,纵横网的半壁江山,烽火大神的巅峰之作,号称剑来之后无仙侠的一部小说而已。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点开了链接。可我忽略了一件事,我的电脑根本没有联网!一种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蔓延,我的内心激动又不安,难道要如小说情节一般穿越了吗!然而,等来的却是电脑的中毒。随着蓝屏以及一大串乱码的...


第六百一十三章十四王座,我龙抬头看点分析

一、剧情进展 1、蛮荒14大妖登场; 2、交代陈清都和妖祖部分往事; 3、妖祖弟子与陈皮开战。 二、剑气长城疯人院 1、周澄:爱人应该是个浩然天下的妖族; 2、吴承霈:妻子惨死,唯有仇恨; 3、元青蜀与本土剑仙高魁这里提到白泽图和搜山图,前文好像说过妖族只要被白泽知道名字,就死定了,那这十四位。。。。感觉白泽和妖祖应该是身份差不多; 4、韩槐子泰然自若,...


剑载英雄气

陈清都望向远方,笑呵呵道:“如今有了那个老不死撑腰,胆气就足了不少啊,好些个新鲜面孔嘛。嗯,来得还不少,老鼠洞里边有个座位的,差不多全了。”左右并未接话,一身剑气却更加磅礴,剑意之盛直追某个狗曰的。陈清都笑到:“这点剑气干嘛?腰间那把剑留着准备冲老鼠洞?牙签搅大缸呢?”左右手按住剑柄,虽未出剑,黄沙又退数十里。陈清都又笑了,呵呵道:“咋滴?在剑气长城水土不服,没吃饱饭啊?让二掌柜下面给你吃?”左右...


第*****章 黑云压城 上有晚霞

宁府,斩龙台。陈平安猛然睁眼,站起身来,望向南方城头方向。纳兰夜行和白嬷嬷出现在斩龙台下,双双站立,没有说话。陈平安收回视线,转头望向两位老人,“之前大战都是这样?”白嬷嬷看了眼纳兰夜行,纳兰夜行急忙回到:“这次有点不一样,比较严重。”“有多严重?”白嬷嬷说到:“比想象的严重。”陈平安不再说话,看了看宁姚住处方向,快步走下凉亭,纳兰夜行和白嬷嬷跟在身后。大门口,陈三秋一行正好到来,晏琢,叠障,董画...


《剑来人物随笔》之人物词曲几首

春风行动之《剑来人物随笔》系列,是书友自发组织的原创写作,多在书中人物的剧情拓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剑来剧情拓展,希望大家支持!阿良《风采》白玉京。阑干影卧几重楼。抬望眼,满目风景,美人如雪。麻衣青笠浊酒咽,一剑光寒天外天。挽发髻。片刻流波,何等风采。左右《气盛》回望山陆何处是?一剑一万三千里。独行孤海仗剑气,心如雨,再见已是回忆事。寄情城头城北地,符舟送来小师弟。打遍天下犹未老,心思起,情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