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评0814般配

人情与生意 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可以讲人情,但不能没有底线。 这次找水龙宗购买凫水岛,陈平安其实确实可以凭借与济渎水府沈霖与李源二人的关系,与大源王朝,浮萍剑湖,水龙宗三方意思意思就行。凫水岛这块水龙宗其实一直未能物尽其用的风水宝地,能够算作与陈平安的人情往来却是刚刚好。大源王朝搭上了隐官的线,浮萍剑湖乐得陈平安做大,水龙宗在济渎水府也有了交代,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但陈平安依旧选择从浮萍剑湖,大...


章评0813饮者

狗急跳墙,顺藤摸瓜圣贤寂寞,饮者留名——狗急跳墙,顺藤摸瓜锁云宗宗主杨确狗急跳墙露出破绽,陈平安齐景龙处心积虑准备顺藤摸瓜。这番陈平安与齐景龙游历锁云宗,登山问剑祖师堂,在实力与情报方面都远远超过对手的情况下,其实在陈平安揭下面皮,表明剑气长城剑修身份的那一刻,锁云宗就已经只剩老老实实挨剑这一个选择了。清闲日子过惯了,但一点也不精粹的魏精粹显然还是拎得清剑气长城剑修与太徽剑宗宗主站在一起的分量到底...


(807章——812章)简析

1,礼圣送陈平安到中土东海之滨等夜航船,这一段可以总结出以下信息:一,山海宗之于阮秀,柤当于狮子峰之于李柳,火神的术法传承宗门。纳兰先秀欲填海,应该是水火之争的缘故。二,五彩天下,按本人猜测是有五个彩头(机缘)的天下,分别对应五行,宁姚击杀独目神将,己得机缘之一。三,宁姚在五彩天下将会出现一位压胜之人,陈平安猜测可能是道门中人,礼圣未置一辞,剑灵则说未可知。我分析宁姚是剑修,主杀伐,按五行算属金,...


808-812章 综合看点

808-812章 综合看点《剑来》是一个世界。 【心声】老人自言自语道:“小姑娘,我问你,当一个人在心中默念的时候,所谓心声,到底是何人之声。”——60章《有鬼》 宁姚当时仅仅听了几句话便入梦破境,杨老头冲着仍在昏睡中的陈平安一脸嫌弃的碎嘴。而本章,则开始对平安及读者提示。 第三次听到心声,是在鬼域谷内让平安杀了杨凝性。仅知这一次,平安是违背了心声。谁想守护平安,谁想让平安规避风险,要等。...


章评0812登山

五更,有点方。于情于理好像都要请个假了。章评继续。——红线千千结感情这东西,没得道理好讲。剑来世界中,若是事关红线或姻缘,其脉络往往更是令人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万年以前,人族登山再登天,星火燎原,最终成功推翻天庭统治。有些神灵身死道消,有些神灵就此长眠,有的神灵退往天外,随时准备卷土重来。管着天下姻缘的月老下场似乎不是很好,如今半部姻缘簿在柳七手里,红线则成了田婉的观道之物。柳七在得到半部姻缘簿的加...


章评0811练手

夭寿哇,总管四更了,看样子今晚还有一更,章评继续走起。 —— 拳剑在裴钱之手 白首这召唤术都快赶上李槐了,说裴钱裴钱到,结果白首不但往土里栽了一回,还又欠了裴钱不少拳。总管落笔生根,祸从口出四字显然是甩不掉了。宁姚随即与裴钱展开悄悄话攻势,再度爆料,裴钱也已是剑修,且飞剑品秩极高。 想当年,从藕花福地出来之后,陈平安带着裴钱一路走一路看。姚近之见了裴钱,觉得裴钱应该会是个数算人才,碧游宫水神娘娘见...


第811章 练手 前情回顾

晚上好 2. ■第811章 练手 宁姚记起一事,转头与裴钱笑道:“郭竹酒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不过看得出来,她很想念你这个大师姐。你借给她的那只小竹箱,她经常擦拭。” 裴钱那边,她学师父摊开手臂,一边挂个黑衣小姑娘,一边挂个白发童子,两个矮冬瓜在比拼划水,双卝腿悬空乱卝蹬。 裴钱听到郭竹酒这个名字后,就有些神色古怪,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


《剑来》-客说

【1】若无相欠,何来再见? 《剑来》里的人情世故就是四个字:迎来送往。再简单点就是相欠。你从我这里欠了一个人情,我于他处还你。这便是陈平安的经商处世知道。总结起来:若无相欠,何来再见!这其实也印证了我们平时生活中的赊账,赊账其实就是一种若无相欠,何来再见的例子。陈平安和包袱斋祖师之间的赊欠约定就是一种日后再见的约定。 人情这个东西最为复杂,大小先后皆是有迹可循,人情可以相抵?我看...


挑灯看剑章评(811章 练手)

郑城主:名居中,字怀仙。 大修士:曲自高,和就寡。 好汉歌:该出手,就出手。 第一章【郑城主】 「名居中」 上边是神,下边是儒,左边是佛,右边是道,白帝城主正(郑)居中。魔道,不似神之永恒纯粹,不似儒之循规蹈矩,不似佛之度化众生,不似道之高蹈踏虚。傅噤前世堵着门骂,无论做了什么惊天伟业,我一口咬定你就是魔头。面对此种情景 ,神降下惩罚,儒解释讲理,佛慈悲为怀,道家难说,道祖和老大不搭理,老二...


第810章 教拳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810章 教拳 只不过竺泉,还有皑皑洲的谢松花,陈平安其实都有些怵,毕竟连荤话都说不过她们。 第635章 日就月将 两人临近春幡斋大门口。 陈平安终于不再絮叨,问了个奇怪问题,“谢剑仙,会亲自酿酒吗?” 谢松花有些摸不着头脑,“当然不会。” 陈平安笑道:“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他此生最大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