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828》两个女人,两个说法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剑来》有个特点,很少有人物的内心独白。内心独白是给读者看的,尽管思想也会变化,但起码在那一刻,他确实是那么想的,这是一种确定性。缺少了内心独白,读者只能以人物的言行,通过自己的想象加工,来确定他的真实想法,这是一种不确定性。缺少内心独白,类似书画作品的留白,读者拥有了充分的遐想空间。陈平安带宁姚夜游京城,在大师兄崔巉门前受阻,他没来由地说道:“纯粹的自由,需要献祭人性”,...


落魄山日报 2020-11-11

双十一了,昨天各位有去表白吗?不然岂不是过光棍节了?皮皮行动了(浮想联翩啊),今年的国庆和中秋也都在一起了,为什么你们还没行动啊?(温馨提示:各位请注意“人身安全”)今日诗词①:这狐儿化做女儿身,挑灯伴谁夜游春?更是晚秋低靡时,笙歌嗔音处处生。青石砖搭成梯台,一舞只见风雨声。西风颂着前秦声,卷着两人密语传世。懂爱之人,方才能笑出声。了却此生。懂爱之人,除却你我,有谁还能了解...


第828章 自由自在 前情回顾

下午好 1. ■第828章 自囘由自在 陈平安双手笼袖缓缓而行,“我其实早知道了,在云窟福地那边就发现了端倪,不过裴钱一直藏掖,大概是她有自己的顾虑,我才故意不说破。毕竟不是谁都能在剑气长城,随随便便得到周澄的剑意馈赠。所以裴钱孕育温养出一把本命飞剑,意外嘛,肯定是有些的,可不至于感到太过奇怪。” 陈平安有句话没说出口,裴钱终究是自己的开山...


章评0828自由自在

从陈平安返回浩然天下到镜花水月与山水邸报相继开放,问剑正阳山也已结束,马上又是新的副本,这种时候剧情稍微拖沓一点其实也属正常。笔者觉得,剑来写到如今的阶段,总管大概可以稍微谋划一下最终要以怎样的方式收官了。 —— 宝瓶洲的未来 陈平安闲庭信步,大骊皇宫内的那对母子显然还是清楚双方的实力对比,就算捏着鼻子却不得不打起精神,等着陈平安先手表态。陈平安自然不可能一直晃悠下去,首先前往师兄崔瀺的旧宅,意义...


章评0827夜游京城

新的宝瓶洲 问剑正阳山已经结束,陈平安的一系列动作,基本宣告着陈平安带领落魄山正式着手准备将宝瓶洲打造出一副新局面。龙泉剑宗此时的搬迁毫无疑问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步,但这一步,是偶然,也是必然。 龙泉剑宗的搬迁,偶然在于阮邛确实想换个地方,必然在刘羡阳是陈平安的朋友。 刘羡阳身为实际上龙泉剑宗的大弟子,如今成为玉璞境剑修,接任龙泉剑宗宗主自然名正言顺。但正像刘羡阳自己说的,他从阮师傅手中接任宗主一位...


第827章 夜游京城 前情回顾

下午好 1. ■第827章 夜游京城 大骊京城里边那处私人宅邸,里边有座人云亦云楼,还有旧山崖书院遗址,这两处,先生肯定都是要去的。 第818章 少年过河 国师崔瀺在京城的府邸,宅子大,曾经是座旧国公府,里边却简陋,有一座两层的小书楼,被国师命名为人云亦云楼。 如今也已经没了主人。 第405章 山巅斗囘法 茅小冬笑道:“...


824-826章 综合看点

824-826章 综合看点 #剑来看点# 【剑光直落】 正阳山门多事秋,福祸相依喜又愁。 锦上添花交觥错,滔浪压顶拆共舟。 白衣显相逞凶威,青衫如神日月偎。 拳剑一招猿头落,问剑人心看下回。 陶氏依旧支持老猿,架不住宗主竹皇带头丢车保帅。而刘羡阳半真半假的胡说八道,让正阳山众人更为自保。老畜生被平安坑,踩塌了曹氏祖宅不假,入山时踩塌了李二家宅子更真。假假真真,老猿杀的是陈平安不假,杀的更是...


第826章 本命瓷 前情回顾

中午好 1. ■第826章 本命瓷 陈平安笑道:“年少时翻书,看到两句金玉良言的圣贤教诲,放之四海而皆准,是说那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山下门户一家一姓,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山上遍地神仙的一宗之主?” 第656章 学塾那边 在学塾那边,李槐一边打扫,一边大声朗诵着一篇家训文章的开头,“黎明即起,洒扫庭...


《剑来》小瓜子,大玄机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不知从何时起,嗑瓜子这个习惯,在“落魄山”蔚然成风。喝茶、下棋、聊天,人手一把瓜子,总能吃得津津有味。最近的两个嗑瓜子镜头,留守人员看“问剑”直播,陈平安主持的会议,一个是纯休闲娱乐,一个本该庄严肃穆,都有“噼噼啪啪”的嗑瓜子声音,两个不同场景就这样交汇融合。别以为“嗑瓜子”就只是习惯。来看两段对话。其一,米裕斜着眼看向于樾,“于供奉,一登门就能嗑上瓜子,了不得啊,在咱们落...


章评0826本命瓷

做事先做人 本命瓷之谜 —— 做事先做人 陈平安软硬兼施,宁姚一剑定音,无心更无力的竹皇只能老老实实接受正阳山注定不得不接受的结局。 立下石碑,北去落魄山二十万里,正阳山实际上已经相当于成了落魄山的附庸。 学好自然很难,学坏却也不易。正阳山之所以沦落至此,不得不说同样是一个日积月累的结果。这种日积月累,在一声声勾心斗角的祖师堂,在一个个走投无路的女子修士,在一条条山上山下的枉死冤魂。竹皇的反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