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9.20

青山绿水山水画,铁骨铮铮裴女侠。腰缠刀剑错,脚踩外八字,身后小毛驴,疯魔剑法来开道。初入江湖,师傅有曰:“诸多神通,不会无处施展,可优秀也是有烦恼滴。夫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也。”世事难料,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出拳重了得不偿失,还不如给个深刻的印象,能够时刻警惕以人为本。”走的远些,妖魔鬼怪无不敬仰女侠风采,大多因为不能结交朋友而惋惜(打不过的吓死妖,打的过的追不上),...


第642章 崔东山的一张白纸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⑥42章 崔东山的一张白纸 裴钱没辙,就数老厨子的规矩多、讲究怪,道理还说不过他,裴钱只好带上右护法小米粒,打算去不远处街巷铺子,去买些野味、蔬菜回来,石柔心中愧且怕,总觉得朱敛是在敲打自己,嫌弃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既没能帮着落魄山挣着大钱,又坏了铺子风水,石柔便偷偷拿出了私房钱塞给裴钱,当时裴钱嘴上说这哪成这哪成,记在铺子账...


《落魄山日报-9.18》

今日正文——近日,浩然天下影视公司(问剑)剧组为拍摄电影【宝瓶堡垒】,开始向整个浩然天下招选演员!电影【宝瓶堡垒】主要讲述妖族得了一可以转移空间的神器,奇袭攻破剑气长城,转瞬间浩然九大洲破其八,最后的希望在于宝瓶洲,文圣首徒崔饞与大骊皇室,用合力打造的白玉京,建立大大小小防线,而主角是一四人小队队长,主角团队们驾驭飞剑杀妖,最后守住宝瓶并且反攻妖族的励志故事与男女主角末世的凄美爱情故事!落魄山石...


第六百四十二章崔东山的一张白纸看点分析

一、饭桌1、贾老道其实这人,现在虽然是落魄山的人,实际上从头开始,并不能算个好人,这里说的市侩只是他身上的一个小毛病,当时陈皮留下他们,我想更多的是因为酒儿和赵登高,一把年纪,这些毛病不好改了,市侩之外,也许还有贪财、短视,将来某天,这个老道或许会成为外敌的突破口。2、大水怪生火吃了一嘴灰;天真童稚的无邪话语;说起当年自己畅游的小江湖;给阮秀盛了一大碗米饭,用饭勺压得结结实...


樱酱酒铺★一碗炊烟袅袅

樱酱酒铺★一碗炊烟袅袅 裴钱刚刚回家,接风宴没有定在落魄山的竹楼,而是定在了许久未开灶的压岁铺子里。只是一顿家常菜,却依旧让人动容。 比起隔壁生意兴隆的草头铺子,卖碎嘴吃食的压岁铺子的每月进账自然都是世俗的铜钱,生意惨淡,石柔难免心中有愧。从最初的畏威不畏德,到略有愤懑,后来到格格不入,最后心怀歉意 ,就像石柔炒的那两个菜。好吃不好吃不见得,可终于,不再是竹楼中、铺子里的那个吃饭凑数的,而...


642章 崔东山的一张白纸 人心里的万条思绪

642章 崔东山的一张白纸 人心里的万条思绪陈公子奔着七十万字更近一步,我辈仰慕之情,好说好说。本章较为晦涩难懂,因为主旨全在人心人性,理解起来很容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浅谈个人理解。来看本章,尽可能的通俗来说:✪石柔:女鬼石柔寄身在老杜懋身体上,到落魄山后一直呆在百花铺子做掌柜,如今已经把这座铺子当成自己家了,而家人就是落魄山的此前旧人,家人来了会高兴,家人走了会空落落的,家人一起打闹会瞧着,...


第642章 崔东山的一张白纸 解析

随着朱敛的一拳打裂玉液江水神金身,落魄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祥和却又温馨的氛围,朱敛做饭,米粒烧火,与裴钱聊着天,一场温馨的饭菜就这样成了,这样的场景其实就是一个家的味道,一个家最重要的就是有人气,这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阿狸出身于农村,对于人气这个深有体会,说个农村的一个小现象,农村的房子如果是有人住,那么就不会长草,就算长草,也只是几颗,在一个角落里慢慢的生长。如果房子很...


《落魄山日报-09.20》

青山绿水山水画,铁骨铮铮裴女侠。腰缠刀剑错,脚踩外八字,身后小毛驴,疯魔剑法来开道。初入江湖,师傅有曰:“诸多神通,不会无处施展,可优秀也是有烦恼滴。夫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也。”世事难料,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出拳重了得不偿失,还不如给个深刻的印象,能够时刻警惕以人为本。”走的远些,妖魔鬼怪无不敬仰女侠风采,大多因为不能结交朋友而惋惜(打不过的吓死妖,打的过的追不上),殊不知裴钱遇妖能跑就跑,...


大水怪被打事件的道理

我看着好多人还在讨论这事,有不少人希望把这事的结论定性为陈平安不讲道理。什么逻辑呢?落魄山的报复,裴钱也好、陈灵均也好、朱敛也好,甚至连秀秀最后的出场都算在陈平安头上,这些人的看法是:你整天讲道理,报复到这个程度过了,有理也没理,那你整天挂在嘴上的大道理有啥用?最终还不是拳头大的说了算?然后根据这个逻辑否定剑来的道理。。。。有些人拿法制说事,认为犯了错,适当的惩罚就行,水神...


第六百四十一章 朱敛有拳要问 炭雪总结

又是好多字,陈公子笔耕不辍,我辈楷模。 一、朱敛问拳 果然不出所料,是玉液江水神庙出手。 周米粒还是那个周米粒,一如在渡船上买过期邸报被欺负,自己还有忍着。一来不为身后招惹是非,二是不知仗势欺人为何物。此心可嘉,却是助长了某些歪风。 事件简单,应该不是大骊的手段,实则是落魄山在宝瓶一众山水神祇眼中迷之存在,如书中所说,站在他们的角度,能想到的,也只是靠着魏檗,阮邛的庇护。而不会把落魄山往大山头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