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圣一脉,千奇百怪

崔氏嫡子瀺,少时聪颖,俊采非凡。瀺幼时,气象万千,其时家主诚,读万卷书,素有贤名,望其孙开一族万世之煌煌,成就圣贤位。然高阁如囹圄,文章道理皆无味也。遂远走,路经中土,拜师文圣。时光荏苒,难复轻慢之心;学问昭昭,再无戏谑之意。承文圣之学思,创事功之宗旨。字如流水,清丽无匹,棋如远山,稳而不发。 一日瀺问学,先生曰:“出世论道久矣。”遂入世以治学,拜官大骊。隆庆六年春,敕封国师,官居一品,总领...


姜还是老的辣,马屁还是老秀才厉害

老龙城一役后,文圣一脉(现存)再聚首,真是令人兴奋,傲娇的大师兄,别扭的小师弟,以及那位吵架很厉害的老秀才。陈平安与左右。陈平安对左右的感情很复杂,蛟龙沟一剑,让陈平安领略到了剑仙的风采,救命之恩很是感激,但是齐先生当初身死道消之时,孑然一人,并无他人相助。当初陈平安不知道左右,但是后来他知道了左右,对左右这么一个剑术通天的人物不来相助怎么不有怨,起先陈平安等级低见识少,不知道左右有多么厉害,可是...


《剑来》注-杂

二月二,龙抬头。----第一章《惊蛰》龙抬头(农历二月二),又被称为“春耕节”、“农事节”、“春龙节”,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每年农历二月初二,传说是龙抬头的日子,它是中国的一个传统节日。庆祝“龙头节”,以示敬龙祈雨,让老天保佑丰收。“二月二,龙抬头”,古代天文学方面,中国古代用二十八宿来表示日月星辰在天空的位置和判断季节,每到春分以后,黄昏时“龙角星(即角宿一星和角宿二星)”就从东方地平线上出现,...


《剑来》注文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第五章《道破》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论语·公冶长》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第九章《天雨虽宽》语出《礼记·玉藻》“佩玉有冲牙,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于玉比德焉。”《诗经》中亦有类似诗句。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第九章《天雨虽宽...


《剑来》注-诗词

由于原帖长期未更新,且存在内容讹误,类别不分等情况,故而分开板块修正讹误重新发帖。日出有曜,羔裘如濡。----第三章《日出》应为《诗经·桧风·羔裘》与《诗经·郑风·羔裘》各采一句混合而成。桧风·羔裘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郑风·羔裘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时来天地皆同力。----第十八章《五去其三》 语出罗隐《筹笔驿》 抛掷南阳为主忧,北征东讨尽良筹。 时来天地皆同...


****章 师兄要遇师兄

陈平安左看看,右看看。 宁姚一时间也呆住了,望着那个背负长剑的中年人,陈平安的师兄,左右。 陈平安小心翼翼的喊道:“师兄?” “我不是你师兄。”冷冰冰的声音,冷冰冰的左右。 “师兄。”陈平安加重语气。 “别叫我师兄。”左右侧身面南而立,“认我这个师兄,就把人背好了,腿被打断也得背好。” 陈平安一阵头大,心乱如麻。 剑修左右,左师兄,陈平安记忆里在蛟...


人间如酒,醉倒花前,醉倒月下,醉我万年

万年前,天上。少年陈清都跟在他身后,昂首挺胸,雀跃不已。毕竟身前的他,是所有天上、天上天,最风采绝伦的剑客。所有仙子都为他倾倒。有骄傲火辣的火神,有秀丽无双的江湖共主。阿清,有喜欢的仙子吗?他声音清朗,温润如玉。少年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的剑。在天外天,少年不只一次见过,白衣剑灵随剑而舞,无数化外天魔灰飞烟灭。----------两万年前,人间。青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公主。公主容颜绝美,手持芭蕉扇。就这...


心中有静气,开卷自安然

一开始读,确实累。云遮雾绕的设定和线索,庞杂的关系,陌生的小镇风土,徐展的卷页。但毕竟是写出赵甲第李淳罡的总管。我便继续读,直到天行健这一章。“离家太近了。”“天底下怎么就有这么好的孩子呢,又怎么刚好是我的儿子呢。”旱烟杨回忆旧事的这段读了再读,齿紧泪盈眶。我读书,早些时候图个新鲜,碰着漂亮的句子就丢不开手,抄着学仿着写,觉得修辞便好看。长大了些,买过几本名著,可惜读不进去,总觉得寡淡无味。这时书...


不是他运气好,而是他脑子比齐狩和庞元济更好

唉……希望最后打赢曹慈的时候,千万别拿脑子说事吧,真心这么希望。可能还蛮多人看完这几章,会觉得陈平安赢了,剑气长城这四个字却在心里跌份了。我们都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你机关算尽全力以赴,也翻不出个浪花来。总管花了半章的篇幅用以叙述解释陈平安是怎么连赢两场且赢的理所当然的,说了很多细节,都有道理,但是感觉这仅仅解释了剑气长城的天才之于此时的陈平安而言,并未达到那种绝对实力,却没解释从一开始他陈平安...


关于新更的一章有几件事想说一下

1、关于分析贴 我有发分析贴的习惯,但我不是课代表,也从没自封过课代表,也从不认为自己说的就对,本来就是看书的一种乐趣,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大家讨论讨论,我又不是总管,猜错说错那简直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有批评基本我也很少反驳。 但是最新章的分析贴,有位兄弟的观点我忍不住反驳了,他提到了PY看书,我是认为这几个字攻击性很强,剑来不是教你这样说话做事的,不是么?不过这个还不是重点,吧里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