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与君共翻老黄历」 真龙一族及发散思考

又是一周多才冒头,回答了几个书友问题有点思考,先搞一篇帖子出来,重点不在解析,更多事一种回忆,探讨,询问。 我不愿意将已经写出来的内容直接接受,而是想问一问为什么。 吐槽两句碎碎念,今年真是步步惊心,申请了从学校回家,飞回去之前说不用隔离,落地当天被告知你来的地方情况严重了,要隔离十四天,就这样已经一个人被关一周了。 章评的话,本来上次说的马家的事情结束了或者有点进展就开始写,没想到在合欢宗一...


第1011-1014章 看点

第1011-1014章 看点 #剑来看点#(等更新) (主线多头并进的新一天啊~) 【北斗七星】 南斗掌生,北斗注死。 陈平安学桐叶洲金顶观的手腕,用符箓分身的方法给自己搞了一个七星阵。以人心炼剑,一人七貌,各有不同。 陆沉公私兼济的跑来找陈平安,说来也问题不大。陆沉忧天,忧一个自己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有自主意识的自己,而不是某个人的某个心念拉长之后的片段。他笃定陈平安这个“一”,知道答案,只...


第1003-1010章 看点

第1003-1010章 看点 #剑来看点# 每一次蛮荒与浩然的战争,都来得猝不及防。直教人,当时只道是寻常。 经生熹平,四个字里,凑了一个“牺牲”。 【地主】 关于每座天下,都会有一位与天下同龄的存在。老秀才曾当着熹生经平的面隐晦提过,浩然有这么一位地主。陈平安更是通过《庄子》了解到了这么段“寓言”。周密拉着地主参战,是另一种形式的地利人和。而浩然这边,至圣与渔夫不相为谋,更有潜藏的大道之...


第一千零二-一千一十章浅析 「上」天外天篇

好久不见,最近状态差了很多,这个月做了九轮核酸了,每次快解封都会出事,实习后还生了场病,倒霉倒霉。这贴说天外的事,马家的下一贴说闲言少叙,书接上文天外天拒蛮荒相撞这一事件阶段性落幕,陈平安与诸大佬合力之下,迫使周密改变了谋划,为下次相撞争取得十年时间。所以说还是没打起来,雷声滚滚雨点小楼下选几点唠唠,想死你们啦边写边更,慢得很,可以等明天一起看#剑来杂谈##天人选官子# *******分割线**...


弱问不平事,许看三尺剑:观书喜夜长---也说与未知的交往

许久没有写点东西的欲望,陈公子又一次让我觉得惊艳了! 陆沉朝着无垠太虚,轻轻喂了一声,然后二字询问,在吗?然后伸出一只手,挡在耳边,作竖耳倾听状,如等回响,给出答案。 老观主看着那个又一次满脸泪水、却有笑容的道士,叹了口气,一巴掌拍在对方肩膀,“陆沉,别犯傻了,陪师叔喝酒去。” 很多事情 ,走到感知的尽头,只剩下满目的惆怅与绝望。大到这社会的发展,个人的生老病死,小到意念...


剑来一千零六章

剑来一千零六章天外太虚阴阳家陆氏万年前篝火陈平安 白景 小陌 宗垣 蛮荒老妪 官乙 兵家初祖 铁笛儒士 礼圣 大髯儒士 陆尾 陆神 银鹿 陆氏土地官祖师 陆氏高瘦老者 天下十豪 候补四人 老瞎子 龙君 观照 元乡 托月山大祖 初升剑来一千零六章大致分为三个场景,脉络为陈平安自天外太虚,折路前往阴阳家陆氏,同时神游万年前。这一章揭晓了陈平安要劈向蛮荒的原因,蛮荒大地上出现了一个新宗垣,受益于周密,蛮...


见谅见谅,最近事情有点多,欠的章评明天补上

上周学校实习周,实在无暇分心,不过更新有在看,还不错 人还在,这几章的章评都会在明天发出来 陈公子神勇无比啊,大早上又更了,上完课去看看


第壹千零贰章 叠阵 看点

第壹千零贰章 叠阵 看点 #剑来看点#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临阵磨枪,再上层楼。 正所谓,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纵使是谨小慎微如二掌柜这般能胜任女装的存在,还是反侦察没做到家,被对手采到了DNA。 按说,当时在760章,陈平安被裴旻这么个老前辈对上后,崔东山随即便赶来桐叶洲收拾残局。刘茂有些被“自己”遗忘的记忆都逃不过崔东山的检查,刘琮更是看到了一些辣眼睛的景象。而那小...


第壹仟及壹仟零壹章 看点

第壹仟及壹仟零壹章 看点 #剑来看点# 「崔瀺仰头望天。 天下太平了吗?大概是太平了。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我看未必。」 诚如大师兄所言,这太平,的确脆弱。 周密看人族一片战后重建的熙熙向荣的光景。又瞅着至圣先师等三位大佬准备在三教争辩之后集体登天,礼圣未入十五境,故而踩在这么个节骨眼上,提前对浩然发起冲击。 也就是所谓的,看人病,要人命了。 毕竟妖族,并不是被人族一寸一寸的撵回蛮荒...


第一千零一章浅析 「天下十豪」

章评来啦这章一个场景从头到尾,看得过瘾,又很抓人,一请假又难受了,陈公子你快回来吧。看了之后更加惭愧了,在思路上被陈公子甩的太远,本人还是愚笨啊,事后诸葛,简单分析聊聊。聊!感谢各位书友陪伴与支持#天人选官子##剑来杂谈# *******分割线*******「陈平安的作用」说实话,在本章之前,我也在想,陈平安一个元婴,在这种两座天下相撞的大场面,来了能有什么用,现在才知道,非他不可,下面细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