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剑来特别篇~长城殇

嘿嘿嘿,老爷子别走啊,来给我们讲讲这长城蛮荒,战得如何一个酣畅啊。加银不? 老翁抠着鼻子问道。加加,之前欠的二两银子也一并补上。 店掌柜赶忙赔笑道。老人一抬手,青衣书童赶忙把那本翻了无数次的《胡说剑来》递上。师徒俩重新在桌案上落座,书童不忘瞪了一眼店老板,朝他做了个鬼脸。酒客们立刻欢呼起来,那个上上上上章出现的大髯汉子再把酒壶拍在桌上,表情动作和《胡说剑来》(1)如出一辙,这回换了台词:“老头,你...


转自山水邸报(离姥爷)

你们可能不知道只用十八件宝物杀掉一个剑修是什么概念。 我们一般只会用四个字来形容这种人:道法通天! 我经常说一句话,当年宋长镜他能一只手捶杀齐静春之流的三教神仙,我离真用十八件宝物干掉陈好人不是问题。 埋伏他一手,这个阳神不能杀,这个阴神不用杀,他死定了。 反手给一个天劫,闷声发大财。他神人擂鼓式?但是不用怕,他这招秒不掉不了我。观照剑意这个剑丸,两个炸,很牛逼这招,如果...


《参谋长陈平安传奇》

一个乡村少年无师自通一步一步成为足智多谋的参谋长的传奇故事。 他,从没接受高等教育,全靠细微的观察。他,从不轻易拔剑,打架全靠人心拿捏。 他,从不下棋,因为他是棋盘外的真正高手。 他,是个好人,能把坏人全部算死的好人。他,是个天才,把天下的生意人全部做得没生意可做。他,自称是个剑客,但没有一个人相信。 他,是个武夫,但出拳前后必须衡量几天,敌人耐不住寂寞都已经不战而胜了。 他,是陈平安。 他,是参...


《剑来人物随笔》之诗赠剑来

引赠剑来——《剑气长城》九州华夏之万代,于今为庶说剑来。今我不乐金古梁,日日独思耍文采。小镇笼中皆飞雀,离地三千有洞天。鬓角双须头上簪,影下独看老树槐。溪水远去龙须畔,宁姚初见小平安。少年黑炭长生断,浮沉有梦思撼山。竹楼二重真龙出,却洗浊空生碧莲。埋河有言善恶念,承恩水丹南熏殿。京观骸骨剑开天,天下武运雨露沾。古来往生生死事,皆在抬手一笔前。《生死》长城三轮月,万户啼哭声。落花有留意,流水似无情。...


第*****章 城墙有新字

第*****章 城墙有新字今天的城池格外寂静,初夏的日子不闷,日头高挂,照得杨柳落地,无风。城头鼓响之后,老大剑仙挥手将宁姚和陈平安送至城池,只说了一句“让陈平安安心养伤,有那杀妖的机会。”城里万千剑修已悉数去往城头,鼓声即是大战开始,也是召令,城池所有观海境以上的剑修均需立刻去往城头御敌,这是剑气长城延续万年的传承。城头除了战鼓,还有一只只巨大号角,不同于北俱芦洲的起剑祭天,一旦有剑仙在战争中...


《剑气长城》之词曲几首

剑气长城 ——词曲几首《城头》雁掠城,云里丝丝嘶鸣。城头上,曾见三月,月水流动送晚霞。登高望北城,谁曾掌观河山?四道街,年去岁来,无坟无碑皆长眠。闲处街角楼,青神酒正酣,梦中胭脂。剑修武夫催问剑。念海市蜃楼,如影如现,师刀纳兰拦门前,望人在天南。凄凉,恨堆积!渐别老友回,护道幽寂,斜阳冉冉春不在。持仿剑在手,声声哀怨。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剑仙》三月照地,有剑似、开天搬山降妖。印章轻舔心头,...


[胡编乱猜]剑气长城的战斗脑洞

1.陈清都必死,左右反而死不了。2.妖族小孩儿死不了。3.老四就是那个叫出左右名字的男人。4.剑灵会现身,儒家前几的圣人会出现一个。5.阿良应该不会出现,他可能忙着更重要的事情。6.第五把仙剑现世。7.陈平安会展现出剑修实力,剑意跟强,剑术没有剑意强。补充:1.宁姚必不会死,但是叠嶂应该会死。晏胖子对叠嶂是有爱慕之情的。2.陈三秋战死,董黑炭战死。3.内奸必是几大家族之一。大概这些吧。拭目以待拭目...


曾为天上仙,今为瓦中藓。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我是一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过往那些年转瞬即逝,一日复一日。终日无所事事 ,爹娘都很有钱,买了附近方圆百里,建了一座城,繁华得不得了,终日车水马龙,而我每天就在城头看风景,偶尔得性,去街上游玩一番。我觉得我爹娘和别人家都不大一样,别人家姑娘才刚长的水灵,十里八乡的就着急把女儿嫁出去。但我爹娘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终日任我在街上游荡,他们只是意味不明的看着我,眼里有着莫名其...


有魔见妖

陈平安面目狰狞。心中的恶蛟从未消失,他只是蛰伏在心底,等待着吐息之日。那是二十七年间心中所有的恶,自儿时父母先后去世起,到今天妖族百万大军兵临城下。当没有实力与世界讲理时,沉默就好。但当这个世界的一切法则只剩下力时,那便以力破力。不再有仁义道德、礼仪廉耻,不再有勾心斗角的人心细微。陈平安从未如此纯粹,从未如此肆意过。既然道理不听,我有一百万拳,不够,再加上仙剑,还不够,再加上这条命。于是,心中便只...


《剑来人物随笔》之问剑托月山

《剑来人物随笔》之问剑托月山蛮荒天下正中,一处占地极广的陆地,有一座巍峨大山矗立,方圆百里皆平原之地,无花无草,无山无溪。光秃秃的山,灰蒙蒙的天空,山顶有口漆黑水井,方圆五丈,深不见底。一个佝偻老人背负双手,站在不远处的山崖边,山崖直落千丈,表面有三处凸起的石台,一线排开,再往下去,几个金黄大字,成两列篆刻于断崖之上,上书“托月山禁地,天与天相接。”相传万年不见的日月一线之时,此山落地生根,转眼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