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瀺 不愧国师二字 一些自己的看法和猜测

崔瀺不愧为文圣开门大弟子,和之前陈平安炼字连了起来,但是陈平安短期是不会回浩然天下的,因为陈平安不会食言,他要遵守和陈清都的约定。文圣借山,估计是给大弟子增添修为,瀺与巉可能都是老兔子的本名字。这章还明确写到,剩余一半长城仍然是浩然天下,文圣在浩然天下也是不死不灭的,除非某些和陈清都剑灵一个等级的人出手,但是上一次文圣降临剑气长城左右还劝文圣早日离开,意思是除了妖祖还有人能留下文圣?崔瀺这一手 也...


赳赳其文,不负天下

性善恶之争,几千年的斗争都未曾辩明,三四之争又岂会是一方惨败而输,不过只是为了一个信念。一个让天下儒家文人克己复礼为仁的信念罢了。先有至圣先师携三教一家灭神而有浩然天下,留与这天下的就一个字——仁。仁字一天尚在,浩然天下就一直稳固,但是没有什么是稳固的,神灵高高在上的金身也会因为因果腐朽,化为微渺的寒星。而浩然天下这个仁字究根归底要落在人身上,人性高深莫测,谁也不敢笃定,这个仁字会不会也如同神灵的...


员外的700阅读理解

●以剑开门者,剑气长城老剑仙,齐廷济。文圣一脉,左右。这两位剑仙,除了负责开门,还要守住大门,不被大妖摧破。(齐廷济被派到扶摇洲看大门,左右桐叶洲最强战力也是看大门,开门可能需要剑仙以这种有高额伤害的修士,但看门……最强战力不是城破也无法脱身了吗?除非白也或者老秀才关门吧)●云海高低不平,一切高出云海的山头,都是白玉京和其他道士的争抢之地。(果然是道法求高啊!)●三千僧人位于西方。扶摇洲逃难之人,...


武道与儒、道、禅

从远古时期的部落战争,阪泉之战,逐鹿之战,习武就在当时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周武王《剑铭》中:“带之以为服,动必行德,行德则兴,倍德则崩。”则更是强调“以仁德为武”,至此“武”与“儒”便愈发不可分了。以后,游侠之风日盛,青少年多以身为游侠为荣,诗人骚客都崇尚书剑飘零、仗剑远游的生活。这些游侠总是或隐身山林、或略显神技后便飘然遁去,不知所终,颇具道士之风。《史记-游侠列传》更是以史书...


员外的698阅读理解

●裴钱点头道:“有的,三个大月饼高高挂,跟秀秀姐的糕点差不多,瞧着馋人。(这个态度,怕是想摘一轮月补到自己眼中吧!你秀秀姐的糕点不还是你家的,馋什么??)●月华山一处神仙洞府门口,一位身穿雪白衣裳的肥胖少年,笑问道:“金风姐姐,这就是那伙不知趣的家伙?其中一位,好像与咱们境界相当,气息收敛极好,只是瞧着狐媚狐媚的,观她一身气息极正,不像是山下拜月炼形的寻常狐魅,莫不是位证道悟真的仙门狐仙?”……被...


员外的697阅读理解

●而斐然、绶臣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劳心劳力,就能够帮着蛮荒天下的那些各大军帐、王座大妖们查漏补缺,甚至最终成功改风俗、移民情,让浩然天下被妖族侵占的版图,在深层意义上,真正的改换天地。现在陈平安最担心的事情,是各大军帐钻研、揣摩宝瓶洲大骊铁骑南下的详细步骤,具体到底是怎么个缝补破碎山河、收拢人心,再转过头来,照搬用在桐叶洲或是扶摇洲。(果然,总管还是那个总管,这样写才对嘛!!妖族对抗剑气长城万年,剑气...


剑来同文番外篇之:萧左之战

剑来番外篇:萧左之战”如果有一天,你所作的一切,都被证明是错的,你该如何自处?“某年某月某日。剑气长城之上。扎羊角辫的小丫头,坐于城头,晃着一双小脚丫子,随便的摇来摇去。隐官看着小丫头,不由得一笑,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可凉可凉咯。“羊角辫的小丫头哼了一声,不言语。半晌,小丫头抬起头,问隐官:”师傅,你说,浩然天下是什么样的呢?蛮荒天下是什么样的呢?我认识几个来长城的外地人,说了好多好多我不知道的...


694吐槽

1.左右和于心,不多说了,神女有意,襄王有没有情就不知道,我猜是有2.桐叶宗没了船修这种败家子,且经过前面的波折。上层人物都开始逐渐讲理,人人心存死志。值得敬佩3.桐叶洲是真的从心,和皑皑洲有的一拼,大部分都求活。而北俱芦洲人人求死。4.这下我看还有谁反对牛鼻子观主不是道祖骑的青牛5.两洲合二为一是真的强,国师大手笔。(合三洲去,时间来不及,资源不足)6.李槐之前的红线是阴阳家那个师妹用来算计李槐...


《书生和女鬼》

有一个书生进京赶考,途中住宿在一间破庙里。当地人说,这座庙里闹女鬼,男人进去了,没有能平平安安再出来的。书生想,这一路上无聊得紧,进京赶考又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不如趁着年轻,碰见好玩的事情就耍上一耍。那女鬼也不知长的什么模样,不过她们既然能幻化人形,想来跟韩国女星总有的一拼。这漫漫长夜,有美女看总是好的,到时候只要把持得住,也不至于着了她们的道儿。于是他就住进了庙里。到了晚上,书生点起灯来,装模作样...


醉里挑灯看剑(点一盏灯)

“凭一口气,点一盏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齐静春点了一盏灯,陈平安在回响。陈平安点了一盏灯,崔东山在回响。第一章【万里尘埃】「甚嚣尘上」陈平安在前方独守长城,后方已经开始给他“做书立传”了。先是貌似写实,让人信以为真。然后巧用顾璨之母和麦穗的联系,书简湖对顾粲的“回护”,破坏陈平安形象,映射落魄山。最后,对撰写和刻板人非杀即伤,一方面主动灭口切断线索,一方面给陈平安方面的回应动作制造舆论困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