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评 第七百八十九章 持剑者

得,贺陈公子二更再入陆地仙人,码字章评。不过今天没等来三更飞升,想必是要跌境了吧... 言归正传【议事间隙】 陈公子的术算如他自己所言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阿良会前说会有两场会议,得,这里直接变成四场会议了。第一场会议拆成了两场算,牛掰,害得我以为刘十六是十四境,一口盐汽水就想喷薄而出,转念又给憋成了发胶。毕竟当初刘十六要是十四境,在宝瓶洲一战就作用太儿戏了。来复盘一下,这里抛出来了哪些信...


第七百八十七章 河畔(看点以及后续浅谈)请耐心看到最后谢谢!

首先本章来回来去翻阅数遍,尤其是剑气长城无事牌那段 更是翻阅无数 看完久久不能释怀 感谢总管能写出这么好的书 感谢能够一起通过本书分享体会的书友为大家在最后 准备一个“大惊喜” 再次开战条件一、巅峰战力 浩然天下巅峰战力几乎全员愿意再次开战 一是热血上涌 二是为己大道 三是大势所趋 二、人心 这是最最关键的一点 绣虎也说过 如果不是人心凝聚 宝瓶洲守不住 像桐叶洲那样 两头绣虎也不可能守住 ...


《河畔》章评

这章一开始就给了陈平安在这场议事中存在的合理性,他就是礼圣希望来说“打就打”的人,必须是陈平安这样的年轻人。同样,他也是浩然巅峰存在出手的理由,因为这样的队友够靠谱、够值得信赖、够资格做生意,不管好人坏人都喜欢讲规矩的聪明好人。所以这里没有变成龙傲天,很好! 交代了打这场战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串联上周密,使得情节没有跳崖,战争节奏的要求这个设定很好,不然就是互砍,又是一场顾头不顾腚的蛮荒...


剑气长城,剑仙多,剑客也不少

祭诸位战死剑客。【引】未曾去过倒悬山,也未曾到过剑气长城!可听过那么多剑仙事迹!可他们都,不在了!死战者战死!年少犹借长剑逞风流,踏过飞沙拔剑斩仇寇!我是千里故人 青山应白首!【正】愁苗跨过门槛后,背对众人,笑道:“先行一步。”失去双臂的晏溟,将一枚印章别在了腰间,返回剑气长城,以剑修身份,重返城头。九境女子武夫,白炼霜,不再给孩子们教拳喂拳,离开了躲寒行宫,回了趟宁府,将宁府上下各处,都收拾清扫...


剑仙无事牌

不按照境界高低,不会有高下之分,谁先写就先挂谁的木牌,正面一律写酒铺客人的名字,若是愿意,木牌背面还可以写,爱写什么就写什么,文字写多写少,酒铺都不管。正文如下:饮我酒者可破境。于是魏晋刻下了“为情所困,剑不得出”。独眼大髯、瞧着很粗旷的汉子高魁,写了“花好月圆人长寿”。风流潇洒的元青蜀写了“此处天下当知我元青蜀是剑仙”。剑仙陶文最上道,听说可以白喝一坛竹海洞天酒后,二话不说,便写了句“此地酒水价...


关于白泽交出大妖真名我有两点猜测

关于白泽交出大妖真名我有两点猜测【1】大战结束后,妖族和人族之间有矛盾,而那时候妖族整体实力可能比不上人族的。妖族目前三大祖,白泽是中立,托月山大祖立场主战,而飞升天外的那位什么都不管,导致妖族顶尖实力比不过人族。白泽希望妖族能继续延续下去,就和至圣先师约定交出真名,放妖族去了蛮荒天下,用真名制衡妖族。【2】白泽和礼圣约定过看看后面的天下,而白泽很失望,没看到礼圣描绘的理想世界。而这里的理想世界可...


议事

年轻青衫男子居中而站,腰间佩戴着一块刻着隐官二字的古拙玉佩。剑气长城的两位大剑仙,齐延济,陆芝,则离着半个身位紧随其后;再后面一点的两位半个剑气长城剑修,阿良,左右。 就是这样五个人简单的站在那里,参与议事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们,更多的人注意着那位居中的年轻人。 那位身份已经水落石出的年轻人缓缓开口道:“剑气长城隐官陈平安,见过诸位。”说毕。分立左右的四人齐声道:“剑气长城剑修拜见隐官。...


第782章~天下圣贤豪杰

【1】故乡,他乡,灵魂,肉体【2】振家声还是读书【3】修行路上的你我他【4】北冥有鱼【5】平安神性【1】故乡,他乡,灵魂,肉体 故乡容不下肉体,他乡容不下灵魂。 中国中华民族的乡土情节一直通过血脉流传了几千年,这也是《剑来》中一种重要的情节。陈平安一直在远游他乡,但故乡的落魄山才是他心的归属地。那里有可以听他说那些与他人很难开口事情的莲花小人,有那无忧无虑的哑巴湖大水怪小米粒,有那对谁...


17-20,我的三年

今天,高考成绩出来了。成绩也还在接受范围内,但仍旧没达到预期。首先谢谢很多书友的关心,也感谢遇到了陈公子。我陈公子的坑只有三年,比起很多老读者只能说是萌新。三年有你们的陪伴,挺好的。读的第一本陈公子的大作是《雪中》,我记得当时看《雪中》花了八个多月时间,开了三次头才坚持下来。《雪中》可以说是陪了整个高一,也是因为这本书是我高中三年多少有点江湖意味。当时看到雪中快结尾时应该时好像是18年清明节前几天...


番外-九月安然,初七霜降

青冥天下白玉京,彼时尚无名声赫赫岁除宫。 岁除宫祖师堂,十一把嫡传座椅井然有序,椅子上的这些人都是算是名动一方的山上仙师,只是此刻并无往日的和颜悦色。 人人面如死灰。 堂下一男一女,男子长发几乎及地,身形高大,面容俊逸,距离跪地不起的女子,不过一尺,细看之下,男子刚好前倾半个身子,遮住了高空而下的烈阳,挡住了诡异自危的倾轧。 首座,岁除宫宫主转身作揖,面朝祖师画像,礼敬上香,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