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剑来~震惊,大穿越!!

(本文甚水,慎入)有一天我正在玩单机游戏三国志11,忽然右下角出现了一个弹框——“3亿大作,剑来唯一正版端游!”剑来我知道,纵横网的半壁江山,烽火大神的巅峰之作,号称剑来之后无仙侠的一部小说而已。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点开了链接。可我忽略了一件事,我的电脑根本没有联网!一种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蔓延,我的内心激动又不安,难道要如小说情节一般穿越了吗!然而,等来的却是电脑的中毒。随着蓝屏以及一大串乱码的...


第六百一十三章十四王座,我龙抬头看点分析

一、剧情进展 1、蛮荒14大妖登场; 2、交代陈清都和妖祖部分往事; 3、妖祖弟子与陈皮开战。 二、剑气长城疯人院 1、周澄:爱人应该是个浩然天下的妖族; 2、吴承霈:妻子惨死,唯有仇恨; 3、元青蜀与本土剑仙高魁这里提到白泽图和搜山图,前文好像说过妖族只要被白泽知道名字,就死定了,那这十四位。。。。感觉白泽和妖祖应该是身份差不多; 4、韩槐子泰然自若,...


剑载英雄气

陈清都望向远方,笑呵呵道:“如今有了那个老不死撑腰,胆气就足了不少啊,好些个新鲜面孔嘛。嗯,来得还不少,老鼠洞里边有个座位的,差不多全了。”左右并未接话,一身剑气却更加磅礴,剑意之盛直追某个狗曰的。陈清都笑到:“这点剑气干嘛?腰间那把剑留着准备冲老鼠洞?牙签搅大缸呢?”左右手按住剑柄,虽未出剑,黄沙又退数十里。陈清都又笑了,呵呵道:“咋滴?在剑气长城水土不服,没吃饱饭啊?让二掌柜下面给你吃?”左右...


第*****章 黑云压城 上有晚霞

宁府,斩龙台。陈平安猛然睁眼,站起身来,望向南方城头方向。纳兰夜行和白嬷嬷出现在斩龙台下,双双站立,没有说话。陈平安收回视线,转头望向两位老人,“之前大战都是这样?”白嬷嬷看了眼纳兰夜行,纳兰夜行急忙回到:“这次有点不一样,比较严重。”“有多严重?”白嬷嬷说到:“比想象的严重。”陈平安不再说话,看了看宁姚住处方向,快步走下凉亭,纳兰夜行和白嬷嬷跟在身后。大门口,陈三秋一行正好到来,晏琢,叠障,董画...


《剑来人物随笔》之人物词曲几首

春风行动之《剑来人物随笔》系列,是书友自发组织的原创写作,多在书中人物的剧情拓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剑来剧情拓展,希望大家支持!阿良《风采》白玉京。阑干影卧几重楼。抬望眼,满目风景,美人如雪。麻衣青笠浊酒咽,一剑光寒天外天。挽发髻。片刻流波,何等风采。左右《气盛》回望山陆何处是?一剑一万三千里。独行孤海仗剑气,心如雨,再见已是回忆事。寄情城头城北地,符舟送来小师弟。打遍天下犹未老,心思起,情在左右...


本章

本章今天这个大章,后半章写出了很多信息,课代表有的忙了,昨天就有不少偷懒的,应该讨伐一下,嘿嘿。1.崔东山问棋,就是为了从棋盘上与那些对文圣一脉口无遮拦的人进行教育,从身在长城的这帮中土剑修,一直教育到背后的老祖长辈,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点,边境身在长城,体内潜伏一个飞升境大妖,老大剑仙竟然没有动作?不太合理。所以我还是觉得这个边境与体内大妖的到来,与白泽的再看看有关,具体写过一个帖,不好说,只是...


关于陶文推测一二

推测一,陶文对浩然天下失望,曾经成为是妖族内应,为了养自己的飞剑或者是心中的不满做过一些违心的事情,分界点是女儿死后,妻子发疯,陶文对蛮荒天下也彻底死心,变成一个有黑历史的剑仙(也可能女儿战死是隐官或者陈清都等人对陶文的故意敲打让陶文老实了),陈平安今日上门诛心让陶文自尽或者逼迫陶文在下场大战战死留一个好名声。推测二,陶文妻女已死,心死如灰,对浩然天下失望至极,今日知浩然天下仍有陈平安,愿为陈平安...


《梦中问剑正阳山》----刘羡阳

这一夜,月上中天,谁都没注意一轮圆月悄悄的变成了弯月,好像是谁笑眯了眼。在某一刻,突然风静云停,虫消声,蛙噤鸣,正阳山上和谐静谧的晚上,气势陡然一变,蔓延出一股肃杀的感觉,整个山头死一般的静寂正阳山最高峰的祖师堂门前,搬山老猿慢慢抬起眼皮,斜眼向上喵了一眼,嘴角一扯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站起身对今夜值夜的外门弟子说到:去请山主和各位供奉来祖师堂议事。 外门弟子躬身领命后匆匆下山而去,直到去到山脚...


龙泉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我身旁飘过这女郎她静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


《剑来人物随笔》之老秀才篇--化敌为友

九月初九,霜降。佛晓时分,清水街后的小巷,一个略显佝偻的瘦弱老人,身穿一件洗的发白的青布长衫,低头弯腰抄了把冻了一夜的清水,胡乱往脸上一抹,用手指又沾了点水,将发髻里脱落的两缕头发顺了顺,拍了拍衣袖,摸了摸饿了一夜的肚皮,自言自语道:“学问再高,墨水再多,果然还是不如街脚花四娘的大馒头有用啊。”老人伸手在怀里扣扣索索了半天,才摸出一个铜板,一番天人交战,又把铜板放回那件寒酸长衫,摇头晃脑,唉声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