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相互问剑看点分析

一、这一章我不大喜欢。。。。第一次说这样的话我觉得可以说:我从没分析过其他小说,之前的分析贴,每天的追更,花钱在纵横看书这本书是我目前最喜欢的,前面的很多章节给我带来了快乐,和思考,那些我很喜欢所以,这一章我不大喜欢,这种话,我觉得也是可以说的并不是因为不喜欢这一章就否定这个作品,没有那个意思1、更新石锤的事情,大前天的3万字,前天的请假还顺便说:只写了4K,然后,昨天更新...


第六百三十二章 互相问剑 看点

蛮荒与剑气长城剑修对决 两个点,其一是什么是剑来,以及陈平安与剑来的关系。 提及剑来,不可避免地提起雪中,雪中的线络是由徐凤年的两次离阳江湖一次北莽江湖,入庙堂赴战场串联起来的。主要角色都与徐凤年有所交集,但各有所执,各有所归。这些人物独立的情感共同成就了雪中的大江湖及其独特魅力。 从这个角度来审视剑来,主角的实力重要吗?重要,如果主角的实力更高些,也许他就能守住长城,他就能改变更多的事,让读者...


第632章 相互问剑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632章 相互问剑 陈平安独自走了一趟剑气长城,亲眼目睹了那场问剑。 竟然还有谁,能够与剑气长城问剑? 传到浩然天下那边的大小仙家门派,估计谁都不信,还能让人笑掉大牙。 第479章 自古饮者最难醉 陈平安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有问出那个问题,因为自己已经有了答案。 你崔瀺为何不将此事昭告...


第三百六十一章光阴长河的故事

1、倒悬山:姜云生、张禄 重点:张禄:漫长的岁月,何以遣怀?2、西南扶摇洲商船重点:年轻弟子:光阴会改变一个人的初心,慢慢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3、水龙宗傅恪重点:傅恪:我尽量记得旧时的岁月,但已经变成了不同的人,我不后悔,而且变本加厉。4、芦花岛老修士重点:老修士:安稳度日,挺好的,当渐渐看到岁月尽头,人就会渐渐安于现状。5、玉圭宗重点:荀渊:归去来,漫长岁月中身负的担...


《落魄山日报-9.04》

落魄社消息:今日简讯——道教派倒悬山办事处主任姜云生与副主任张禄工作期间研究色情小说,遭群众举报扶摇洲大型国际运输集团山水窟创始人曾在剑气长城战事吃紧之时大发战争财,令人不齿雨龙宗集团后起之秀傅恪拜访年少好友虞富景,虞富景酒后失言意图威胁傅恪引发惨案桐叶洲玉圭宗集团下任董事长候选人之一韦滢与总经理之子姜蘅互诉衷肠,一个为情所伤,一个因惧怕父亲而忧愁不已。玉圭宗集团董事长旬渊在修炼有成出关之后宣布...


李二自传

李二自传 炭雪小蛟龙 俺叫李二,俺爹姓李,俺是老大,所以俺叫李二, 因为俺爹叫李大。 俺们老李家是土生土长的小镇人,至少俺爹能记得住的,掰着手往上数好几代,都住在小镇。 福禄街还有一户姓李的,那户是个大家族,跟俺家不是一支儿。所以俺家只能住在小镇大西边郊区。 俺天生力气大,动作灵敏,可给俺爹高兴坏了,四五岁就能随俺爹上山打猎,下河抓鱼。俺家的生活虽然不及福禄街那边,不过比起那泥瓶巷,还是要好很多,...


第三百六十一章淡淡风溶溶看点分析

太长,简单说几点1、地图本章写了14个场景,地图依次是:倒悬山、扶摇州渡船、雨龙宗、芦花岛、桐叶州的玉圭宗、扶乩宗、桐叶宗、宝瓶州的老龙城、桂花岛、青鸾国、徐远霞家乡、书简湖、大骊旧中岳、大隋京城,看看地图,所有文中故事的发生地,除了东宝瓶州,距离剑气长城其实都不远,可能转眼间,就是天翻地覆!一旦城破,这里面大部分的地方,都在妖族射程之内!2、小老道和守门员砥砺道心的小老道...


第六百三十一章 淡淡风溶溶月 炭雪总结

630章都是坑,就没写,寻思着看看新的一章能否透露些许信息,谁知洋洋洒洒三万字,平安丁点儿戏份都么得,那么630的坑继续坑着吧。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宋-晏殊《寓意》 至于啥意思,问晏殊去吧! 字数太多,消化不良,尽量压缩写! 一、读书呀,读书。 何以解闷?唯有小说。 看书最恨剧透,可不看心又痒痒。记得爱情公寓里有个桥段,关谷看神雕侠侣,婉瑜直接剧透小龙女被那啥了。糟心不?东山呐,...


631 淡淡风溶溶月--------------笔记

1.灵官,道教的护法神,感觉道老二是不是走的封神的路,封500灵官护道,跟大骊的山水体系类似,作用肯定还是解决天魔。张禄跟姜云生为什么这么闲?张禄还好说,十三之战背锅的,这个姜云生跟大天君吵完架(前面说的起因是大天君要扩大码头,加大贸易量,他不同意)自己把自己给流放到这来守大门,他游历就是来熬资历的吗?感觉这两个都是愤世嫉俗型的。区别就是一人决定去赴死,一人继续修这无用心,...


《落魄山日报-9.06》

落魄社消息——但闻秋风起,仍有佳人在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久了,一袭青衫从家里的酒窖拿出了几壶珍藏的好酒,破天荒的多炒了好几个菜,满满一大桌子,其实自己喜欢吃的很少,放了好几副碗筷,好像家里要来很多客人的样子。酒并未拆封,青衫男子看似很开心的连着吃了好几大碗米饭,然后一言不发地带着两壶酒出了门,天上的月亮好圆啊,明明是中秋了,走在城里面确实一个人也没有,青衫男子走在街上显得是那么单薄...他缓缓走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