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春风得意诗词典故整理

焰慧地谓大乘菩萨十地修行中的第四地。在此阶次中,菩萨精进道业,断除思惑,慧性炽盛如焰。[1] 八十卷本《华严经·十地品》:“菩萨住此焰慧地,其心清浄永不失;悟解决定善增长,疑网垢浊悉皆离。” 明 徐复祚 《一文钱》第六折:“自煖地以至欢喜地、离垢地、焰慧地、法云地,地地相乘。”亦省作“ 焰地 ”。八十卷本《华严经·十地品》:“始登焰地增势力,生如来家永不退;於佛法僧信不坏...


落魄山日报 2020-04-17

今日简讯————周密与齐先生共赴光阴长河,齐静春复活之谜初步揭晓;某红皮耗子成关键人物,齐先生靠他定位来暂时复活,周密挖坑欲夺舍未果;周齐二人在周密的小天地内开始了二番战,战况异常激烈。今日正文————周密与齐先生一同来到光阴长河相互问道,齐先生无境而生的秘密初漏端倪。齐先生正是靠着安装在小师弟身上的定位器,稳定了自己的一缕神念;之后又通过三教合一的手段来进行了短暂的复活。一部关于陈某皮的纪录片...


739章简评

【情节】 照例,大略复盘。 光阴神通 心中自有脉络 书海春风 惟精惟一 大道互通 崔齐执局 落子崔齐 周密欲隔绝天地,将心相天地与外界桐叶天地隔离,陈平安“袖有春风”的那段游历成了齐静春的“心锚”,加之其无身躯魂魄,身躯、魂魄、心境皆不可撼动,周密克制白也的神通失效。 周密齐静春之战是步步深入周密大道根本的过程。“外在”神通失效,两人进入心境对攻。 周密依然为进攻一方,幻化山崖、骊珠、宝瓶...


落魄山日报2020.4.15

愿今日之风和日丽,能见今夜十四境巅峰对决!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同人——宝瓶洲南方天幕,先有两位披甲神人金身法相鼎立天地,后有青衫文士从天而降,脚踏一洲南方版图。彼时周米粒正扛着绿竹行山杖,走路嚣张,肩上停着一个枣儿大的蜻蜓。每天的这个时候,小米粒总是独自巡山,她可是落魄山右护法,看看附属山头树儿长得好不好,鸟儿有么得受伤,池塘的荷花又开了几朵。偶尔悄悄地把秀儿姐送给自己的桂...


738章简评

照例,不说细节,只说大略、要点。 老秀才穗山论道,郑居中憾无故人; 欹松掩亭,青神佳人;夫复何言,东山慨然; 桃花流水鳜鱼肥,白水吃茶,惊雷隐在无声处;饕餮贾生,书海洋洋大观,既无悲悯何敢妄称圣人。 读书以观己,不借鉴百度,自己对总管文中的多数学问、人物、景物,最多打过一两照面,谈不上什么解读。 只是既谈到了解读二字,学识不足,看官权作笑言。 1.白帝城主提及顾璨时说“会让后世邪魔外道,知道...


落魄山日报 2020-04-15

今日同人—— 宝瓶洲南方天幕,先有两位披甲神人金身法相鼎立天地,后有青衫文士从天而降,脚踏一洲南方版图。 彼时周米粒正扛着绿竹行山杖,走路嚣张,肩上停着一个枣儿大的蜻蜓。 每天的这个时候,小米粒总是独自巡山,她可是落魄山右护法,看看附属山头树儿长得好不好,鸟儿有么得受伤,池塘的荷花又开了几朵。 偶尔悄悄地把秀儿姐送给自己的桂花糕放入口中,不小心长大了嘴,又赶忙双手捂住,机智的眼珠四处巡视,若骑龙巷...


第七百三十八章 转益多师是吾师

挑灯看剑章评(738章 转益多师是吾师) 穗山巅:文庙教主,魔道巨擘。 桃花渡:太白书印,问路斩樵。 体系辩:礼圣体系,周密体系。 意未尽:第一回合,巅峰对决。 第一章【穗山巅】 「文庙教主」 穗山,三位教主没来,但原型介绍来了。正教主原型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和独尊儒术等主张。两位副教主原型,其一是复兴儒学和古文的韩愈,其二是理学集大成者朱熹。白帝城主郑居中关于“陆沉心相鼷鼠”的问题,源自...


落魄山日报 2020-04-16

今日同人—— 剑气长城,一袭鲜红法袍的陈平安拄刀而立。 他身处于浩然天下的“飞地”中,长城剑气间 倏然有春意 周密不知为何为他撤去了山水禁制,陈平安眺望四方,妖族大军依旧北赴,蛮荒“游人”依旧络绎不绝,倒悬山旧址,抱剑的邋遢汉子依然打着瞌睡。 一切都未改变,或者说,一切都将改变。 崔瀺曾说时机到来时他自然知晓,陈平安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无数种万一,可万一到来时,曾受剥骨易髓之苦犹未如何的陈平...


第738章转益多师是吾师诗词典故整理

董仲舒( 公元前179年 --- 公元前104年 ),汉族,汉广川(今河北景县广川镇大董古庄)人,汉代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教育家。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年),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儒生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中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罢黜百家,表彰六经”的主张。董仲舒认为,“道之大原出于天”,自然、人事都受制于天命,因此反映天命的政治秩序和政治思...


落魄山日报2020.4.16

打脸常有时,莫慌!再次期待今夜春风得意锤周密!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同人——剑气长城,一袭鲜红法袍的陈平安拄刀而立。他身处于浩然天下的“飞地”中,长城剑气间倏然有春意 周密不知为何为他撤去了山水禁制,陈平安眺望四方,妖族大军依旧北赴,蛮荒“游人”依旧络绎不绝,倒悬山旧址,抱剑的邋遢汉子依然打着瞌睡。一切都未改变,或者说,一切都将改变。 崔瀺曾说时机到来时他自然知晓,陈平安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