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观感:巅峰之战

增加条件绿袍儿族人……我没说话,他当我答应了吧 哈哈哈,果然,新学的两全法嘛。徐骁替我造亭扫墓,便是交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舒大娘也是假装,赵珣的棺材板压住了 ,要功法,更要活着呀 。鸽子:我招谁惹谁呀 ,被扯掉又放飞 。赵宣素:江湖之事,我不清楚啊 ,青鸟姐姐。试探?不是,我欠您的,您不欠我的。“我不是中心,凭什么人都帮我救我啊 ”好!老李:来耍耍 ……一塌糊涂嘛,气势有几分 。再找王老怪打一...


第34集观感:学神啊 !

见他二姐啊 “前辈记住了,别叫二姐,别提姜泥”“见过李先生 ”红螭送先生,“不需试探,定护周全 ”“欺负过姜丫头? ”“自古以来,婆媳姑嫂不和,不见得,婆婆嫂子都是恶人 ,只是想让她记住夫君的好,家母走的早,这恶人只好让我来当 ”还原“我俩能成一对 ?”“猪都能看出来 ”“比你资质好 ”“跟你说的 ”……夫纲不振 ?哈哈哈“家事,不去了 ”神符相随。“考核堪舆地肺山”,王祭酒输我三回 ,好几个了...


第三十三集观感:小虫子老不尊

剑落,捡剑啊 。赵丹坪:这怎么不像我 ?张巨鹿让动手 ……做个样子吗 ?“高手就得往前走 ”生死之战,不可以境界论高低 。不能轻视龙虎山 ,说法还原。高手过招,如野牛打架,碰碰角就可以了,有意思 赵宣素登场,“试探……赵丹坪还是想杀 ”“天大的麻烦都扔在我头上,逼我下山。 ”赵楷还想杀,天下不乱,怎么能有出路,又怎么能给疯狗机会呢?不翻天覆地,哪来改命之机?等个朋友 ?舒羞……这就有二心了 ?大娘...


第31集观感:剑来!

徐凤年下徽山,不要什么东西 ,还有锦囊。“世子不负徽山,徽山不负世子。”“武学心得”……成留给徐凤年的了 ……不要,我要走自己的路,不学别人 ?我看的就是很迷,那你谁的都不要学了嘛 ……“本世子对你,没有兴趣 ”,哈哈哈 ,青锋无语 。“行侠仗义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好!“怕徐骁,怕他老了。 ”这句话放在这里 ,还是泪目。又有锦囊 ,“不取心得,必入天象,可为百年盟友”“私房钱……”有些话,或...


第31集观感:……凑合吧

“世子上山,烦请让路。”“得罪了……”“停手,让他上山,老祖下令。”这算改的简明些了,青锋直接说直接老祖下令。开始了,怎么说呢?对话有些改动,有些还原,大部分是按照前期改动后的剧情走向来的,有些省略的,让人很难受,当然,减少的对手打戏,我倒是挺赞成……起码特效还能看,果然下限越来越低。简略罗列。“轩辕敬城,请老祖 宗现身。”“**儿好吗?”“好生养,比你强。”“我还在长**……”哈哈哈,这台词“谢...


欲敲天鼓

(本文接上篇番外《先生卖我几斤仁义道理》)白玉京,最高处。头戴莲花冠的徐凤年眯起一双丹凤眸子,左手抚摸腰边悬挂的两柄刀,低头扫了一眼隐没在**深处的那头雪白天龙。白玉京五城十二楼,乃至整个青冥天下,知晓这头前些日子随自己从浩然天下返回的天龙存在的人,不说师尊,只有五人。俯瞰高城宫阙,再望遍青冥天下十四洲,又抬眼看了看天外天那洪水漫天的化外天魔。“都是不让本王省心啊……““汝州,有一个上辈子是剑气长...


第30集观感:人生但苦,良人当归。

“宁娥眉见过小王爷,”跪。徐凤年“谢过老天师。”轩辕家的八卦,拉个贼船哈哈哈。“西楚公主”“自家人”“我家棋诏叔叔。”好开森。青锋母亲:“你轩辕家的事。”赶下山。不放回来,“要双修”两边叙述穿插。大磐身份改动,不是原本轩辕家的人,而是门客“入 赘”没了带有骨血的后人,可能是不想涉及伦 理问题。恨嫡亲血脉,而神功有成,又为“传承血脉。”看上青锋。敬城已经告诉袁庭山了?未转达真相。“可够脏的。”青锋“...


第28集观感:尬出书了,就离谱。

看催眠书啊,单纯对人对事的画。哈哈哈,赵楷硬气不过三秒,“还是下去了。”“借刀杀人,”可是没法不在意啊。改动的白衣案徐凤年从头寻找真相啊,可徐骁也什么不知道,这些年干了什么?一直袖手忽略吗?此离谱一也。斩天龙啊斩天龙,这场景不是老李剑斩云的地方吗?特效还行,可能要烧不少钱,但是这就是省时间的理由?真尬啊,改动的……不说看不看原著了,普通观众看着能好看吗?吴素魂散,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凤年”,赵黄...


第二十七集观感:这不是徐凤年。

曹长卿欲杀徐凤年,说认识鱼幼薇。从不曾闯过北凉,因比皇宫更凶险?带走姜泥,不让。老曹对老李,拉开架势……没打成。“棋诏叔叔,能不能不要动手?”有些那啥即视感。不走……更不嫁。陈锡亮那一声主公,他怎么就做不得北凉王妃了?“书生可用。”张巨鹿改动,“宰辅好享受啊”,“功利激发学子上进心啊,不顾及规矩啊。”感觉参照张居正更多了些。人猫感觉另一种风格,笑中有刀。曹叔叔的劝,“讲道理……再嫁也身份相当”??...


第二十六集观感:老曹有点味儿啊。

鱼幼薇问青鸟是否喜欢徐凤年。“死士没资格动心。”徐凤年和姜泥聊曹长卿事迹。……说不定是个疯子?她不认识曹长卿?后来又想起来了……她的棋诏叔叔。“小叔多有照顾。”棠溪先生切磋剑,原来是为报国寺事调虎离山。小女孩儿啊,陈锡亮啊,捡铜钱啊,被欺负啊,还算还原。好一个“文人雅士”跋扈女子。“不向书里求,倒向寺里求。”“你能杀 了她全家吗?”有内味儿了,行侠仗义的遗患之谈。“像你这样的草包,天下多几个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