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解绮罗香】姚近之篇

掐丝珐琅铜香炉正徐徐地吐露出袅袅青烟,那醉人的芬芳弥漫开来,浸透了整座近月楼。一位宫装丽人慵懒地侧卧在藤编的美人榻上,以一把团扇半遮面,望着那炉烟怔怔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门帘被卷帘侍女轻轻撩开,走进来一名眉眼带笑的美貌侍女。她俯身行礼,恭敬禀报:“娘娘,姚大人并岭之姑娘进宫来拜见您了。”宫装丽人闻言回了回神,玉手移开了团扇,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精致容颜:“快请祖父去书房,奉茶,拿岭之最爱的梅花酥来...


伴酒读南归北游有感

一直相信总管的文笔,可谓独到。今晚的更新来的比往日要早,趁时间还早的时候一边看着更新一边喝着酒,酒伴读书原来别有一番滋味,只是让自己心緖起伏大于日常,其中滋味唯有自己才得以体会!南归北游这一章节,就我读来算是悲喜交加。第一,喜的是破镜后南回返乡,久逢知己,朋友相聚。朋友二字世间诸多定义,姑且撇开纷繁复杂的社会不说,本就极难。陈平安和刘景龙二者皆破镜,本是可喜,但酒到为相逢,只因活着相见并不是容易的...


崔东山的情绪雪崩

当年老秀才在他们两个真正分离的时候身搞了点小动作,让崔东山变得更加“真性情”,所以内心的悲痛委屈有时候自己压不住。 以此为前提,开始瞎猜: 1、崔老爷子当年在三四之争时为文圣一脉的道理出拳,但因为自己儒学根本在礼圣(亚圣?)一脉导致心魂失守,神志不清,武道想必也受了影响。在崔巉看来,就是因为他是文圣首徒,才会让他爷爷牵扯进来。到后来呢,到了落魄山恢复清醒后遇到陆沉让他做选择,他为了崔巉,为...


转:雪夜孤灯读闲书 《剑来》人物传记-崔诚

崔诚,巅峰十境武夫。武夫的修为没有侥幸可言,都是一拳拳打出来的。武夫习惯行走在生死边缘,出拳山开,挥袖云散,精神磨砺如中流砥柱,崔诚出场时却是失心疯,十境武夫疯癫只能是心魔爆发,那他的心魔是什么?崔诚作为一个武夫,最大的愿望自然是止境后再进一步,打破武夫的断头路,他在武道修为勇猛精进,却被一个突发消息打断了。崔诚对自己的孙儿崔瀺寄予厚望,但他的那一套棍棒教育方式,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孙儿崔瀺最后...


送崔老英雄,转一下雪夜大佬的贴。

《剑来》人物传记-崔诚雪夜孤灯读闲书06-02 12:24已关注崔诚,巅峰十境武夫。武夫的修为没有侥幸可言,都是一拳拳打出来的。武夫习惯行走在生死边缘,出拳山开,挥袖云散,精神磨砺如中流砥柱,崔诚出场时却是失心疯,十境武夫疯癫只能是心魔爆发,那他的心魔是什么?崔诚作为一个武夫,最大的愿望自然是止境后再进一步,打破武夫的断头路,他在武道修为勇猛精进,却被一个突发消息打断了。崔诚对自己的孙儿崔瀺寄予...


陈平安与小裴钱

初遇,他是斩妖除魔负箧远行游侠儿,她是心怀戾气艰难求生小木炭。第二次,他是莲花福地一臂之内陈无敌,她是借势利己肆意妄为赔钱货。第三次,他是遇姚而停知恩图报陈平安,她是建墓立碑伤心至极小裴钱。第四次,他是行走江湖路见不平陈大侠,她是洞察善恶知晓人心裴少女。第五次,他是遮风挡雨授业解惑陈师父,她是五月初五为师祝生大弟子。第六次,他是自碎文胆为友补过陈账房,她是心念师父抄书不倦小学徒。第七次,他是九死一...


陈十一和马自信的综合对比

陈十一和马自信的实力对比。靠山,陈有文圣、左右、阿良,还有欣赏陈的至圣先师。马有看上他的道老二,杨老头(问题是愿意出手),真武山及他的护道人。看家底,陈有落魄山,有福地F4.还有4/1福地,有弟子崔东山,虽然老崔故去,还有欠人情的李二。马在书中没有介绍,估计是真武山作为靠山也是半个家底。看友人亲人,陈有玉璞境剑仙刘景龙、是否破镜元婴的柳质清、刘灞桥、张山峰、刘羡阳、林守一、钟馗,北岳山神魏大神,半...


马苦玄人物简析

马苦玄人物简析首先是来源,老杨说马苦玄和最初给骊珠洞天定规矩的四方圣人其中之一有关系。儒释道在齐静春之前并没有听说有顶尖战力被消灭的,倒是兵家有两个顶尖大佬被安排了。所以,马苦玄可能是兵家一位大佬的转世,或者是子孙后代,也可能是三魂七魄之一。还有一个因素不能排除,其一,兵家修炼有种方式,会在古战场请一位英灵坐镇自己的窍穴。其二,真武山大殿供奉那些神像,是兵家历来的楷模,还是神道的大佬?既然神像都给...


《剑来同人-剑气长》

总管更新慢,着实无聊,就随便写写。轻喷。天边日刚出,一位墨绿衣裳的姑娘走上了城墙。腰间系着一个碧绿色的酒葫芦,练习着六步走桩。她每当想他的时候就会上城墙练习拳桩。他说要去中土神州寻那一线突破上五境的机会。等到那个时候,他就会一直陪她呆在这。 清晨的城墙上映着朝阳的光芒,带着还未散去的薄雾。她练着拳走过一排茅草屋。这些年,茅草屋又添了几个个,一位是他的师兄,叫左右。一位是中土神州的某个大王朝的老...


胡诌一下姚老头

■原文: 第四十二章 天才 当时刘羡阳自吹自夸的时候,不小心被路过的姚老头听到,一直对刘羡阳青眼相加、视为得意弟子的老人,不知道少年哪句话戳中了老人伤心处,姚老头破天荒勃然大怒,追着刘羡阳就是一顿暴揍。反正在那之后,刘羡阳再也没有说过“天才”两个字。--- 第四百五十五章 报道先生归也 年轻僧人随之起身,低头佛唱一声,喃喃道:“如去如来,神秀上座。” 陈平安退出石窟,原路返回山崖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