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观感:人生但苦,良人当归。

“宁娥眉见过小王爷,”跪。徐凤年“谢过老天师。”轩辕家的八卦,拉个贼船哈哈哈。“西楚公主”“自家人”“我家棋诏叔叔。”好开森。青锋母亲:“你轩辕家的事。”赶下山。不放回来,“要双修”两边叙述穿插。大磐身份改动,不是原本轩辕家的人,而是门客“入 赘”没了带有骨血的后人,可能是不想涉及伦 理问题。恨嫡亲血脉,而神功有成,又为“传承血脉。”看上青锋。敬城已经告诉袁庭山了?未转达真相。“可够脏的。”青锋“...


第28集观感:尬出书了,就离谱。

看催眠书啊,单纯对人对事的画。哈哈哈,赵楷硬气不过三秒,“还是下去了。”“借刀杀人,”可是没法不在意啊。改动的白衣案徐凤年从头寻找真相啊,可徐骁也什么不知道,这些年干了什么?一直袖手忽略吗?此离谱一也。斩天龙啊斩天龙,这场景不是老李剑斩云的地方吗?特效还行,可能要烧不少钱,但是这就是省时间的理由?真尬啊,改动的……不说看不看原著了,普通观众看着能好看吗?吴素魂散,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凤年”,赵黄...


第二十七集观感:这不是徐凤年。

曹长卿欲杀徐凤年,说认识鱼幼薇。从不曾闯过北凉,因比皇宫更凶险?带走姜泥,不让。老曹对老李,拉开架势……没打成。“棋诏叔叔,能不能不要动手?”有些那啥即视感。不走……更不嫁。陈锡亮那一声主公,他怎么就做不得北凉王妃了?“书生可用。”张巨鹿改动,“宰辅好享受啊”,“功利激发学子上进心啊,不顾及规矩啊。”感觉参照张居正更多了些。人猫感觉另一种风格,笑中有刀。曹叔叔的劝,“讲道理……再嫁也身份相当”??...


第二十六集观感:老曹有点味儿啊。

鱼幼薇问青鸟是否喜欢徐凤年。“死士没资格动心。”徐凤年和姜泥聊曹长卿事迹。……说不定是个疯子?她不认识曹长卿?后来又想起来了……她的棋诏叔叔。“小叔多有照顾。”棠溪先生切磋剑,原来是为报国寺事调虎离山。小女孩儿啊,陈锡亮啊,捡铜钱啊,被欺负啊,还算还原。好一个“文人雅士”跋扈女子。“不向书里求,倒向寺里求。”“你能杀 了她全家吗?”有内味儿了,行侠仗义的遗患之谈。“像你这样的草包,天下多几个才好。...


第二十五集观感:震惊!震惊……麻了。

震惊!当年白衣案,王仙芝竟然来过京城!为何赵黄巢杨太岁两口一词?为何徐骁竟然毫不知情?出手了吗?没出,参与了吗?不知道。我懵了呀。震惊!那赵黄巢竟然化身催眠大师!离阳经不起北凉之乱,人间清醒。“不杀而废他,”手持《吴素生平记事》,要斩灭凤年心中娘亲,再死一次!让他崩溃让他疯,还要他当北凉王,我直接好家伙!震惊!竟能凭长相看出出身西楚!同为人,为何你如此优秀,认出……看气质,当年小孩儿抱白猫,二十年...


第二十四集观感:能屈能伸……

赵楷寻人。哈哈哈,他不但又屈了,还给跪了。三千红丝韩貂寺。“老道士师父”龙象有些模样。“刺杀”细节,带伤见大姐。“姐,我们回家好不好。”还原,泪目。改动处,棠溪先生卖我几斤道理的名场面没了。徐杨韩,三人见面。“徐骁没输过……棋品如人品……”依旧京城地方观望的大主线,“刺杀恰到好处,处境两相变化。”北凉的威慑力……处处掣肘太过明显,剧的需要。陛下想着什么?制衡,北凉要世 袭,必须是孤镇。“没法下了。...


第二十三集观感:他大姐他大姐

“青州消息,掳走王妃。”陛下何时能见徐骁?依旧与江南博弈相干系。徐凤年重情见大姐,行事放 荡?这一集可作单独的小剧情看。“这一步绝了……”“输定了”“知道什么样的棋手最可怕吗?”“搅局的棋手最可怕”一看就是老搅局人了。他大姐出场。“羡慕吗?”有那味儿了,哈哈哈,大姐所看《东厢头场雪》,细节。鱼幼薇还想着逃走……“武功高还是有用,”小泥人摇头。两人顺便提及卢家往事。谣言纷纷,徐凤年要弄清刘先生与大姐...


第22集观感:我也不说改动了。

靖安王来见徐凤年,“杀给京城看。”徐凤年“赵衡的弱点王妃之论。”“两全理由”——“送侄千里”一是杀给天下人看。二是送礼,“夺妻之恨”坐实,减少猜忌。“北凉青州同舟共济将来事,赵衡还想争位否?”……以上的,不想说话。“一千两黄金,都是我的!”呵呵姑凉啊。熊猫来了!有点凶嘛。“好嘞,那我就可以先滚了。”向日葵,细节。“半柄木马牛,半部王仙芝刀谱。”“千金买呵呵。”还算还原。“裴南苇有问题,所以我先娶了...


第20集观感:还得是温华呀。

啊啊啊,翠花的酸菜!背剑常闭眼细节。王明寅见吴六鼎,先打为敬。再提襄樊往事,还兄两个眼珠。联合围剿徐凤年。温华登场了,和他们一起,先笑啊。青鸟的“***”,细节啊。“又看上个小娘子,真心喜欢。”“老黄没了。”泪目啊。“有人来,就得有人走,这就是江湖。”好!风紧,扯呼。哈哈哈,画风突变。好兄弟草里一起蹲坑啊,你那边叶子宽啊,细节还原。“还是兄弟。”馒头白呀白……荷尖翘呀翘……谁有改动,但动作补上啦。...


第19集观感:婶婶真好看。

哈哈哈,果然,那就一直盯着王妃瞅啊,瞅得靖安王都停珠了。谈及王林泉归处。裴姨第一次开口,哈哈哈“婶婶真好看。”父子俩都不自在,告别拉手细节,要送手珠,可惜没了原文儿捏一把。接下来是王林泉的改动,**为青州自证之解药,……徐骁的改动,下这样的命令,狠心吗?如此不念旧情吗?要让自己的儿子习惯杀戮与牺牲吗?归为旧路,有人要造新路。“不恨徐骁吗?”“你不懂什么叫北凉军!”可敬。“可你们所表现出来的北凉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