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路漫漫

火车路漫漫,睡不着怎么办。起来吃泡面,火腿肠加蛋。肠蛋已吃完,在吃方便面。到底怎么办,我还想吃饭。啃完面包片,睡意愈阑珊。对窗听风晚,车驰人未还。车上还有电,打把农药战。诗来!我欲问天安,丹青书肝胆。长戟横京观,乘风射可汗。白发拒雪原,一骑当万千。汉旗迎风展,昔年犹少年。红颜舞蹁跹,儿郎毅赴边。提首三千贯,提督换酒钱。万里江山画,大漠南归雁。十年复十年,铁衣照月寒。霜雪履鬓斑,披甲且死战。老骥心益...


第*****章 三拳三棋又三辩(II)

(今个无更,接昨天继续。)龙泉郡最近雨水较多,黄湖山的大湖水位大涨,陈灵均借着雨水修行进展神速,每天要花十个时辰炼化那只龙王娄,估摸着炼化完成就要去往那座陌生大洲。祖师堂的建立给了陈灵均很多触动,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有这一天,磕头敬香的事,跟以前自己和那位水神兄弟把臂碰碗有大不同?在这位御江小白龙眼里,就是左护法看右护法,一样傻。实际一旦设身处地,陈灵均反而有些心慌,莫名的紧张,倒不是三幅画像不用一...


不正经读书笔记--601章 赔钱的小钱袋子

收到陈董事长的通知后,落魄山马上着手组建远赴剑气长城的考察团。考察团一行共计四人,裴小姐和曹公子是此次慰问的主力。由藕花分公司顾问仲秋带队,集团独立董事崔东山提供安保支持。 近日,一行四人到达了倒悬山。一.文武全才老厨子,藕花福地真仙人闲来无事,崔东山对赔钱说了一桩秘事。直言朱敛不但牛批吹得好,也曾是满腹经纶编攥史书的夫子,写得一手好字,只是书被某老道给偷偷霍霍没了。赔钱对此嗤之以鼻...


第*****章 三拳三棋又三辩

第*****章 三拳三棋又三辩一重山,二重天。谁要是不喜欢秋天,谁大概就不那么喜欢生活,尤其是这温和的秋日阳光,那么灿烂。陈平安今天心情大好,因为范大澈心情大好,好心情想自己独吞都做不到,只能乖乖拿出来与朋友分享。范大澈破镜了,正式成为响当当的金丹剑修。宁府的斩龙台凉亭,陈三秋举起酒壶,是酒铺一颗雪花钱的青神酒,自从朋友范大澈加入宁府的演武,陈三秋就立誓“大澈不破境,不喝神仙酒。”这是陈三秋坚...


[剑来笔记]平安一脉总动员

1.小崔入山小崔就要入剑气长城了,林君璧会被教做人,说文圣一脉没有香火可言的人也会付出代价。重头戏并不在这里,而在崔和左右,两个大师兄的会面。以左右修为,不至于感知不到崔。如果崔不入倒悬山,证明他不敢见左右。现在二人必有会面。那么一门心思的现任大师兄如何看待这位叛徒,说什么,又做什么,才是重头。崔对于曹指教而不亲近,并不全是不喜欢,若是教了所问之外的东西,有带坏师弟的嫌疑,面对裴钱,他也不愿和曹显...


万里江山烽火荡

剑来随笔 从初始皮皮的父母早亡,死因不明。女主宁姚父母已实锤死于阴谋。再者人们总讲大道无情,所谓修士不过自私之人罢了,唯一心怀凡人之人也早以葬于那片春风之中。而让皮皮莫对世道失者却是一名事功学说的开创者,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妖,我至今从剑来中不曾见过罪无可恕之妖。白泽,妖中的异类,不食人不害命。死于左右之手的大妖长前禁锢,为求自由愤而杀人亦无不可。有人会问这样说不是...


第xx章 坐北望南,剑气长城

剑气长城满城剑仙皆屹立城头南向而望,望向那百余里外的黑色潮头。长城剑修虽然早已知道情况之危急,仍是在看到这番景象后心头巨震。这般场景,已经不曾出现几千年了?往日两边杀伐,虽亦是血腥异常,却多是小股力量的生死互换,如那俗世王朝边境的斥候相互绞杀换命。相互算计,以图斩杀对方的年轻骄子或是修行有成的中坚力量。哪怕是那场惊世骇俗的十三对十三,同样是数量极少的“天人之战”。可是这次……蛮荒天下是倾尽了一整座...


番外--崔巉篇(2)

番外——崔巉篇第二章:红烛镇红烛镇,是大郦与大隋边境不远的一座小镇,周围一座座山峰都建有烽隧,用做边境战事示警,每座烽火台皆有大郦士兵一伍,另外每三百里边境设修士一名,这是大郦那位国师制定的万千国策之一。一名头戴斗笠的中年汉子晃悠悠走在山间小路,汉子左右拿着一个酒壶,观景喝酒,好不自在。一头小毛驴,也是慢悠悠跟在身后。阿良停住脚步,前面就是棋墩山了,已经可以看见那片竹林了。熟门熟路,六十年了,当年...


复盘剑来中的书简湖

刘志茂曾有回忆,书简湖,最早是一处灵气淡薄的寻常之地,只是后来有位从中土游历的儒家圣人,在此得证大道,与天地共鸣,而气象万千,故名之曰书简,灵气盎然,惠泽后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恰好,宝瓶洲势力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并祖师堂等。或是由于大的宗门迁移过来,得不偿失,或是由于观湖书院的牵制等,书简湖这块新生的灵气盎然之地,便给很多野修占据了。野修同样要生存,要修行,势力同样分大小,小势力为了生存就会依...


治大国如烹小鲜

看了炭雪和白熊的一些分析,想到了一些来聊聊第一是平安所做,可以说是儒家传统思想桎梏的鲜明对比。那些庙堂上的夫子,学宫中的祭酒,都要装逼了。我辈有大道不是视别人如蝼蚁,前几任来的儒家代言人为何被打跑了,就是你们太清高了,教书育人应该是言传身教,不是立规立距。我剑气长城,还不需要你们这些卖弄几两仁义道德的酸儒指手画脚。平安在做什么?因材施教。儒家是为世间立规立距,但前提是教化万民。剑气长城这个吃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