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长河的逆流而上,读书人眼中的读书人

#剑来第八百零二章# 陈平安与裴杯“大弟子”一战,总管以当下设定“校正”了下原有设定,以大端老皇帝的视角,圆了一场江湖梦。 马仙癯战场出身,统领二十万边军,大端予以重视栽培,使其投身裴杯门下,跻身十境,也是携武运姿仕途更进一步时 胖瘦师妹皆是大端的武运苗子,蒙朝廷举荐,也将进一步效力于朝廷,三人背后,是大端以裴杯师徒为契机,借武运爆发隆国势,以在中土的王朝争霸中得先机。 邵元剑修,大端武...


落魄山日报2020.09.16

梅香如故——山鬼天似穹庐,残月为灯。昨夜西风戏谑,寻一久别故人。念便至乌江。苦索灵愿,以残月为誓,时境变迁,满月有红颜相伴。黑瞳双姝,星点眨眼,一轮一轮,南北东西,齐天。 此楼随缘语音播报 今日简讯——1、文庙治理浩然天下风格渐变;2、陈平安透露日后打算;3、柳道醇欲以自身独特方式帮落魄山打造渡船,被陈山主婉拒;4、玄密王朝少年皇帝袁胄邀请隐官担任国师,被陈平安婉拒;5、...


崩了崩了的预期式嘲讽,剑来书外的问心局

#剑来第八百零一章# 郑居中三言与李宝瓶一语贯三教 前者点明陈平安根砥,见璞 后者反璞,归真 武夫止境的后两境,归真与仙人对应,神到与飞升对应,两人给出了陈平安晋仙人、归真的契机 如同与离真对战,崔东山和齐景龙稍有突兀的簪子决胜、酝酿本命飞剑后伏笔已久的合道长城,陈平安在小天地所见会在关键情节中浮出水面,并成为决定胜负的节点 依当下布局来看,这一情节是 ——与刘材一战 另外与吴霜降一战,...


挑灯看剑章评(801章 为何问拳)

第一章【老炮】 陈平安包袱斋,120片琉璃瓦600颗谷雨钱。火龙真人转手,100片琉璃瓦1500颗谷雨钱,自己留了20片琉璃瓦,赚了900谷雨钱,柳赤城还觉得物美价廉。 玄密王朝少年皇帝袁胄,笼络落魄山在境内设立下宗,遭到陈平安婉拒。背后靠山老富家翁郁泮水,提出赠送闲置的跨洲渡船风鸢,陈平安欣然接受,并赊账修缮费用。 包袱斋做买卖还得是老真人,登门送礼笼络人心还得是老商人,世界的未来属于年轻...


(胡解乱析)第八百零一章 为何问拳

1.桃亭说笼中雀的小天地是绕开的光阴长河,意思是其他寻常的小天地是截取的光阴长河?类似造围墙将光阴长河截一小段?那陈平安的笼中雀是自成小天地,还是说笼中雀是用光阴长河的流水造就的小天地?自成小天地是类似法宝收纳器,显然可能不大。笼中雀不会改变时间的流逝,也就是笼中雀天地和外面的时间流速相同,那就是说明笼中雀在光阴长河内。若其他人是截取的部分光阴长河,那陈平安的笼中雀就可能是...


章评0801为何问拳

山人见鱼大如木 夏虫不可语冰,蟪蛄不知春秋。 虫子的生命只有短短几月,这是自身条件的限制。以其不可得之物诱之,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山中人不信有鱼大如木,海上人不信有木大如鱼。 这则是由于生存环境的限制,山中无鱼大如木,海上无木大如鱼,在山中人与海上人生存的环境中,他们说的都没错。 但是,既然还有时间,那就代表还有许多未知,许多可能性。世界何其大,谁敢说自己不是身在此山中。以自己了解的情况为出发...


(随心评)801 为何问拳

1.桃亭说笼中雀的小天地是绕开的光阴长河,意思是其他寻常的小天地是截取的光阴长河?类似造围墙将光阴长河截一小段?那陈平安的笼中雀是自成小天地,还是说笼中雀是用光阴长河的流水造就的小天地?自成小天地是类似法宝收纳器,显然可能不大。笼中雀不会改变时间的流逝,也就是笼中雀天地和外面的时间流速相同,那就是说明笼中雀在光阴长河内。若其他人是截取的部分光阴长河,那陈平安的笼中雀就可能是一个直接用光阴长河水造就...


挑灯看剑章评(800章 牵红线)

第一章【私与野】 妖族入侵时明哲保身,周神芝战死时幸灾乐祸,天下太平时大捡便宜,三者都是因私废公,源于一个“私”。 青秘冯雪涛是山泽野修,青宫太保荆蒿是山上仙师,承认自私的是真野修,虚伪矫饰的是伪仙师,“野”中尚有一份真。 阿良感叹天下没有上五境的野修,冯雪涛心有戚戚。下五境时教训仙师是“野压过私”,上五境时因私废公是“私压过野”,阿良想唤醒的正是这一点“野”,以及野中最宝贵的那一份真。 ...


(胡解乱析)第八百章 牵红线

以野修冯雪涛为线,摆哈浩然不浩然。野修,刀尖舔血而生长,不靠宗门家族,自己跟老天抢食。一路跌撞走到野修的顶点,弥足珍贵,所以大乱时苟活于世(躲隐于世),好像没什么问题?其实这就是问题,也是为何浩然“人心向下”以往的儒家对高层战力的束缚太少,礼圣的“制度”重问迹轻问心,这也成了后世修士默认的规则,所以高端战力大都选择“明哲保身”,再加上内围的长久和平,危机感的来源只是“内斗”...


(随心评)第八百章 牵红线

以野修冯雪涛为线,摆哈浩然不浩然。野修,刀尖舔血而生长,不靠宗门家族,自己跟老天抢食。一路跌撞走到野修的顶点,弥足珍贵,所以大乱时苟活于世(躲隐于世),好像没什么问题?其实这就是问题,也是为何浩然“人心向下”以往的儒家对高层战力的束缚太少,礼圣的“制度”重问迹轻问心,这也成了后世修士默认的规则,所以高端战力大都选择“明哲保身”,再加上内围的长久和平,危机感的来源只是“内斗”,大义逐渐被安逸冲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