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想了一下,感觉太白的剑灵有可能随剑鞘还给孙道友了。斐然的那截居然是白也主动送的,那没有还礼天师府,可能自己把自己还给天师府。一整章的人心。龙君死了,刘叉和周密先后来到长城,明面上是诱杀老瞎子,老瞎子做乌龟这么多年,上当的可能性太低了。刘叉查看长城一遍,应该是确认陈清都还有没有后手,周密接着又来查一遍,都无法确认,如果确认了,如果有,会清除掉陈清都后手,如果确认没有,那陈平安...


同人.一剑三千甲

金甲洲,曲梁半国皆已沦陷。 卫城城池上,皇帝敕封的“镇南将军”已率麾下万人逃赴北方,城上仅余三百义勇,决意与卫城共存亡。 城门之外,一青年拄剑而立,一白发老者背着行囊,在妖族即将兵临城下的时段,仍是昏昏欲睡的模样。 青年灌了一口坛中酒,而后向城上挥手道:“诸位若有幸活下去,烦请代我王安向曲梁武林传话,武林若不能率众抵御外敌,那么武林,便不该存在。” 他仰望天幕,嗤笑道:“仙人若不能在危难之时以仙法...


《落魄山日报-03.29》

近期简讯—— 当年在俪珠洞天参与围攻齐静春的道家人物是白玉京紫气楼楼主姜氏家主; 道老二将曾是倒悬山的山字印赠送给小师弟山青,却在新大陆与宁姚的争斗中被后者夺走; 文圣拜访龙虎山请大天师赵天籁出手援助白也,最终仙剑万法支援白也,赵天籁前往桐叶洲; 陈平安当年决定顶替老司令陈清都驻扎剑气长城后给捻芯留下三封信,分别转寄给宁姚、白首和韦文龙; 负责看守陈平安的蛮荒军大将龙君为阻拦白也赠剑...


第729章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诗词典故整理

晚上好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出自于观沧海两汉: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译文东行登上高高的碣石山,来观赏苍茫的大海。海水多么宽阔浩荡,海中山岛罗列,高耸挺立。周围树木葱茏,花草丰茂。萧瑟的风声传来,草木动摇,海中翻涌着巨大的海浪。太阳和月...


落魄山日报2020.3.29

近期简讯——当年在俪珠洞天参与围攻齐静春的道家人物是白玉京紫气楼楼主姜氏家主;道老二将曾是倒悬山的山字印赠送给小师弟山青,却在新大陆与宁姚的争斗中被后者夺走;文圣拜访龙虎山请大天师赵天籁出手援助白也,最终仙剑万法支援白也,赵天籁前往桐叶洲;陈平安当年决定顶替老司令陈清都驻扎剑气长城后给捻芯留下三封信,分别转寄给宁姚、白首和韦文龙;负责看守陈平安的蛮荒军大将龙君为阻拦白也赠剑越过城头,被老司令陈清...


729章简评

【剑气长城】 -刘叉 ·在蛮荒大军侵略长城与浩然的主战略之外,所为之事为剑向强者 在周密动之以情,大祖晓之以理情况下出剑“斩杀”白也 陈平安是弱者,刘叉不会第二次违背本心向弱者出剑,欲以陈平安为诱饵,观察老瞎子立场 离开合道地的老瞎子未必是十四境战力的刘叉对手 -陈平安 ·总管未给“鲜红法袍”解释,陈清都故去时转为白色,刘叉来时又转为红色,不知是否为平安心境显化 白也赠剑,可能会为平安跻身玉璞护...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樱酱酒铺★第七百二十九章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看点 标题一出,心里咯噔一下,一声长叹。 【剑客来访】 寥寥两字,便把刘叉的形象树了起来。书迷们都懂,“剑客”可以说是对一个剑修的极高评价。当然,跟刘叉没打过交道的陈平安自然不敢做此想。不请自来的客人刘叉送了主人陈平安平安一拳,当登门礼。平安称呼刘叉为刘先生,刘叉视平安为浩然天下能入眼的剑修,点点欣赏不言而喻。 令刘叉有些讶异的还是重新变回红皮...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挑灯看剑章评(729章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饕餮周密,风险对冲,逆转光阴。 战斗复盘,一瞬之间,一瞬之后。 如何取舍,于玄浩然,离真自己。 剑客刘叉,痴迷剑道,刘叉原型。 裴钱落魄,平安心结,断臂衔刀。 第一章【饕餮周密】 「风险对冲」 蛮荒进犯浩然是冒险,回报与风险同样巨大,妖祖同意周密“吃”大妖,蛮荒的战损越大,周密的收获越多。周密和妖祖皆枭雄,只有枭雄能提出这样的计划,只有枭雄...


落魄山日报 2020-03-31

小编个人专场今日特刊----落魄山上有白衣,衣衫如雪。落魄山下有青衣,青衣鼓鼓,漫步上山。白衣米裕低头看了看,随即去找魏山神蹭茶去了。朋友妻不可欺,好吃不过嫂子都是骗人的。剑来历111年3月31日,米裕在陈平安的日记本上记下了:大哥今晚不在家!******白衣女子坐在凉亭边,收剑归鞘在身旁。视线模糊处,白茫茫一片,她看的痴了。剑名痴心。借她剑的人终究是太了解她,心思缜密。隋...


同人.剑犹未来

剑犹未来 女子第三次望向绣楼门口,确定那朝思暮想的人仍未出现。 夏夜的习风拂动她的鬓角,种书由撅起小嘴,轻轻提起裙摆,像只小猫一样迈出阁楼,沿着悬梯步到院中。 一轮明月缀在有些深蓝的夜中,与群星一同增加了些虚幻感。 种书由抹抹微红的眼角,借着月光与景城的灯光一个人小跑着向城外奔去。 他说自己忙完城外的事就一定会来找她,带她去看镜湖的水月,桂林的花木,听北园的鹿鸣。 一衣着朴素的书生立于景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