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笑话

1.——文庙的道理到底是科学还是玄学?——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不是科学。——为什么?——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不会拿人做实验。(三四之争)2.剑小将:喷子就知道黑剑来!路人:他们怎么黑的?剑小将:他们把剑来里的道理又说了一遍!3.剑小将:喷子捧杀我们的小平安!路人:他们怎么做的?剑小将:他们把作者写的念了一遍!(圣人气象,圣人牵马,赤子之心,千年暗室一灯则明,万年唯一,全天下最不能死的那个人)4.路...


陈平安的一与道

老子道德经四十二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从简单到复杂的宇宙生成论。淮南子.天文训注释道(规)始于一,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阴阳和合而万物生。 剑来里道于天,“天”下凡间,水神(阴)火神(阳)大战,三教祖师崛起。水火陨落,神灵避走,大地分为四座天下,万物生长,人神魔仙妖,各类精怪。 陈平安人性与神性,更像是道的阴阳二气,阴阳二气相交而形成一种适匀的状态,万物在这种状态中产生。万物...


自由不自由:重谈人神之分,人心向上

万载之前,神道浩渺,掬水捏土为人,提线牵傀儡,以纯粹理性之思,行无错之事,自私贪婪其内,俯视有灵众生,赋之以生命,夺之以香火。昔之视人,犹今人之视蔬禽植养,一般无二。其高高在上,次于天地规则,然其循天道而生而行,无心无情,其近乎无涯之生,如周天星轨昭昭,一眼望见尽头。万载之前,人族生乎幽微,茹毛饮血,斗兽禽而强食弱肉,是以群居御狩,敬神崇天地,身为圈养蝼蚁,刀俎鱼肉而不自知。万载之前,或许只是普通...


心学之理与心学之蔽,烽火以心为锚的画地为牢

“且酿一酒七八酒客且醉且言三两心声以察人心细微处少年雀跃壮年血勇中年深沉老年酣醉侠客豪情琴师国色国士尽瘁孩童顽劣少女心事妇人淑雅名门私利贩夫辛事走卒青云志剑客意不平诗词凌万里”这些人心微处,于烽火而言,如一颗颗珠子串联起来便是徐凤年/陈平安的心势这份心势,便是剑来中世道向上的底层驱动力由陈平安以自身心势为锚,串联起百千人物其所遵循的是心学,心——性——事——世的治世脉络进而汇聚成席卷、提振天下的大...


剑来之外的剑来,烽火眼中的风流世事

剑来推进到这个阶段,书里书外的界限愈加模糊以剑来天下为写作背景,这个背景可近似等同于我们所处的整个世道世道所见,皆可以入文中鹰国,熊国,鼠国,倭国,棒国,犬国,蛇国……其行事、组织、特色,皆可化做一座座剑来天下的宗门社会新闻中的各类善恶美丑,均可化为剑来天下的不同人物大国重器、强国战略、民生建设、各项工业,同可化做剑来天下中一项项壮举,一桩妆谋划、产业除此之外,古今中外戏剧中鲜明的人物古代传奇志怪...


【剑来同人】齐静春-少年温书

#剑来杂谈# 隆冬寒夜,大雪纷飞。孤灯一盏,少年温书。不大的几案上,各类粗粝手卷残简堆得满满当当,倒是摆放颇为整齐。个子已经开始抽条儿的少年正襟危坐,认真翻阅研读,郑重其事,正……灯盏火光忽朔,染绯少年尚显青稚的脸庞,窗外落雪簌簌,糊窗绵纸上,投下暗影斑驳。夜,幽微静谧。“阿嚏……”少年趴伏在几案,双手交叠垫着下巴,抽抽鼻子,指尖药香清浅,是前几日生的几颗冻疮,可把先生心疼坏了。少年眼睑轻垂,忍...


《皕百剑仙印文》

心系佳人,思之念之游山恨不远,剑出挂长虹清澈光明少年老梦,和风甘雨一生低首拜剑仙身后北方,美目盼兮呦呦鹿鸣,啾啾莺飞,依依不舍天下此处剑气最长观道观道观道花月团圆,神仙眷侣人间有女美姿容,羞走天上三盏灯并无山水形胜地,却是人间最高城稚童嬉闹处,剑仙豪饮时霜降橘柿三百枚风摧我不动,幡不动心不动金风玉露,春草青山,两两相宜白鹭昼立雪,墨砚夜无灯城头何人,竟然无忧髻挽人间最多云雁撞墙鱼化龙求醉耶,勿醉也...


《太平无事牌》

花好月圆人长寿——剑修高魁为情所困,剑不得出——风雪庙魏晋此处天下当知我元青蜀是剑仙,南婆娑洲大瀼水弟子——元青蜀此地酒水价廉物美,极佳,若能赊账更好——陶文师父卖酒,徒弟买酒,师徒之谊,感人肺腑,天长地久——弟子郭竹酒昔年风流不足夸,百战往返几春秋。痛饮过后醉枕剑,曾梦青神来倒酒斗诗一事,老子自称第二,没谁敢称第一。二掌柜除外人间一半剑仙是我友,天下哪个娘子不娇羞,我以醇酒洗我剑,谁人不说我风流...


八百五十四章

从未听过浩然天下有崩了真君这号人,不过冯雪涛心中了然,此人肯定是友非敌,心声笑到:“那就有劳道友在旁助阵,青秘在此先谢过。” 姜尚真说到:“事后再谢不迟,这波妖族虽说境界大多才元婴,最高不过玉璞境,但是个个年纪轻轻,既然敢围杀你,肯定有你我想不到的后手,还是小心为上。” 冯雪涛微微点头,看向那个悬佩狭刀的俊美少年说到:“是在陈平安手中吃过亏?不过你们找错人了,我和陈平安...


凭什么是陈平安

陈平安是“旧天庭共主”,不是说好的毫无背景吗?不是说好的自己努力吗?怎么又成了“共主”,那些成长道路上的迷茫、挣扎和窝心,还有什么意义?其实这是天大误会,只要静下心来,稍微认真一些,就能发现字里行间的真相。这里说的陈平安是“天庭共主”,并不是说他是“共主”转世。说得再清楚点,他出身的那一刻,真的啥也不是,啥背景也没有,他只是泥瓶巷的“泥腿子”。之所以现在成为崭新“旧天庭共主”,成为那个“一”,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