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3

198、 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199、 驭人七分如养狗三分如饲鹰。200、 王者九剑,霸者一刀。201、 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202、 尧幽囚,舜野死。如果我们某一天能承认尧不是个慈祥的人,他放逐了自己的儿子,但是他率领部族从水患多的黄河迁徙到汾河让子民安居乐业,派人制定了历法,奠定了农耕文化的基础;如果我们某一天能承认舜不是个遵守孝道的人,他囚禁了自己的岳父,放逐了自己的小舅子,但...


笔记2

101、 对世界不要失去希望,除了一定要好好活着之外,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当我们对这个世界给予善意后,如果非但没有得到善意的回报,甚至只有恶意,这个时候,能够不失望,才是真正的希望。102、 因为他从来懒得跟人讲道理。打不过人家,讲道理不管用;打得过人家,讲道理好像没必要。103、 男子下等眼光,只看女子脸面,中等眼光,看那身段,上等眼光,看女子神意。104、 一个随便把别人当朋友的人,往往不会...


笔记

1、 昨日种种昨日死,今日种种今日生。2、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3、 心无畏者,天地亦莫能阻。4、 行走江湖,拳高不出,做了神仙,术高莫用。5、 人生路上,有人在荒芜中看到一朵花,看到了就觉得有希望。有些人见不得别人的好,见不得别人的对,就只能看遍地的屎,吃着满嘴的屎,觉得味道还蛮好,见不得别人不吃屎,毕竟...吃屎也是能吃饱的。6、 佛家说心猿不定,意马四...


[剑来笔记]603章文圣首徒的本心

1.小崔的本心文圣一脉香火凋零,怨崔巉,怨崔东山,怨文圣自囚功德林,怨左右出海,怨傻大个不出力……唯独不怪齐静春。所以说叛出师门是假,师兄弟成仇是假,崔巉截杀李宝瓶一行,小镇和齐静春残魂斗法,被迫跌境……这开篇时的风云诡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就像大白鹅和小黑炭的定身法游戏。只不过师兄弟的这一场演,赌上了修为,赌上了名誉,赌上了大道,赌上了性命……如今的崔东山抬头望天,他再也不希望陈平安会有...


《剑来随笔人物》之古寺小狐妖

夜,无月。古寺,已破败。正堂旧香案,有灯一盏。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躺在原先金身大佛的位置,翻着一本薄薄的书册。书名《才子佳人》。一身素白的少女双脚重叠,轻轻晃动,对灯侧卧枕手,一手轻轻翻动那本看了无数遍的书册。“原不曾看生见长,竟这般割肚牵肠。”“何以报之?悠悠我思。”“月半孤鬼半日缘,不羡鸳鸯不羡仙。”“才子佳人双双对,碧海青天夜夜心。”“我见犹怜,属意故人,所谓任他弱水三千,一瓢足矣。”“见君子...


《剑来》2019年7月23日更新统计

截止7月23日,累计更新157906字 ,日更6865,累计更新章数19,其中万字大章3,双更5天 请假9天(连续请假6天,《剑来》历史之最 )这个月陈公子的更新操作依然有点sao,具体的你们可以看我的统计表格批注陈公子什么时候让我把3更这一项加上呀陈公子说了本月争取更新22万字,也就是剩下8天每天8000字左右,按照陈公子的尿性还要请假上次抽空做了个文胆小人的合集,后面可能会陆陆续续做莲花小人、...


《剑来人物随笔》之崔诚前传

愁云惨淡,白日无光,天地之间笼罩着一层昏黄。一名麻衣老者于崔氏祠堂前傲然矗立,如渊渟岳峙,一身拳意似水流淌,全身杀意如潮,压的在场众人无不噤声。主位崔氏老祖身穿红衣,面如孩童,双手托腮,笑看崔诚。“放肆!崔诚,见老祖宗在前还不跪下!”一名崔氏长者起身怒斥。“崔诚!我看你是练拳练傻了!三十岁入山练拳,练了四十年,如今形容枯槁,还不知悔改吗?”一妇人怀抱婴儿,款款走来。“四十年岁月,白云苍狗,如今你妻...


第六百零二章

  虽说众人输了太多的铜钱,但是并不影响来酒铺喝酒,反正遇到熟人还能觍着脸蹭酒,蹲在街头喝酒才有剑仙的风采。  最远处有一个剑修正在和人议论着半个月后的赌局,已经开始研究二掌柜的走向了,说是下一次一定赢的满载而归。  倒悬山渡口上 一个锦衣华服的英俊男子带着一名女子站在栏杆上。  “马上就要看到你师傅开心吗?”男子扶着栏杆。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还是快要看到我的平安兄弟才开心?”男子回...


第768章(假) 城破

剑气长城的剑气一天一天增重,却没有任何一个剑修或者武夫因为承受不住这剑气自己而退后走出倒悬山,连新年轻一辈的稚童也不在嘻嘻哈哈,一个个都腰间挂有家中长辈赐下配剑,每一条巷弄的孩子皆是如此,并无意外。人人都在支撑剑气长城这最后一口气,以我万年百代屠尽妖的剑修气概,死守剑气长城。 陈清都:“老家伙们,这一次就让我先杀几个老妖吧,这时候才突然觉得阿良那家伙刻的字也不那么难看了...


《剑来人物随笔》之一盒胭脂(苏)

小镇西门不远处的一座龙窑,叫宝溪窑,窑主是一个姓姚的古怪老头,手底下管理着几十号窑工,老人不爱说话,而且眼光太高,故而到死也只收取了四个正式弟子。 脾气贼差的老人最常说的话就是,“咱们做的是天底下独一份的官窑生意,是给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的御用瓷器,其他老百姓哪怕再有钱,哪怕当的官再大,胆敢沾碰,那都是要被砍头的。” 在姚老头管理的几十号窑工里,有一个姓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