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测:齐静春的谋划

猜测贴:齐静春的谋划读书,把个人的理解写出来,让广大读者能有种豁然开朗的念头,写对了,大家一拍大腿“原来是这样”,写错了,大家一拍大腿“原来是这样”,总归有个比较,不至于看的云里雾里,失了对书的喜欢。本章名:何为从容,第八卷名思无邪,思无邪即从容,第八卷即将收尾,心性之路随着北俱芦洲游历,本命瓷,齐静春的谋划等已经基本落地。先来说下杨老头,通过崔东山之口,杨老头身份为神道东王公,神道崩塌后,被囚神...


7500字长文第二部分史上最大型详细的境界和战力榜单

第一档:教主级战力战力区间15+到15++,境界区间十五加至十六境(如果总管说三教教主是第十六境的练气士也不奇怪)。主要高手:道祖,佛祖,至圣先师可能隐藏高手:神道天帝或者大天尊,剑灵前主人书中还都没这些天下第一们的太多信息,只能推测。道祖,佛祖,至圣先师的境界至少是十五境巅峰,已经走到道的尽头,各自开辟了一条天道认可的完整大道,在各自天下就相当于天道,总管如果说他们是十六境我觉得也没问题啊!浩然...


7500字长文庆祝剑来两周年史上最大型详细的境界和战力榜单

一个帖子只有5000字所以这是第一部分为了庆祝剑来开书两周年,第九卷陈平安即将重逢宁姚(猜的,总管别打脸),做了这份开书以来最大型和详尽的山巅人物境界和战力分析榜单,因为战力这个东西比较容易分出档次,但是很难详细到每个人物的具体排名,每个读者心里都有自己的排名。所以笔者只是按照战力档次进行划分,战力为主,境界为辅,把战力差不多人物的划入同一档次进行介绍和分析,并不做具体123排名。书上对大部分山巅...


563 忽如远行客-----笔记

1.以下纯属猜测。看了很多书友的总结,还有小楼的回顾,下面总结一下:平安气运被李希圣,或者说**圣,截胡了。小镇陈氏,只剩一个人。宝瓶洲陈氏气运被压千年。 2.好回过头来看,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待遇?剑气长城的那群没有吧,小镇的杨老头那群没有吧,谁有?罪大恶极的人,大气运者,小说前面列出的人谁符合?需要镇压千年?应该只有兵家老祖。 3.我原来有个帖子猜测赔钱是兵家老祖残魂。 4....


颖阴陈氏留下守墓人窃取气运

一共有三支陈氏,平安所在的小镇陈氏,千年前从此迁出去的龙尾陈氏,与平安归属一脉,气运相连,还有就是从一开始就离开丽珠洞天的颖阴陈氏。颖阴陈氏已离开几千年,未曾回归洞天,丽珠洞天三教圣人镇守,就算他颖阴陈氏道法通天,那也是后来淳儒陈淳安的事,既然是淳儒就要守规矩,那么就不是他动的手。那么这个过程中,只有最开始离开丽珠洞天的那一代陈氏先祖动了手脚,他们留下了守墓人,人都走了,守墓干什么,还不是为了等这...


随便说说

1小镇少年会因本命瓷好坏而被带出小镇,李希圣之所以没被带出小镇,是因为买手手里的李希圣本命瓷是陈宝舟的,而陈应该资质一般,这样一来也帮助掩藏了李希圣;2楷树是因为李希圣,而不是陈真容那一家里的人,有人说李希圣是婆娑洲陈家,我觉得应该不是,李希圣更可能是本地另外一只陈家的后人:3陈平安的大道之本被李希圣接了,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李家家主宝瓶的爷爷给李希圣说过的那些话吗?他说过李希圣未来更亲道家,所以李希...


五百六十三 忽如远行客 本章看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简单说一下,关于李希圣,陈宝舟和陈平安这三个人。看到很多帖子都分析错了,搞不清这三个人的关系。 其实很简单,陈平安出生本命瓷破碎之前,就有一份圣人气运,而儒家颍阴陈氏一脉想要把这份气运据为己有,所以算计了陈平安(这里本命瓷破碎可能就有谋划,牵扯太深,暂时没太多证据,证明有谁。),而道家道老大算计到这些,提前过来偷天换日,把这本来是属于儒家安排的那个“**圣”给掉包了,拿了这份...


​先生如有难 弟子当思过

白衣少年泪流无声,一旁少女亦是感到一阵悲伤,全然忘记眼前这人砍完价时的嘴角,只觉得真的伤到了心。俊美少年独自伤心了一会,喃喃自语。杏儿听不清,竺泉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那少年又露出一双诡异竖瞳,这位披麻宗最是敢打敢拼女宗主竟觉得背脊有些发凉。崔东山喃喃道:“先生如有难,弟子当思过!先生如有难,弟子当思过。先生……”而后少年转头望向鬼蜮谷方向,已无泪痕,面无表情说道:“高承,我知道你在,鬼蜮谷的规矩该...


【谁解绮罗香】之隋右边篇

兵荒马乱,到处都是慌忙逃难的人。蜷缩在父亲的怀里小女孩,看着这一切的目光有些呆滞,惊惧和不解。风声呼啸,裹挟着惨呼和哭泣弥漫在耳边。女孩把手伸进了父亲的衣服里紧紧的抓着,仿佛害怕父亲也会突然的消失,从而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残忍的天地。女孩虽自幼刚强,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心智不足下突逢大变,便渐渐抵挡不住睡意,睡了过去。只是梦中却依然有眼泪流下,由无声的落泪,渐渐变成哽咽,抽泣。“爸爸……爸爸……你不...


【谁解绮罗香】之黄庭篇

入了秋,天渐渐有了凉意。白花镇显得格外苍凉,这里曾经是一处富裕乡地,后来来了一支军队驻扎。这一呆就是十三年,在此期间发生了不少动荡,大部分居民都选择领了银子前往不远处的新镇。“黄粱酒家”的金色招牌沾满了灰尘,孤零零的站在一群废弃的建筑中。“军队撤出去了。”酒楼二楼,身着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颇为感慨的道。“咕嘟嘟嘟”然而坐在对面的女子却是一言不发,盯着面前的火锅。一根油条在红汤里飘呀飘,随后软化,算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