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离别之后又有重逢 三百八十一章 一国武运

继张山峰之后,徐远霞也要和陈平安说江湖再见了。和张山峰不一样,以徐霞客为原型的徐远霞应该就是一个游侠儿,只是和雪中温华的悲情不同,徐远霞应该是个自由的游侠儿。有人说三人只有徐远霞没有背景,其实张山峰和陈平安就是他的背景,期待徐远霞日后与旁人说着,我喝过陈大剑仙的酒,陪龙虎山张天师一起降妖除魔过的场景。期待《远霞山水游记》这两章最大的看点,还是崔东山的到来。崔东山与先生一见面就热泪盈眶,痛心疾首,颇...


第三百七十九章 前兆

官方吐槽最为致命,裴钱说陈平安很有神仙风姿,只是收官有些瑕疵,总觉得是老大在自我调侃。这场阴雨,到头来只是金桂观、姜韫、韦谅以金桂观桂树为诱饵的一场围猎而已,为的就是围剿一群聚集在此的外地修士。观主张果的两位友人之一,正是当年与胭脂斋祖师奶奶有旧的神仙男子韦谅,张果之所以会主动提出收刘清城为弟子,也是韦谅授意,前者得一个中五境资质的徒儿,后者了却一桩尘缘恩怨,各取所需两全其美。如此说来,大都督府几...


第三百七十八章 白衣僧人

看到白衣僧人马上想到了暖男李当心,可惜这是剑来不是雪中。江湖很大也很小,多的是萍水相逢,又无处不相逢。一场阴雨,将陈平安三行人聚集到一起,只可惜有了圆脸少女的肆无忌惮,后两者火药味十足,相比初遇陈平安时的态度,竺奉仙此次并未阻拦,想来胭脂斋和大泽帮不是宿有仇怨也是互相不顺眼。老妪才教育过门中弟子养气功夫不足,自己便已开始针锋相对,话不投机半句多,只是让中间的陈平安头大。若是旁人相比乐得看一场好戏,...


望乡谣

青山绿水间,竹楼小溪旁。师徒忙垂钓,朱徐学问忙。佛道手谈间,老魏不语言。土牛观山景,右边漱金莲。新竿旧物藏,期盼鱼跳墙。风景逆转时,裴钱装模样。十二见十二,为师心焦慌。山高路远时,弟子在山上。清流转污秽,冰心变豺狼。思量复思量,文武皆彷徨。若是仅顺心,道理何处放?裴钱见皱眉,问父为何怅。清风绕碧水,夫子观心肠。对坐谈理想,师错该何当?吾师定对错,徒弟何须想?飞升随汝意?数钱多夸张。阮师寻道友,平安...


第三百七十七章 吃臭豆腐呦

又是很暖的一章。小竹屋中,朱敛与徐远霞“探讨学问”,张山峰与卢白象手谈,魏羡观棋不语,隋右边偷闲濯金莲,裴钱钓鱼,陈平安练拳。和当初在灰尘药铺一样,只要有陈平安在,他身边的人总能相处得融洽,对于这些人来说,陈平安便是那个群山所拜大岳。陈平安望着裴钱,练拳也不忘思量,为裴钱以后的道路而忧心,于是陈平安与裴钱相对而坐,此情此景,与老秀才坐而论道,少年郎起而行之何其相似,只是如今换成了小夫子坐而论道,小...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君子武备

法家重富国强兵,小宝瓶曾说:法必儒出。所以章节名就可解了。之前说陈平安“钓鱼执法”,不曾想,这位金丹修士,才是真正的钓鱼执法。此人正是青鸾国大都督韦谅。或许这三百年来世袭罔替的“铁杆庄稼”大都督,一直只是一人而已。这样的大都督,会被樵夫当作谪仙人,就更不足为奇了。身为此次负责京师安危的大都督,在韦谅的心里,能不能杀死土牛尚在其次,在佛道之辩来临之际清理了这些山野散修才是首要。在一众散修和韦谅离去之...


第三百七十五章 山泽野修路子野

说过很多次了,多些耐心.一篇好的文章,总需要起承转合,于细节之处发轫,后见波澜横生,就像前文的飞鹰堡、藕花福地、妖族生乱。。。。那次不是看的很燃很嗨?老大前面写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及某些人,我本来将信将疑,但今天起来一看,感觉确实有那么几个人,总会在某些时候,在自己认为很“恰当”的时候跳出来,蹦跶那么几下,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显示自己的另类存在!本来准备这篇看点与下章一起发的。先来看地牛。真正的地...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乡遇故知

刘杆子出门遇贵人,只可惜陈平安可以请他喝酒,却不会买下玉玺。陈平安自知没有偏财运,恻隐之心虽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已经和以往大不相同的裴钱反而显得更加心善,也是个爱财小饕餮,还自称是好人,看来当日花灯会的阴影犹在。只是裴钱终究只是孩子,远没有行万里路的陈平安深知人心险恶。万般无奈,走投无路,心如死灰,铤而走险。无论多大的苦楚,旁人哪怕会侧目,也都难以感同身受,更别提如何深信不疑。看似可怜,实则刘杆子...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远游东南

老神君当初让郑大风来到老龙城,让他照看范家,或者说范峻茂,如今用郑大风的九境修为,换来了范峻茂的大骊南岳正神之位,可算是“尽职尽责”了,在杨老头看来这笔买卖肯定不亏,只是不知郑大风作何感想。现在看来,便是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心气,只想尘埃落定,返回龙泉。把方家的元凶三魂七魄点了灯,帮少女报了仇,算是郑大风不多的一点慰藉之一吧。说到元凶,其实还是符东海,所以符畦带前者来负荆请罪,只是郑大风没了计较的...


第三百七十一 正月 第三百七十二 剑仙在后

大骊已达宝瓶中部,如此大势之下,老龙各家也纷纷下注,正应了孙嘉树的那句话。但私下觉得笑到最后的应该是大隋.想起桂花岛,唯有两抹暖意,一是帮陈平安画了三幅画的范家画师,再就是阅尽世间百态、始终心境祥和的桂姨。范二道:“便与那画师说了隋仙子的神仙姿容,要他作一幅泼墨写意的画…”隋右边满脸讥笑“这位范家画师真是丹青圣手,只凭范公子的三言两语,就能画得如此传神。”很有意思,老大没提水桶,却提了画师,在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