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落魄山观礼正阳山 前情回顾

早! 1. ■第821章 落魄山观礼正阳山 那个自称祖籍在泥瓶巷、与刘羡阳同乡的曹峻,朝着琼枝峰递出三剑后,大概是觉得意犹未尽,偷摸回正阳山地界,到了仙人背剑峰那边,祭出一把炼制、修缮多年的本命飞剑,围绕着背剑峰四周山脚处,刹那之间开遍荷花,之后曹峻再手持佩剑,从上往下,剑光自斩而落,将那无人看守的背剑峰一分为二,他娘的,让你这位搬山老祖,当年...


章评0821落魄山观礼正阳山

问剑结束 陈平安说,开始问剑。但实际上,问剑已经结束了。 随着刘羡阳步步登山,先是收下三杀,之后更是闲庭信步般悠然走过数峰剑修的一座座剑阵,带着陈平安给的花名册一个个点卯过去,或闷棍打晕,或斩断大道,正应了那句昨日因今日果。当刘羡阳击败停剑阁里的夏远翠,陶烟波,晏础三位正阳山祖师,最后一手拖着重伤的夏远翠来到祖师堂广场与陈平安汇合的时候,正阳山所有修士终于彻底心知肚明,这场问剑,正阳山已然毫无还手...


章评0820兵解正阳山

今晚还是请假了。留下了一个两万多字的大章节,总管牛批。 —— 解剖正阳山 什么叫兵解,说的文雅一点是遭受了对方庖丁解牛般的打击,说的直接一点就是一句话,给人解剖了。 从大局着眼,从小处着手,落剑落在每个当事人身上,这事儿陈平安做得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账房先生更是陈平安的老本行。正阳山觉得有些事情无所谓,甚至斩草除根之后就可以连斩草除根之人一起忘却,既然陈平安与刘羡阳来了正阳山,帮正阳山翻翻旧账也就...


挑灯看剑章评(820章 兵解正阳山)

起:断网前提,出彩困难。 承:双线登山,伏笔显露。 转:飞剑传信,联网5G。 合:兵解拆解,意思意义。 第一章【起】 「断网前提」 正阳山问剑,源于首卷埋下的恩怨,八百章后终于上演有个前提——断网。陈平安,剑气长城隐官,文圣关门弟子,落魄山宗主,文庙锤了仙人境。如果不断网,正阳山早就怂了,问剑这出戏根本开不了场。断网这事严格来说处理有点过了,再落后的乡村建设也不至于此,陈“政府”只能勉强解释...


第819-820章 前情回顾

下午好! 2. ■第819章 问剑做客两不误 宝瓶洲的年轻十人,为首是真武山马苦玄,此外还有谢灵,刘灞桥,姜韫,周矩,隋右边,余时务这些个,都是曾经在一洲战事中大放异彩的年轻天才。候补十人当中,还有竹皇的关门弟子吴提京,名次极高,位居榜眼。 这二十人当中,可没有什么叫刘羡阳的人,别说刘羡阳了,姓刘的都没有一个。 (刘灞桥:???)...


《剑来820》这才是真的人心险恶,做鬼都不放过你

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往往是弱者无计可施的时候,用来恫吓对方的话。意思是我现在没办法了,但你要是敢欺负我太狠,我死了也要变鬼纠缠你,让你永远不得安生。这句话听得多了,其实恫吓力不是太大,活着你都没办法,死了估计更没辙。可这句话如果是强者对弱者的态度,那才是真的让人不寒而栗。这正是“正阳山”众多悲惨故事中的一个,而“司徒文英”则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正阳山”...


820章 兵解正阳山 简析

820章 兵解正阳山 简析 本章篇幅较长,其中其实有很多细节,一不小心就漏了。 1,在有可能上五境大打出手之前,陈平安往各处飞剑传书:一,打起来板砖乱飞,有可能误伤围观的,尤其是境界不高的,上五境瞪一眼就死了,陈平安自已能控制自己,那搬山猿可不是什么讲究人,必须疏散围观群众;二,甄别敌友,叫你们走你不走就是潜在的敌方,挨打了...


819章 问拳做客两不误 简析

819章 问拳做客两不误 简析 从故事线来看,这一章内容是与本书开始遥相呼应,是整个故事的重要节点,个人觉得写慢一点,写细一点没什么毛病!太粗线条不如剑来全书:一只猴子在一个小镇打了俩小孩,后来俩小孩长大了报仇打死了老猴子,全书完!那就没啥意思了。当然详细细腻或粗犷都要有个度,这个度的把握就见仁见智了,我个人是不太喜欢旁白太多的内容,但对于本章来说...


章评0819问剑做客两不误

对比问剑锁云宗,陈平安与刘羡阳正式问剑正阳山的手法显然要精密许多,手腕更是果决无数。脚踩正阳山的面子,强拆正阳山的里子,报废正阳山的底子。 —— 面子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是堂而皇之好似等着正阳山大喜的日子,陈平安与刘羡阳就这么光明正大前来问剑。 正阳山显然是受田婉坑害不浅,千年以来,宝瓶洲难有大风浪,又有田婉操控着剑道气运,导致正阳山祖师堂好似井底之蛙,坐井不愿观天。导致论眼界论心性,正阳山都远...


第818章 少年过河;第819章 问剑做客两不误 看点

第818章 少年过河;第819章 问剑做客两不误 看点 #剑来看点# 【对比】 陈平安刘羡阳兄弟俩剑挑正阳山,挑的正好是正阳山典礼的大好日子,为了能讨还公道,哥俩为此付出了太多。第八百一十八章的标题《少年过河》与第四十三章《少年和老狗》这一标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也是一种呼应。当年未能上山修行的两人面对如此劫难,的确如同平安年幼时所遇到的暴雨溪涧。当年想跟老天爷求个公道的陈平安,“大口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