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山巅斗法 樱版看点

读万卷书,抄了好几座书山跑遍京城的宝瓶,攒了一肚子的问题等着有人来解答。飞奔出劝学堂门外时就像是汪洋人海中的一尾红鲤,风驰电掣却又青春洋溢。听人讲课却不盲从,有着自己的判断解读。赞许老夫子借诗文与古人对话,纵然不知江月何年初照人,但江月年年望相似,人生代代共赏一轮月千年,我们依旧能与先贤见面畅谈。由此深入学习思考老夫子的天理学问,不被他人的言论所左右,并未把夫子讲学当作聆听真理。依...


第四百零四章 心神往之

崔东山一双筷子定格了两天,画面感是真强。蔡惊神为蔡丰一事头疼不已,不想因这场刺杀耽误其涉及到整个家族的谋划,只能与崔东山暂时结盟,不过此举有几分无可奈何,又有几分是身后人授意,亦未可知。崔东山抛出诱饵,蔡惊神便已上钩,既想要崔东山帮着自己把家族中兴之人蔡丰从这场漩涡中捞出来,又想让身后人借一借崔东山这一东风,以便进行更深更远的谋划,殊不知崔瀺与幕后人较量,蔡惊神这枚棋子,终究只会成为炮灰。蔡惊神首...


第四百零三章 拜访

右挎停雪痴心,左别黄皮手捻小葫芦,策驴饮酒游江湖,很期待未来赔钱小女侠像平安一样,去饱览那好山好水,识尽好人,读尽好书,当然马蜂窝还是要捅的。看过李宝瓶李槐,陈平安开始拜访谢谢于禄林守一几人,毕竟游历万里准备的礼物还要送。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何况是阔别三年。自陈平安进门起,谢谢就一直在调侃陈平安的变化,但像“江湖没白走”和“学会油嘴滑舌”这些话,其实都谈不上让人如何听着舒服,像是居高临下的评点...


第四百零二章 在书院

所有的相逢都是美好的,无论其间的等待有多么漫长。一句小师叔来了,大袖飘摇风流无双。真当见到了小师叔,所有的委屈一如春雪见初阳,都消弭于无形,只留下了一个奋不顾身的大大拥抱,去诉说那诸多委屈与期盼。那爬树登高,那奋笔疾书,那逛街游荡,我为你准备了这么多,小师叔你知不知道?由不得崔东山感慨,最是心疼小宝瓶了。李宝瓶与小师叔终于见面,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裴钱也终于和李宝瓶碰面,只是扬言要与李宝...


第四百零二章 在书院 白熊看点。

第四百零二章 在书院 白熊看点。0.「你不知道的老北京地名」(补充上章看点)上一章较短,且总管没有二更,所以我很硬(ren)气(song)的没有写看点。瓶安相逢,煽情之类昨天大家已写得够细,我就补充个知识点。大隋京城原型为北京,那些地名都是老北京地名:「昵称为粮门的天长门」,即老北京朝阳门(朝阳群众:nǎní?)。由于以前的朝阳门是运粮专用门,城门上有谷穗做标志。...


第四百零一章 小师叔与小姑娘

第一,当年远游求学少年少女,陈平安最喜欢最关心的还是小宝瓶,如此知理有灵性的孩子谁能不喜欢呢?那一抹风中的红棉袄,就像是个跳跃的小精灵,最是动人。其次是李槐,林守一,最后才是谢谢于禄等人,虽然后者也不会如何在意。第二,眼里只有远方的少女,几年里逛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大概是因为她曾经答应过,要带着小师叔游览大隋京城吧。皇城,绣衣桥,中官巷,书坊,不一而足。小小女夫子,抄书百遍,也如她小师叔一般,行万...


第四百章 远游北归

本章的第一处讲道理,“怀璧其罪”前面还有一句“匹夫无罪”,错不在身怀重宝的人,而在那些恶人本就心存恶念。至圣先师用心良苦责备圣贤,但这不是人们纵容为恶而苛责善人“不小心”的理由。佛道,五岳争香火,酒香也怕巷子深。修炼好内功的同时也需要多多宣传自身,放大名人效应,让香客得以瞻仰仙家风姿,沐浴浓郁文风,庙宇神祇在提高自身品牌上不遗余力的贴金,一次乘舟赴大隋书院,更像是参与了低价旅游购物团,永远有那些数...


第四百章 远游北归 看点。

第四百章 远游北归 看点。1.「怀璧其罪是不是罪?」在这里平安又一次掰碎了道理,讲解了一次顺序之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并不是怀璧先错,而是坏人心头先存了恶念、存了不对的价值观,今不抢你,明或也伤别人。是怀恶错了,不是怀璧错了。反照进现实中,就是女孩子穿着暴露应不应该出门?深夜可不可以孤身?给这类讨论盖棺定个论:怀璧无罪,怀恶是罪。最后说了句“江湖乌烟瘴气,咱们就别总去...


第三九九章-礼物 补充看点

【第三九九章-礼物 补充看点】(继续给课代表交作业)以后努力每天都写写章评,不一定坚持,试试吧。这章故事情节推进不大,所以书评区有人说“前半章好水,后半章好看”、“看到讲道理就想跳过”。其实在我们看书细致的人眼里,前半章才麻麻咧咧的全是挖的坑,后半章情节微动会心一笑被暖。果然看书角度不同读到的东西不一样。这次想说的题外话有点多,会无关情节;再加上怕你们漏读勾出来琐碎细...


第三百九十九章 礼物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爱看热闹的人,对于看客们来说,他们只会对这场闹剧的内容本身感兴趣,而不会真正同情谁,所以当陈平安出手却未见血,只有那一伙武夫会松一口气,其他人只会觉得无趣。看客因为没见血而不够尽兴,却丝毫不妨碍其站在弱势的一方指责“狗屁剑修”的霸道和盛气凌人,看似大义凛然,其实本末倒置而不自省。真正能够立身中正的,只有小女孩元言序而已。不禁让人想到雪中里的一句话:稚子才有菩提心,人老是为贼。明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