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珠歌 宋 张伯端

贫儿衣中珠,本自圆明好。不会自寻求,却数他人宝。数他宝,终无益,只是教君空费力。争如认取自家珍,价值黄金千万亿。此宝珠,光最大,遍照三千大千界。从来不解少分毫,刚被浮云为障碍。自从认得此摩尼,泡体空花谁更爱。佛珠还与我珠同,我性即归佛性海。珠非珠,海非海,坦然心量包法界。任你尘嚣满眼前,定慧圆明常自在。不是空,不是色,内外皎然无壅塞。六通神慧妙无穷,自利利他宁解极。见即了,万事毕,绝学无为度终日。...


用美食文的风格写剑来

(剑来里总管不会太细致的写一个东西有多好吃,用美食为主题写剑来,应该挺有意思的)“苦夏老师!我们真的要在这种地方吃饭吗?”“是啊!老师,来的时候方寸物里带了足够的食物,没必要吃这里的东西啊!”几个青年看着包了层油泥的桌椅,面露难色,个个都站在原地,随时准备转身离开。苦夏留意的却是蹲在角落那一双双愤怒的眼睛,就凭刚才两句话,吃饭的本地人有足够的理由爆发。“吃一吃,又何妨,这一趟本就是受苦来了。”少年...


既然都这么有兴趣聊'性恶论',看看《荀子·性恶》如何

看到这两天哲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各抒己见,我就不献丑了,贴上《荀子·性恶》以及他人所做翻译,转自逍遥_archie的博客。正文: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顺是,故争夺生而辞 让亡焉;生而有疾恶焉,顺是,故残贼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 焉,顺是,故**生而礼义文理亡焉。然则从人之性,顺人之情,必出于争夺,合于犯分乱理,而归于暴。故必将有师法之化,礼义之道,然...


《剑来》,不只是一部小说(一)

“修力”与“修心”作者:炭雪小蛟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晋-陶渊明忘食不敢言,有得却是让人欣然。金庸先生曾在自己的作品《射雕英雄传》里表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就是金庸先生赋予这部作品不一样的意义。而《剑来》一书,我认为烽火最有意义的地方在于—讲理,讲道理。我并不是以此来吹捧《剑来》,或者说无脑的支持烽火。一部作品,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那么我们在阅读的过程中,能够汲取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有一定...


随笔

天下大势皆在此地天幕处,一个枯槁老僧闭眼端坐蒲团,双手叠放身前,身边站着一位光头儒衫中年人。三教每一届的坐镇圣人时间都不定,浩然天下和莽荒天下有三教圣人坐镇的地方,一共只有三处,除了三教圣人同时坐镇的剑气长城,三教一家圣人轮流坐镇的郦珠洞天,还有一处就是那入口位于浩然天下的远古之地入口。郦珠洞天已经破碎落地,降为福地,原定的最后一届坐镇圣人兵家阮邛,也会成为郦珠福地的唯一坐镇圣人。至于那更为隐秘的...


《剑来人物随笔》之魏安篇

亡灵武将默默目送着一行三人离开,十“人”皆抱拳,如见将军。他鲠在喉咙没去说的话是:“若不曾遇见陈仙师,只怕兄弟们便不能达成夙愿了。”还能撑多久,他心里明白。到时唯有用尽最后一丝清明,自散于天地间。既已为鬼,又岂会无心心念念的执念,辗转万里?——————阳春三月,却仍有纷乱的雪花飘下。女子伸出手,让晶莹的雪落在手中。融化成泪落的形状...大战结束后石亳国全境皆为大骊占领,那一战全军一溃千里,唯有三千...


[剑来笔记]604两个转折两个愿望

1.白首大事不糊涂白首被裴钱打的七荤八素,这里揭晓了,作为刺客,从来都有压箱底的手段,只是绝对不用。看齐景龙和平安的态度,若是用了,裴钱凶多吉少。二人好比市井打架,白首有刀子,打不过你我本可以动刀子,但我这个人比较有操守,被打的灰头土脸也不干超越底线的事。所以相对的,裴钱被平安说了重话。白首跟你打架守着底线,你咋就卯足了劲要打人呢?结果是裴钱错误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认为打白首绝对打不过。这里应该就是...


《剑来番外》李宝瓶游记完结篇。

李宝瓶牵马往西走了十多多里地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想了想,便弃马飞掠而去,临近黄昏时到了那个小村庄,她在小村庄前挺了下来,缓缓走入。村子田间有金黄稻田,黄昏时的村子里却没有炊烟。 她来到一座破败不堪的小院中,院里的桃树树叶已所剩无几,一块腐朽不堪的木牌与一串铃铛随风而动。 叮铃铃的铃铛声好似诉说着刚发生不久的惨事 。李宝瓶轻轻推开屋子正门,看见那少年趴在桌前,桌上书页...


转自烽火戏诸侯微博,烽火有话说。

剑来贴吧和圈子那些你有理、我有据的争论,就像落魄山老厨子的油炸溪鱼干,别有滋味,小鱼干正面吃,翻一面吃,都好吃 。文学领域,几乎不存在尽善尽美的作品,不光是作品本身人性深度、思维广度和某些前瞻性远近的关系,还与读者自身的知识架构、逻辑方式以及个人三观与审美,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读者受众越广,称赞会多,贬低也自然尾随而至。剑来这本小说,当然远远称不上有多好(一半是真心话,因为剑来的对标,存在着不小...


章评 603 打架之人,是我师父

一)平安去剑气长城时,剑气长城就已经是宵禁了。总管没有交代东山一行为何可直接通行,想必东山在倒悬山时,已做了安排或者交易。东山入剑气长城时,还是不太放心,在两座天下来回晃荡,故意寻小道童开心,即是显示自己的实力,也是逼着倒悬山大天君表态。剑气长城此行东山和平安必有图谋,必须确保倒悬山两座天下的大门在必要的时候保持畅通,守门人不会守株待兔,也不会关门放狗。二)平安设赌局,能做到大家明知有坑,但愣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