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皕百剑仙印文》

心系佳人,思之念之游山恨不远,剑出挂长虹清澈光明少年老梦,和风甘雨一生低首拜剑仙身后北方,美目盼兮呦呦鹿鸣,啾啾莺飞,依依不舍天下此处剑气最长观道观道观道花月团圆,神仙眷侣人间有女美姿容,羞走天上三盏灯并无山水形胜地,却是人间最高城稚童嬉闹处,剑仙豪饮时霜降橘柿三百枚风摧我不动,幡不动心不动金风玉露,春草青山,两两相宜白鹭昼立雪,墨砚夜无灯城头何人,竟然无忧髻挽人间最多云雁撞墙鱼化龙求醉耶,勿醉也...


《太平无事牌》

花好月圆人长寿——剑修高魁为情所困,剑不得出——风雪庙魏晋此处天下当知我元青蜀是剑仙,南婆娑洲大瀼水弟子——元青蜀此地酒水价廉物美,极佳,若能赊账更好——陶文师父卖酒,徒弟买酒,师徒之谊,感人肺腑,天长地久——弟子郭竹酒昔年风流不足夸,百战往返几春秋。痛饮过后醉枕剑,曾梦青神来倒酒斗诗一事,老子自称第二,没谁敢称第一。二掌柜除外人间一半剑仙是我友,天下哪个娘子不娇羞,我以醇酒洗我剑,谁人不说我风流...


八百五十四章

从未听过浩然天下有崩了真君这号人,不过冯雪涛心中了然,此人肯定是友非敌,心声笑到:“那就有劳道友在旁助阵,青秘在此先谢过。” 姜尚真说到:“事后再谢不迟,这波妖族虽说境界大多才元婴,最高不过玉璞境,但是个个年纪轻轻,既然敢围杀你,肯定有你我想不到的后手,还是小心为上。” 冯雪涛微微点头,看向那个悬佩狭刀的俊美少年说到:“是在陈平安手中吃过亏?不过你们找错人了,我和陈平安...


凭什么是陈平安

陈平安是“旧天庭共主”,不是说好的毫无背景吗?不是说好的自己努力吗?怎么又成了“共主”,那些成长道路上的迷茫、挣扎和窝心,还有什么意义?其实这是天大误会,只要静下心来,稍微认真一些,就能发现字里行间的真相。这里说的陈平安是“天庭共主”,并不是说他是“共主”转世。说得再清楚点,他出身的那一刻,真的啥也不是,啥背景也没有,他只是泥瓶巷的“泥腿子”。之所以现在成为崭新“旧天庭共主”,成为那个“一”,完全...


《剑来每日一贴》之青白之争

1.神性陈平安还会再次出现,只要陈平安够强大,他就够强大,陈平安道理知道的越多,神性就越纯粹。2.神性陈平安在客栈没有隐藏在哪里,礼圣不会说出来。但神性陈平安其实在每个人的心里,或者印在神魂里,白衣陈平安就是青衫陈平安,只要有心,就可以出来。3.宁姚是真要砍人的,谁都可以砍。如果陈平安们打起来了,她会出剑。“内斗”代价太大,她没把握。这说明最后笼中雀收起来的瞬间神性陈平安和人性陈平安都是可能打起来...


【原创】从管理学角度,复盘一下文庙会议两个章节中的一些玄机

这篇文章是文庙会议期间在贴吧更新的一篇章评,一些朋友希望我把这篇文章搬运过来,因此趁着总管没更新的机会,略作整理,供大家鉴赏,如有错漏还望指正。 文庙会议和谈判的两章,不细看,可能大家觉得文庙的会议也就是一个事情一个事情商议下去,其实不然,里面有很多开会的技巧,表现了文庙的智慧。了解了这些技巧,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其实一样适用。在这里笔者权且谈一下自己的认识,供大家参考。  首先简单说...


大郦皇城问心局分析(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现在已经摆在明面上的冲突:陈平安想要拿回本命瓷,而本命瓷在皇后手上,皇后并不认为陈平安有能力与整个大郦对抗,就以此为家事与国事等价,以此把自己与小皇帝绑在一起。宋集薪在齐渎对陈平安表示自己想要去争一争那个位子,并且现如今的他只是缺少一个事由,而一旦宋和真的与皇后一起以家事为国事,那么宋睦就有理由出师了。这整个就是崔巉留给宋和的问心局,陈平安只是来启动这个问心局。开始分析:于陈平安,最终宋和会做出什...


剑来人物之--苏心斋

这是一个贴吧大佬19年的帖子,刚好最新章节苏姑娘又出现了,就给搬运过来了苏心斋,虽然书中对她的成长过程春秋笔略过了,但看她对黄篱山的态度,见到面容熟悉的老祖,就热泪盈眶,立刻跪下,泣不成声,这是从心里涌出来的感激。当素麟岛把她们师姐妹掳走,黄篱山并没有为她们出头,而是向素麟岛低头求情,黄篱山其实是欠着苏心斋的,但苏心斋知道这是世道,师门没有能力为自己这些弟子讨公道,苏心斋不记恨这些。她只记住是黄篱...


马党,有何不可?

马兰花突然好奇道:“如果阮秀在这里,你是不是不给陈对,给阮秀?”陈平安点头道:“当然。”马兰花又问,“那如果你手上只有两颗野果,你是给我,还是给阮秀?”陈平安毫不犹豫道:“一颗给你,一颗给阮秀啊。我看你们吃就行的。”陈平安又遭受偷袭,揉着后腰,无辜道:“马婆婆,你干嘛?”马兰花再问,“如果只有一颗的话?”陈平安呵呵笑道:“给你。”马兰花:“为啥?”陈平安既狡黠又实诚道:“阮姑娘又不在这儿,可马婆婆...


有何不可?

宁姚突然好奇道:“如果阮秀在这里,你是不是不给陈对,给阮秀?”陈平安点头道:“当然。”宁姚又问,“那如果你手上只有两颗野果,你是给我,还是给阮秀?”陈平安毫不犹豫道:“一颗给你,一颗给阮秀啊。我看你们吃就行的。”陈平安又遭受偷袭,揉着后腰,无辜道:“宁姑娘,你干嘛?”宁姚再问,“如果只有一颗的话?”陈平安呵呵笑道:“给你。”宁姚:“为啥?”陈平安既狡黠又实诚道:“阮姑娘又不在这儿,可宁姑娘你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