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同人 伐天之战

其实本来只想写最后12个字的,后来就想扩写一个场景,扩着扩着,就写了不少。文笔不行,打斗部分由于写烦了了削减字数,导致什么人物形象都没有。望轻喷。———— 火红的天空中,无日无月,唯有一道金色长虹,贯穿天幕。不时有莹莹火光,从金虹中飞出,缓缓飘落。 此时人间一座大城,不久前刚经历一场动乱,道道裂痕贯穿大地,无数房屋支离破碎,便是那金顶红墙的尊贵宫阙,也有小半不复存在。 ...


落魄山开山大弟子裴钱专访--只想做一个牵着毛驴的侠客

——转自《宝瓶洲武林•特刊》封面版:宝瓶洲的山下江湖。自从裴钱以落魄山大弟子的身份开始游历山下江湖,山上各方视线便对她保持着密切的关注。一方面,是因为陈平安的名字太过振聋发聩;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她太过神秘,眼蕴日月,腰挎双刀,很有意思的是:别人走江湖骑马,她却牵着一只小毛驴。裴钱在山下出名,一方面是因为行侠仗义的性格,一方面是因为她独特的肤色。但是她第一次在山下人眼中露面,是陈平安带着她,走了一趟...


天上月照心上人

寒风习习,万籁寂静。天上三个月亮,地上一对男女。陈平安紧紧拥着宁姚,心意稳定,天真无邪,此时要是能再走一遍光阴长河该有多好。寞的,腰间传来一阵疼痛。宁姚一把推开陈平安:陈平安,你终于来了?终于想起来来了?“宁姚,这次不是巧合,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找我干嘛?”“告诉你一句话”宁姚推开陈平安,来到大门口。“宁姚,我想你了,所以我来找你了”宁姚没有转头,“皮痒了?”陈平安一头雾水,宁姑娘这是咋了?墙头上...


云窟同人文-- 宁姚前传-剑气长城陈见姚

一切,从剑气长城这十年来的第一次大战说起吧。剑气长城城头,隐官和老大剑仙转头看向南方,这荒凉、贫瘠的土地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海浪,但这浪是黑色的,潮头一个接着一个,向剑气长城这块大堤拍来,后面的城池中一道道光芒接连升天,然后落在城头。有一中年男人站在远处,从上次小师弟那件事结束后,他就来到了剑气长城,他和众人彼此都认识,但也不会很热络,只看情况出手。这里的战士确实很优秀,大战居然很快就结束了...


陈平安的反复反转(脑洞)

“你谁啊!”陈平安一把把她抱住,轻声说道“浩然天下陈平安,来见宁姚……”“松开!谁是宁姚!”陌生女子一把推开陈平安,满面怒气。“这……这儿不是宁家的宅子嘛?”墙上的几个脑袋翻下墙来,一圈围住了陈平安“看你小子直么楞楞往里走,还真让你唬住了,原来谁也不认识,你就是个流氓啊!”陈平安连忙摆手“误会啊,几位怕是误会了!我是陈平安啊!我来找宁姚的!你们看这三轮月亮,这不就是剑气长城吗?”“三你娘个头!哪来...


云窟同人文--齐先生,回来看看这座...四季迎春的天下吧

一片混沌中,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无数的暗金色的碎片在移动着,从上空来看,它们是向着一个方向而去的。 当那些碎片都到了一个点,像神奇的造物主出现了一般。那里,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中年男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造物主开了一个玩笑,那个人的眸子里只能看到木讷,整个人也像一具被人操控的傀儡,死气沉沉。 又过去了很久,似乎有了一点光芒,这个中年人眼中也多了一点光芒。他的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一扇门,...


贴吧大神 孤霞飞,大佬大佬。

    落魄山竹楼。  朱敛一脸忧色地走了出来。  裴钱慌忙迎了上去:“师父怎么样了?”  “命暂时保住了,只是……”朱敛分别和崔东山,郑大风互相对视了一眼,欲言又止。  郑大风看向南方,嘴里念叨着:“现在去剑气长城恐怕来不及了。”  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龙泉剑宗的方向。  崔东山眯着眼睛:“阮姑娘肯定愿意帮忙。”  “那谁去引开阮铁匠?”郑大风没好气道,“这种便宜陈平安的事情,我这个单身狗肯定不做...


剑来同人--镜花水月映人心

青冥天下。 一处灵气浓郁黏稠似水的古老遗址,一座座仙家府邸,一群群仙鹤萦绕山头,青山绿水绵延开来,好一处人间仙境。 此地名为水月洞天,不在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之列,原为古天庭遗址之一,后被某位修道自认小有所成的道教真人以无上神通从“河中”捞出,拼凑炼化而出这座“水月洞天”。 水月洞天不同于其他洞天以天材地宝地杰人灵出名,仿佛除却灵气浓郁,水月洞天再无其他特点,但却属于在诸多洞天中有意...


【谁解绮罗香】之李柳

我死了,又活了,记忆的碎片充满了尖锐的棱角,在我的脑海里撞击、割裂,令我痛不欲生。我只能勉强守住心神,用自己的血肉去磨砺那些碎片,如同贝壳孕育珍珠。终于有一天,我从浑浑噩噩中醒来,盯着自己肉肉的小手愣愣出神。一个容貌出众的农家女子,从门外端了一碗散发着香气的肉糜粥进来,摸了摸我的脸,明明是一脸担忧,却非要口出恶言:“果然生女儿就是来讨债的,不能传宗接代还病殃殃浪费钱。”我感受着她粗糙的手掌传来的温...


【谁解绮罗香】之王朱篇

我叫王朱,也叫稚圭。我记忆里还有关于圣人,天罚这些画面。那一日我承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碾碎神魂,躯体破灭。最后只剩下了龙珠。所幸的是这些圣人们还给我留了条命。把我封印在这洞天小镇之中,而我侥幸活命以后也不敢猖狂了,我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全在他们的监视中,这小镇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圣人来坐镇。有的年老体迈,满头白发,看起来慈祥得很,但实际上心狠手辣,我时常从他身边走过,这老头看我的目光中分明是贪婪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