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面与葱花

一碗阳春面,男子只顾着埋头吃面。今日的面有点咸,男子想要喝一口酒,下意识伸出了手握住了一只杯子,愣了一下神轻轻收回了手。很多年没有一伸手就有一杯酒了,家中已经很多年没有放过酒了。以前无论出城杀妖到何时,只要回家总能看到那个孩子停下练剑跑过来迎接他。在她拥有了本命飞剑的时候,男子便想着一定要多杀几头大妖,争取买来一小块斩龙台,送给她。那年,是她第一次下城头。男子对她说:“小葱花,平安归来就好,爹还要...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拳就倒二掌柜 小鼠精找嚼头

这章看得时候都快哭了,齐景龙才是真正的课代表啊,话都让他说完了,我还找what嚼头啊。 1.一壶酒的小细节。陈平安栽赃嫁祸,白首顺手牵羊。 2.齐景龙心思缜密,陈平安亦如是。有了祖师堂,陈平安和裴钱就不只是师徒了,还是山主和祖师堂嫡传,让裴钱来剑气长城要有说法,不让火蟒和水怪来也要有说法。 3.齐景龙:“应该御风去往云海高处,居高临下,多看几眼的……” 不是我多嘴,你买剑符了吗? ...


陶文不是北俱芦洲的玉璞境剑修吗?为什么写得好像剑气长城本地剑

陶文不是北俱芦洲的玉璞境剑修吗?为什么写得好像剑气长城本地剑修一样?还拖家带口地到这来杀妖?高魁才是本土地剑仙,是不是写混了?


边境的疑点、心湖大妖的来历,以及边境的可能发展

一、边境的履历和矛盾点(本来写了好多边境的已知信息并逐条分析,码字太烦还是只提疑点吧)1、边境不到30岁的金丹瓶颈剑修显然不是一般野修出身,要么是捡了有老头儿灵魂的戒指暴发户式起家,要么就是高门大户祖师堂嫡传;2、以观海境修为获准通过如今戒备森严的倒悬山关口,靠的是中土第六绍元王朝国师嫡传弟子护送员的身份,中土前十的国师都愿意配合,表明边境更大可能是第1条的后者,而文中提到曾有用上五境兵家修士当打...


边境--浩然天下的棋子

边境——浩然天下的棋子本文有些长,纯粹脑洞,不喜勿喷,谢谢。596章说到金丹剑修边境,被不知名大妖附体,藏身体内,针对剑气长城有所谋划,这里面梳理一下。1.书简湖那章提到白泽观道陈平安,在礼圣学宫大祭酒的邀请下,去往中土学宫,选择继续帮助儒家。2.白泽作为妖族年龄最大的妖王帮助礼圣整治浩然天下的妖族,不论是铸九鼎还是白泽图,都是希望人与妖和平共处,白泽不是妖族的叛徒,也不是人族的傀儡,纯粹是个有大...


为什么浩然天下如此被动?

目前来看,本该是同一等级的浩然天下和蛮荒天下,在这场大战中,浩然天下显得十分被动,万年以来,别说反攻,甚至一直借助剑气长城抵御。个人猜测,在两个天下真正火拼的时候。会出现类似于辰东的完美世界里面的两个天地碰撞,规则紊乱,像14境这种跟天地之间一般都建立有联系,尤其是儒家圣人这种大道寄托于天下的情况下战力应该会大打折扣。这也是最得意和白泽显得如此重要的因素之一,这两个人不属于儒家教义,应该不会受影响...


陈平安,你死期已至!

自剑气长城上次大战以来,妖族攻势逐渐放缓,剑气长城的剑修们便松了一口气,倒悬山见此便也就再度放开了去往剑气长城的通行。早早有一汉子便在叠嶂酒铺里自饮自斟想着剑气长城再度有游历来此的游人之后又有三人惹了不大不小的趣事。早些时候有一隋姓的女子金丹剑修来剑气长城砥砺剑道,那女子面容冷峻,腰间佩戴着一把名字极为好听的长剑“痴心”;来到剑气长城之后也未像其余剑修一般寻找住所而是先去酒铺喝了一坛“青神山酒”之...


五百九十六章章节思考

■将某些事刻在心里,与自我苦苦周旋■章节综述陈平安对十大剑仙的过往进行复盘、“妇女之友”齐景龙洞察倒悬山大阵、白首心性贵真、边境背叛浩然天下并与大妖有所谋划、金甲洲女子武夫欲问拳陈平安。■长城最高层战力复盘陈清都:万年以来陈清都皆不曾倾力出剑,换一个说法就是万年来妖族不曾倾力攻城,作为默契,陈清都出剑克制董三更:尚在阿良之上,因董观瀑一事蛰伏不出 阿良:飞升,随时会降临剑气长城 隐官...


云窟同人文--裴钱战白首

你们要的裴钱打白首我一进来就看见裴钱在打白首(划掉)白首是自己上楼梯踩滑了摔了(正确)白首看着那三颗小脑袋,喊道:谁是姓陈的开山大弟子!裴钱吓了一跳:这是仇家来寻仇了吗?大白鹅也不在,怎么办…。暖树说:要不我去找朱敛或者山神去了。周米粒:阿巴,阿巴,阿巴…。齐景龙笑意温和:“别紧张,我和你家师父陈平安是朋友,这是我的弟子白首。白首不耐烦的喊道:姓刘的,费话什么,你们三谁是姓陈的开山大弟子,我,太徽...


岁岁平安

破落的泥瓶巷,这个冬天异常寒冷。残缺不全的泥土墙,似乎寒风都不愿吹过这里,更加冷清。一户最为破败的小院落,一棵在夏天从那群鸡仔口下幸免的枯草,孤零零地在那面土墙边。屋内一位女子艰难地侧动身子,努力望向门外面。今天她的儿子还没有回来,外面好像要变天了,女子极其憔悴的脸上透露着焦急,她有些放心不下这个孩子。年纪这么小,本该是无忧无虑被呵护的童年,却这么早经历了人生的艰辛,女子早已干涩的眼眶中微微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