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雪中》影视改编说开去

我二十多年前学艺术时听过这么一个说法,一件艺术品被大众的接受度,取决于艺术品本身思想**和大众认知的重叠度。完全重叠,大众会觉得俗,人云亦云没什么看头;完全不重叠,大众会看不懂,觉得无法理解不知所谓;重叠一部分,大众能部分理解,会觉得前卫,有境界。如果把烽火的《雪中》《剑来》的文字作品比喻成交响乐、复调音乐,那么《雪中》的影视改编,就是跑了调的单声部单音旋律;如果把烽火的文字作品比喻成绘画时东一笔...


第十五、十六集观感:改动两说。

青城山青羊宫“公侯下马”细节。神霄剑阵,玉霄剑阵十八人还原,因为前面所改上山原因,省却许多笔墨人物,打斗场面……马马虎虎吧。吕钱塘首先冲阵,而后舒羞帮忙还原,才想起没有杨青风了。赤霞剑诀改动“损命”,应该为吕钱塘死因埋伏。两人“不能破阵”改动,徐凤年欲冲阵,青城王吴灵素出场相邀,基本对话细节改动可以。增姜泥与李淳罡打赌,后趴在墙头观看。“一起进入”改动,“带着青鸟闲逛”改动……毕竟要跟小泥人培养感...


《雪中悍刀行》已看完13-14

有一说一,打戏确实走神,书中如此,影视同理。用原话就是“这就完了?”但不得不说整体走势偏好。原本很多人吐槽老李人选,仔细看了,演技在线,微表情到位。一剑仙人跪逼格还行,期待两袖青蛇和剑开天门,更想看广陵江一剑破甲两千六。老许不愧老演员,镜头拉远都看得到激动得抖了,台词功底深厚。鱼幼薇呆是呆了,就是戏份适合妹子看,一众大老爷们没有少女心看着别扭。姜泥的小表情和神态,我个人觉得很棒,过关的。春秋羞甲和...


第十一、十二集观感:高走起来了吗?

传功画面,悬浮在线,丝丝缕缕金气,稍有改动。王小屏守着还原,新加洪洗象三言两语,忽悠隋珠公主全力支持,些许离谱,感觉还是改的武当显弱的原因。大黄庭留下几成细节,请世子为百姓想想,王重楼改动虚弱,个人观感更有味道。新增早揭露孙貂寺是北凉棋子,应有后续。王重楼最后一笑豁然,简直形象定格,崖上临风比远近,下山定要风光,名场面再现,爆赞!哈哈哈,徐凤年照镜子,红印,以及后来消失解释,细节,何时下江南见我姐...


第九、十集的观感

……还是觉得陈芝豹话多,徐龙象这一线,改的真心不舒服,佩服那个王编剧弄的这逻辑,真是自恰,就我这普通书友的感受,看到这全天下都盯着徐龙象,长子次子军权之争容易内乱作为送走甚至废掉的借口,感觉简直可以称为牺牲了徐骁的形象,兄长不愿意,弟弟愿意走,成全了哥俩的形象,唉。电视剧嘛,既然消弥了些国仇家恨,谈情说爱肯定是要加些的,所以楚狂奴的说和,可以理解。由真心收徒的赵希抟,说明老黄交易,道出赵黄巢,隐在...


《雪中悍刀行》影视

《雪中悍刀行》八集已经看完,说点愚见。简单说一说影视与原著的异同和优劣。异同方面来说,修改了部分角色的故事线,如宁峨眉的故事背景背景、黄蛮儿与赵希抟、徐凤年三年游历的切入点、王小屏的闭口剑等。我想了想为什么会如此,观众和书迷又为何种种感想?说实话,影视与书感觉不同,但又可看。众所周知,影视审核极其麻烦。当初就听说王府变将府,很是郁闷,瞬间感觉画面变窄了,给人的感觉是世界小了,本来要的名山大川,登泰...


第七八集啊,加冠给我整泪目了

白狐脸儿的雪湖刀舞,依旧全程慢镜头,结合前六集的那一段儿,未免有拖沓之感,舞刀真的是刀舞了……看来些许打戏,真的是硬伤。加冠那一段情节是真的好,不拜其他只拜王妃,狮子细节,三冠之加,治人军权,第三次换王妃亲手缝制的冠,除却宗庙,执掌千军比不过此一冠,“什么都好不过它”“凤年长大了”感人。连带着后来姜泥那两次回眸,别有滋味。登高之论,天下之谈,送走黄蛮儿上武当,徐龙象这样改动,好坏难言,但我个人极不...


雪中前六集观感

刚看完雪中前六集,剧徐凤年留给我的印象就俩字儿:腐儒。如果说原著的凤年是冷酷而炽热,大智若妖的话,那么剧中的形象就完全是傻傻一朵白莲花。说他藏拙,可言行举止就跟摆明了告诉别人,我是装的纨绔一样;说他智慧,却天真到有了两个高手在身边就觉得自己高枕无忧万事大吉了,死士啥的都不需要了;说他冷冽,却傻白甜到要跟一个素不相识刚见过面的人解释自己不是个坏人。就这智商?还天真到以为自己能放弃北凉的基业由别人接手...


十万大山老瞎或许就是**兵家二祖!

这个性情乖张的老瞎子,万年以来,还算守规矩,就只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喜好驱使犯忌大妖和金甲神人,搬动十万大山,说是要打造出一幅干干净净不碍眼的山河画卷 老瞎子沉默片刻,问道:“两座天下打得再厉害,能有当年厉害?撑**不过是将那个一,打得更加破碎而已,当年是如此,一千年一万年之后,能变****?世道还不照样是这么个鸟样?意义何在?说不定彻底掀翻了打烂了才好,重新归一。” ...


浅论陈平安的道路

是三教合一吗?准确来说,并不是。一来除了特征鲜明的观点,三教之间,包括后来各个学派的界限也未曾太清晰。二来陈平安所持道理,千头万绪,融不融合不好说,不止三教,同时也有很大部分不被名教所罗羁。在我个人看来,陈平安以儿时的经历和所接受的几条根本道理为基础根砥,如学会走路,如思想萌芽,如道人筑基般,得以“立身”,向阳而生。且以树为喻,后来读诸多书,打百万拳,行万里路,无数经历中汲取,扩充,生长,抽条,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