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奋也是勤奋,废话多也是废话多

1. 又抖了一堆没什么用的一笔而过新角色,且巨雷同,这是真的很掉档次。 2. 昔年读书人老黄历翻了不是没有用,可以侧面烘托角色,可以更好的描画如今大骊一国之颜色,但是,太过多了就赘余了。还是那个问题,主次不分。 3. 平安宁姚真挚又干净无暇的爱情,我懂,你一直想刻画这个。但是,用得着每次都是相同的陈平安装傻,宁姚一边飒一边脸红么。这样写可以,符合人物性格特点,但是还是那个问题:用得着章章末尾如此么...


章评0831文圣请你落座

心安乡道友起的忒早,陈平安本命瓷一事的分析一针见血。笔者不才,诸位道友凑合着看。(手动抱拳) —— 三问大骊 陈平安这次来到大骊京城,当然是要找大骊太后算账,首先来人云亦云楼借书看,则表示正式接过了师兄崔瀺留下的棋盘。 或许正是因为陈平安的成长,令崔瀺最终改变了原本的谋划。放开手脚以一洲之力大战蛮荒天下,就算崔瀺选择离场,宝瓶洲至少还有陈平安的落魄山,那就乱不了。而陈平安所谓崔瀺留给大骊的问心局,...


第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 前情回顾

早! 1. ■第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 老车夫沉默片刻,“我跟陈平安过招搭手,与你一个外乡人,有什么关系?” 其实老车夫的意思,是在这大骊京城,我跟陈平安翻旧账也好,出手练练也罢,至少今夜,都死不了人。你宁姚一个外乡人,掺和个什么劲儿。何况你已是五彩天下的天下第一人,在浩然天下的每次出剑,就都该好好掂量掂量这天道规矩的分量,以及两座天下在冥...


挑灯看剑章评(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

末法:应对末法,事功实验。 骊珠:骊珠渊源,因缘际会。 平安:碎碎平安,我心自由。 天地:屈原谈天,荀子说地。 第一章【末法】 「应对末法」 三教时代,应对末法危机的尝试分为三种。第一种合力实验,“无忧之国”模拟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生存方式,“第五天下”开辟多元融合的崭新特区。第二种三教分工,佛家莲花镇压幽冥厉鬼,道家青冥斩杀化外天魔,儒家浩然教化人心。第三种各显神通,齐静春三教合一,道老大一...


(胡解乱析)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 看点分析

1.天下剑修分两种,一是宁姚,二是其他。本以为宁姚出剑是为了“撒气”,好让那怂包早点归家,实则是陈平安旧伤未愈不宜出手。剑修宁姚的飞升境+仙剑天真=飒妈妈给飒开门--飒到家了。根据老车夫的战后采访,我们一起来回顾昨晚的真实情况:诶..朋友们好啊,我就是当年第二个开口喊陈平安跪下的那个——老车夫刚才有个朋友问我老车夫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怎么回事,给我发了几张光阴画卷。我一看!嗷...


(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简析

陈平安的本命瓷,是崔瀺留给大骊皇室的问心局,其核心就是大骊皇室是否会利用国家力量应对陈平安对本命瓷的追查(也是对陈父之死的追查)。 大骊皇帝作为绣虎的学生,在绣虎死后,担负起继承老师事功学说继续推进的责任。事功学说要求人以目标为驱动,能牺牲家庭(如柳清风)感情,牺牲亲朋好友感情(如崔瀺叛出文圣一脉),以规矩约束个人以有利于集体。假如宋睦屈从于与皇太后的母子关系而动用...


第829-830章 前情回顾

出了个差,没跟上进度,晚上好! 1. ■第829章 家乡廊桥的旧人旧事 掌柜收了几粒碎银子,是通行一洲的大骊官银,上秤后裁剪边角,还给那个男人些许,老人再接过两份通关文牒,提笔记录,衙门那边是要查账本和案簿的,对不上,就要吃官司,老人瞥了眼那个男人,心中感慨,万金买爵禄,何处买青春。年轻就是好啊,有些事情,不会有心无力。 第461章 不当那善财...


(825章——830章)简析

这几章写得蛮精彩的,陈平安与竹皇的博弈,陈平安与姜家君子的对话,渡船上的瓜子会,竹皇对倪月蓉的试探,陈平安宾馆开房等情节写得生动有趣,符合人物设定,值得精读细品。 1,825章的太上宗主指的是陈平安,暗中操纵正阳山的发展走向。 2,上一章陈平安在正阳山摸着小米粒的头说回落魄山,这是做给那些围观者看的,是面子上的事情;随后去而复返,...


章评0830练练

宁姚都爆粗口了,回去陈平安不帮忙降降温那可就真永无宁日了。 —— 神与人 泥瓶巷少年一人远赴千万里,齐静春能以春风之姿护道一程,封姨这个人情不可谓不重。陈平安恭恭敬敬执晚辈礼,一点都不为过。 封姨者,风姨也,是谓司风之神。 《北堂书钞》卷一四四引《太公金匮》述七神助周伐殷事云,风伯名姨。此风姨之所本。后由男性之伯称谓女性之姨。风姨亦作封夷,别称封家姨。封家婢子,风过人间等语则是总管的一贯风格,与相...


【练练】小章评

大骊不是一般的王朝,不因为它的底子强厚,而是它的政治地位。一座浩然天下,哪里最不能惹?当然是文庙和文庙的附属势力。 不客气的讲,现在慢慢浮出水面的一些“真相”表明大骊就是崔齐二人在儒家争取到的实验田地位,或者特区?把大骊说成大骊在宝瓶洲设置的一座下宗也未尝不可。 所以陈平安是注定是不可能问剑大骊的,牵扯太大,于理于心都不可能,首先他自己就是儒家子弟,悖逆两位师兄,打乱儒家借由大骊向山下山上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