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淡淡风溶溶月 前情回顾

最近几章回顾确实没以前那么快了,之前一周实在有点忙,昨天晚上在实验室待到一点才回来还没休息够呢,睁眼又是三万大章,还全是可以回顾的内容。。。 不说了,搞起搞起。弱弱的问一句,今天还不请假??? 1. ■第631章 淡淡风溶溶月 上次被那个脑子被门板夹过、再被驴踢过的白衣少年恶心坏了,好好一本才子佳人、清汤寡水的松间集,硬是给那人说成了一部删减版...


长城以南

夜幕之下,上有三轮月,下有剑修剑仙剑光璀璨。 长城万家灯火通明,从天空俯下,除蛮荒一两大城外,只有长城此处,最为夺目,家家户户不眠,守于长明灯前,双手合十,默默祈福。 谁言长城无教化,无非太多甘苦,无言而已。 因此儒家教化虽不行,但佛家,或多或少有那么些存在感。 陋巷之内,府邸之中,大抵如此。 万年过后,长城剑修虽不知为何而战,但有人打上家门口了,再加上祖祖辈辈的恩恩怨怨,杀妖,更像是为报私仇,至...


第630章 刺杀隐官 前情回顾

631三万啊。。。赶紧弄完630 1. ■第630章 刺杀隐官 纳兰彩焕与米裕是同辈人,别看米裕在剑仙心目中是个绣花枕头的上五境,事实上喜欢米裕的女子,极多,而求而不得的女子们,骂起米裕,比男子更凶。这纳兰彩焕就是其中之一。米裕在成为玉璞境剑仙之前,人生顺遂得不像话,这才有了米裕“自古深情留不住”这句口头禅,事实上,不是他米裕留不住谁,而是一位...


浅谈:'我连自己都不相信''假如真的是你'

陈平安在本章中说出一句话,“我连自己都不相信”,看了大家的分析,有些不同看法,想跟大家聊聊。 首先,这几章已经点明了,当下的隐官是陈平安的阴神,而前文阴神出现的时候,大家有兴趣可以回去再看看,陈平安的阴神是受杨凝性的启发,放出来的类似于恶念的东西,是一种心性的疏导,而行为过火的时候,会被陈平安喊停,所以阴神其实是有神志的,但是又被本体控制着。 这句“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我认为说的是阴神不相信本体。...


樱酱酒铺★杂谈之 剑气长城·剑胆琴心

樱酱酒铺★杂谈之 剑气长城·剑胆琴心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质疑“剑胆琴心”这四个字。琴又没有心,都是什么鬼。一直到为了完成SMART原则培训而看的《蒋勋说宋词》,才明白,琴心,是一种脆弱与温柔。 蒋勋老师说过,古琴的声音很低,是士子们用以修心的工具。如果有人在旁偷听,便会吓得演奏者崩断琴弦。琴心,如此脆弱不堪,一如《剑来》中每一个修行者的道心。 在整个剑来修行史上因为不敌心魔蹂躏...


第六百三十章 刺杀隐官

樱酱酒铺★财务眼里看财神爷 财神爷晏溟一看就有财务总监的范儿。你一个刚刚上任的毛头小子还想调晏家的账?走程序去。陈平安本来想借跟晏琢关系好来找晏叔叔调历年的经营情况表、现金流量表跟资产负债表,还有供货商往来情况表。一开始就碰了一鼻子灰,大写的该。 其实不是晏溟重财权,而且晏溟对自己工作职责的重视。财务资料本就有保密性原则的要求,能公开多少,对谁公开都是有严格规矩的。你陈平安挂个隐官牌...


628-630章看点分析

一、杂记1、为何魏晋升级快现在大概50岁多点,居然快12境了,确实挺吓人,强行解释的话大概有三点原因:如同武夫,上面10境占满了,9境就上不去,9境多了,8境就不好升级,气运压制,这里不一样,11、12境的剑修光是最近就死了不少了,无形之中,上面位子空出不少,气运就催着人往上跑;不怕死,这点不用说,因为凉凉的存在,魏大剑仙肯定觉着死了也就死了,无所谓;天赋好。。。。。。。。...


《落魄山日报-9.03》

今日简讯—— 指挥部警卫米裕的好友列戟叛变刺杀隐官陈平安,列戟与被刺杀的陈平安替身当场死亡;陈平安向米裕解释调查边军间谍及列戟刺杀内幕,米裕对此难以释怀。 落魄山消息: 剑气长城内,新任隐官陈平安和警卫米裕一起去找边军后勤负责人晏溟和纳兰烧苇,商讨关于边境军镇对外贸易事宜,在大方向达成共识的前提下,陈平安与晏溟和纳兰烧苇的谈判仍存在许多细节上的问题需要沟通处理。陈平安与老司令陈清都共同谋划引出边...


630 刺杀隐官----------------笔记

1.如果只是一家,那么宴家可能就是主动倾家荡产的支持,但是现在是两家,所以,晏家必须是跟纳兰家统一步调,斤斤计较,不如此,就会造成纳兰家就算答应了,功劳还是宴家最大,说纳兰家闲话的就多,这就是坑纳兰家。什么都要是相对平衡的,这世界就是这么无奈。再就是,其实跟晏家谈完,基本上就是告诉了陈平安纳兰家的底限在哪了,按他们谈好的标底去谈就是,反而跟纳兰家谈更轻松一点。 2.列戟,喜...


长城以北

“师傅,我的仇报哩,接下来我要为什么而活呢。” 中年人和少年并肩而走,身后是一片残垣断壁。 他儒雅地笑笑,以手指向南方。 “中土的仙家只会窝里斗,去南方吧,那里有天下最壮烈的战争在等着你。” 少年背负巨剑,双手抱头,淡然道:“徒弟死喽就没人陪你下棋喽。” “放心,为师会死在你面前。” “那我们师徒都挂了,您这刚刚开山的一脉就香火断绝喽。” 白衣中年人压低了声音,附在少年耳边道:“放心,为师把宗门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