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另外一个 看点

第八百三十七章 另外一个 看点 #剑来看点# 有人说,这一章改名《苦手》更合适,臣附议。皮一下,这便进入正题。 【春山书院】 有间书院,名春山。 春,为齐静春的春。山,为山崖书院的山。如此一来,国师崔瀺的心意,便都在这寥寥两字中。崔瀺眼中,一洲为一国。山崖书院给了大隋高氏,便不再能重返。但师弟齐静春的心血,不会随风而去。新命名的书院还在旧址,行文却要独抒己见,忌人云亦云,更添几分崔瀺的行事...


章评0837另外一个

六经注我 春风过处有春山,文圣老先生重回文庙之后,第一次在浩然天下现身讲学,便是在昔年弟子齐静春在大骊留下的书院。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种言语算是口气极大了。我注六经,口气也不小,经书典籍里的话跟我的意思是一样的。 无论是做事情还是做学问,涉及领域或小或大,我们或许确实到不了这样的高度,原话的作者虽然似乎有点不算做到,但这份态度与气魄,笔者以为是相当必要的。今人何...


挑灯看剑章评(837章 另外一个)

修行修心:水神走水,火神求火。 仁义礼法:第一堂课,君子贵玉。 另外一个:复杂如人,纯粹如神。 第一章【修行修心】 「水神走水」 古代忌讳直言死亡、染疾和灾祸,例如:死亡叫辞世,染疾叫有恙,失火叫走水。水神失火,违反水克火的五行规律,是“逆行”。修行求长生,违反生老病死的天道规律,是“逆天”。“何谓修行,水神走水”,修行是逆天而行,换言之“与天斗其乐无穷”。 「火神求火」 佛家语:“佛...


835-836章 综合看点

835-836章 综合看点 #剑来看点# 鉴于四舍五入有快撵上更新了,那我就长话短说。 【十四】 十四岁时背碎瓷离家,四十岁时辛苦拼凑本命瓷。陆绛替代原买瓷人继续控制陈平安,也继续借宋和对自己的畏惧而掌控大骊。陆氏所谋,是掌控本命瓷一事的大骊宋氏,而本命瓷案,则是一个切入点。娘娘表面上对儿子们爱的深切,其意图依旧是掌控大骊。只可惜,这个下棋人的命,只值14(是死)两。娘娘曾经要发(14)过,也不...


第836章 火神求火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836章 火神求火 陈平安试探性问道:“皑皑洲有个宗门,叫九都山,祖师堂有个秘密的嫡传身份,名为闱编郎,别称保籍丞,被誉为位列绿籍,与这方柱山有无传承关系?” 避暑行宫隐官一脉的外乡剑修之一,邓凉,就是皑皑洲九都山的肃然峰峰主,如今还成了飞升城祖师堂的首席供奉。 封姨嗤笑道:“只是沾了点光,小小九都山,哪里能够跟那座...


《剑来835》人出反常必有刀,寻找架在太后脖子上的“刀”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陈平安一定要拿回,大骊太后死活都不给,关于本命瓷“碎片”的谈判,就这么进入了僵局。太后笃定陈平安不会杀她。太后还是想错了,错在高估了自己。在崔巉看来,她只值十四两银子,陈平安本事还小,太后的价值相应提高,可充其量也不过五百两。陈平安撂下话,半个月之内,会让太后主动登门,将“碎片”亲手奉上。这事其实有些反常。人们愿意崇拜陌生的英雄,却对不能带来利益,还能力超...


章评0835十四

总算更了。 —— 大骊太后不简单 大骊太后主动来见陈平安是必然,然而即使陈平安胜券在握,大骊太后的行为举止也确实处处都在陈平安的掌控范围之内,但笔者还是想说一句,这妇人不简单。 这份不简单,从以下三个方面便可以看出。 心思不简单。 大骊太后的心思不简单,其实不用笔者多做赘述。一个出身地方郡族的女子,能够一步一步走上修行之路,执掌绿波亭负责大骊谍报的三分之一,与国师崔瀺合作,熬过了冷宫,现在更是坐上...


落魄山日报 2020-11-27

今日诗词——①:万物有灵,神明自醒登天而上,冷眼随心以瓷为人,香火鼎立渐次登高,欲主自己雾起神灵,剑荡风云携剑在手,天地分离水火皆败,天外狙击儒道释祖,人代神起外事既已,内必生隙兵祖分魂,外立剑气天下五分,妖祖隐匿暂得安宁,岂敢大意万载岁月,风流不易余斗问短,白也无敌心魔问情,斩龙风起诗书情缘,万古长依人间自有大风流,我辈不与一人走谁道他人无所梦,待到笑时问何求 ②:我行故居中,正堂鎏金。鹤鼎...


陈平安与一的背景分析

陈平安与一背景 杨老头说,陈平安就跟一颗野草差不多。笔者以为,陈平安虽然没有什么大道根脚,但陈平安的背景还是有些嚼头的。 剑来书中提到过许多次,陈平安总能让人不由自主想到万一中的那个一。 一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三教祖师自证道以来,便一直在思索如何延缓,或者解决末法时代的到来,而邹子能够有谈天邹的名号,原因就在于邹子的推衍完全就是以末法时代作为出发点。那么三教祖师所寻找的那个一,与邹子...


章评0834来了

新卷名为选官子,有哪位道友猜中了吗。 —— 新国师,新时代 陈平安以情以理以势以力循循诱之,大骊太后终究还是不得不主动来找陈平安。 一法通万法通,这番切割与圈定,陈平安起手便将自己的定位摆得相当干脆。挂着大骊的太平无事牌,大摇大摆走进京城,面对董老侍郎却丝毫不给大骊宋氏面子,能住进人云亦云楼,却还是待在了那间客栈。这番举动毫无疑问是在说,落魄山上都只是遵纪守法的大骊百姓,但是陈平安说的话大骊最好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