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 2020-05-17

今日简讯—— 1、姜尚真暗中为落魄山和蒲云草堂牵线搭桥; 2、落魄山开山大弟子为自己不礼貌行为向黄衣道歉,获得谅解; 3、陈平安一行人路遇“江淮斩蚊”人,透露此人系隋右边授业恩师; 4、姜尚真使出无中生有、暗中拱火手段,以金顶观首席供奉芦鹰为例,展现最佳男配角演技; 5、裴钱暗中想像小时候牵手师父,后碍于礼仪作罢,被小师兄崔东山一语道破,在裴钱账本上再添“业绩”; 6、金顶观掌权者杜含灵暗藏野心,...


落魄山日报--20.05.18

今日同人—— 背后那位年轻山主,一直心神不稳,只是到最后,当他在梦中反复呢喃一个姑娘的名字,这才逐渐安稳下来。 翌日,姜尚真看到陈平安醒了,于是说到:“昨晚你念宁姚的名字98次”。 “哦,宁姚是我媳妇儿。” “还有个叫马兰花的你念了784次,这个马兰花一定欠你很多钱!”,姜尚真转身离开的时候碎碎念叨着。 又过一日。 “昨晚你做梦又叫马兰花姑娘的名字七百八十五次,比上次多了一次” 看见陈平安神色不善...


落魄山日报--20.05.19

今日同人—— 众所周知,落魄山日报社有一著名女写手,她写的林守一和齐景龙的风月往事,剑灵前任的故事情节,在“日报社最想删帖的三篇”占据前二,据说最后一篇已被预定。她文风百无禁忌,风格乱七八糟。但她以绝美的相貌高挑的身材洒脱不羁的性格闻名于日报社,是以社团成员都称她为水哥。 西水对日报社马兰花一见钟情,兰花此人,三分浪荡,三分傲慢,三分纯真,还有一分是愚蠢,这很合西水的胃口。在长达六个小时的追求下,...


挑灯看剑章评(753章 最难是个今日无事)

有事:天下有事,落魄立宗。 无事:舟子三问,何谓无事。 尾事:从放转收,回答问题。 大事:角色转变,真正主角。 第一章【有事】 「天下有事」 “天下远远没有真正太平,接下来的百年光阴,才是真正豪杰与枭雄并起的峥嵘岁月”,姜尚真点出战后“天下有事”。树欲静而风不止,战后的世道人心依然泥泞不堪,正阳山和清风城在台前,反派联盟的大佬们在幕后,本命瓷的线头隐于暗影之中,年轻天才如雨后春笋般横空出世,...


第753章最难是个今夜无事诗词典故整理

法界 第753章最难是个今夜无事是《华严经》常用的名词,有四种法界:(一)理法界,道理、学问也是一种法界。(二)事法界,事实、科技、功夫属于事法界。(三)事理无碍法界,有这种理就有这种事实,有事实就有这种理,懂了佛法的道理,那么功夫就要做到,做不到就有碍。而有此事必有此理,若不懂此理,那是学问不够;有此理必有此事,若没有见过此事,那是经验不足。(四)事事无碍法...


落魄山日报-2020.5.18

今日同人——背后那位年轻山主,一直心神不稳,只是到最后,当他在梦中反复呢喃一个姑娘的名字,这才逐渐安稳下来。翌日,姜尚真看到陈平安醒了,于是说到:“昨晚你念宁姚的名字98次”。“哦,宁姚是我媳妇儿。”“还有个叫马兰花的你念了784次,这个马兰花一定欠你很多钱!”,姜尚真转身离开的时候碎碎念叨着。又过一日。“昨晚你做梦又叫马兰花姑娘的名字七百八十五次,比上次多了一次”看见陈平安神色不善,姜尚真立马...


第七百五十三章最难是个今日无事的几点想法

一、到底水不水? 这种章节,我并不觉得水,大部分的章节,其实都是用了心的。 实际上总管这本书,就像他一直以来的风格,细节很好,铺垫精彩,布局很棒。 实际上我个人对这本书最大的怨念从来不是这些铺垫,而是----- 铺垫过后,高CHAO不足 就像你们看一些老师的教材,前面口、手、器械都很到位,最终掏出大雕,该干活的时候,一分钟,完了。。。。。 甚至有时候,一分钟都没有。。。。 北...


第七百五十三章 最难是个今日无事 看点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群雄割鹿】 浩然似乎大战暂歇,妖族似退。接下来的局面,就是群雄并起的内战阶段,啊不,重新分蛋糕阶段。落魄山也要趁此时机做准备分一杯羹。 平安不满足于龟缩于骊珠洞天自家山头的一亩三分地,于桐叶洲开创下宗。一来,桐叶洲地广人稀,二来,桐叶洲经过战火血洗之后反而给修士创造出了更容易的生存空间,在其他八洲建立下宗,反而会更难一...


落魄山日报——2020.05.19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有几分像从前 此楼语音播报 落魄大学毕业季,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在快乐的时光里,一场暗藏玄机的下山考试悄然而至。这日,教导主任长命微笑着来到落魄大学课堂,为落魄山莘莘修士留下了十二卷仙法秘籍背诵,三十六式中五境法阵布置,一百零八则术法演练.....小米粒有气无力的搀着暖树学姐来到食堂,惊觉朱敛下山后,朱门膳...


落魄山日报2020-05.16

今日同人——剑气长城,风雪愈盛。一袭青衫的崔瀺立于风雪中,风雪避他而去,浩浩荡荡为蛮荒周边大地覆上一层素银。剑主和平安已去,崔瀺双手搁置于城墙上,遥望蛮荒南方。轻轻打着节拍。像是无聊时的随手之举,又像是对某个既定事实的倒计时。 崔瀺偶尔会想起自己与先生的初遇,也是一个风雪日,穷冻烈风,大雪深数尺。不过自己不是抄书至于手皲裂的浩然濂公,老秀才却是“提半斤墨水,走三山五湖”的穷酸秀才,落魄得在酒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