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解乱析)第832 国师陈平安

一、再见苏心斋,是心舒心安亦心暖。本以为与客栈掌柜闲聊大半天,只是写“瓷”与“单间”,没想到大招是掌柜的闺女也就是前生书简湖苏心斋。苏心斋是书简湖支撑陈平安走过最艰难时候的美好组成,如今苏心斋的出现也让陈平安心里两个一直牵挂的执念终于可以得到释怀。遵循之间再见的时的相见,生人突兀惊恐,旧人心神失控。先转头看人云亦云楼,定然是猜想到了这是大师兄崔巉的手笔,是来自傲娇大师兄的关...


(832章 国师陈平安)简析

碎瓷问心,修齐治平,藩王在侧,皇帝可新;还愿还债,许愿来生,前世今生,缘份不尽。 1,“与亲近之人,不要说气话,不可说反话,尤其不要不说话。”——对于一个心理成熟的男人来说是基本常识。越亲近就越要用心,认真珍惜。这世上就没有理所当然地必须对自己好的人。 2,赵繇再见到陈平安,态度上依然硬气:喜欢就要说出来。一,赵繇实际上没有得到齐...


830-832章 综合看点

830-832章 综合看点 #剑来看点# 【风有语声】 封姨,风姨,远古余孽。亦照拂平安极为长久。 从“眯眼”、“面无表情”、“双手拢袖”,可以说是陈平安标志性的充满敌意的小动作,封姨见惯人心,看陈平安蓄势待发,皮笑肉不笑的威胁人,看着陈平安从少年郎一点点长到天命之年,温婉笑意从心声。当年在廊桥之上,封姨不希望平安去接受福缘,第一个拦了少年。而今朝不希望平安折损在大骊,同样也是第一个现身出声。...


《剑来832》柳暗花明时,那束阳光最动人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世上什么最动人?不是攫取财富,不是美人倾心,因为这些都有迹可循,欢喜融化在过程里,是山重水复处,柳暗花明时,撒入眼中的那束阳光最动人。陈平安有说不出口的小心思。齐静春拜托他照看山崖书院,又送媳妇又送装备,媳妇是宁姚,装备是仙剑,都是他的心头好。同样是师兄,崔巉拜托他照看大骊,按说也该给点好处,哪有让小师弟吃亏的道理?陈平安满心的期待,客栈在师兄家不远,或许掌柜还跟师兄打过招...


章评0832国师陈平安

这更新,猝不及防,应该算是昨天的吧? —— 修齐治平 《礼记·大学》有云。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忐忑归忐忑,却是为了大骊而忐忑。在某些事情上,董老侍郎还是硬气的。 修...


第832章 国师陈平安 前情回顾

下午好 1. ■第832章 国师陈平安 将手中那本书籍放回书架,没来由想起桐叶洲黄花观那个龙洲道人,陈平安笑了笑,有样学样,轻轻以手掌推了推周边书籍,位置齐平,丝毫不差。陈平安大步走出书楼,开了院门,想了想,陈平安就没锁门,万一还得回来,白白多件事情,毕竟是师兄的宅子,飞来掠去的,不合适。 第760章 不对 黄花观,今夜一场大雨下得很吓人...


勤奋也是勤奋,废话多也是废话多

1. 又抖了一堆没什么用的一笔而过新角色,且巨雷同,这是真的很掉档次。 2. 昔年读书人老黄历翻了不是没有用,可以侧面烘托角色,可以更好的描画如今大骊一国之颜色,但是,太过多了就赘余了。还是那个问题,主次不分。 3. 平安宁姚真挚又干净无暇的爱情,我懂,你一直想刻画这个。但是,用得着每次都是相同的陈平安装傻,宁姚一边飒一边脸红么。这样写可以,符合人物性格特点,但是还是那个问题:用得着章章末尾如此么...


(胡解乱析)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 看点分析

1.天下剑修分两种,一是宁姚,二是其他。本以为宁姚出剑是为了“撒气”,好让那怂包早点归家,实则是陈平安旧伤未愈不宜出手。剑修宁姚的飞升境+仙剑天真=飒妈妈给飒开门--飒到家了。根据老车夫的战后采访,我们一起来回顾昨晚的真实情况:诶..朋友们好啊,我就是当年第二个开口喊陈平安跪下的那个——老车夫刚才有个朋友问我老车夫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怎么回事,给我发了几张光阴画卷。我一看!嗷...


章评0831文圣请你落座

心安乡道友起的忒早,陈平安本命瓷一事的分析一针见血。笔者不才,诸位道友凑合着看。(手动抱拳) —— 三问大骊 陈平安这次来到大骊京城,当然是要找大骊太后算账,首先来人云亦云楼借书看,则表示正式接过了师兄崔瀺留下的棋盘。 或许正是因为陈平安的成长,令崔瀺最终改变了原本的谋划。放开手脚以一洲之力大战蛮荒天下,就算崔瀺选择离场,宝瓶洲至少还有陈平安的落魄山,那就乱不了。而陈平安所谓崔瀺留给大骊的问心局,...


(831章 文圣请你落座)简析

陈平安的本命瓷,是崔瀺留给大骊皇室的问心局,其核心就是大骊皇室是否会利用国家力量应对陈平安对本命瓷的追查(也是对陈父之死的追查)。 大骊皇帝作为绣虎的学生,在绣虎死后,担负起继承老师事功学说继续推进的责任。事功学说要求人以目标为驱动,能牺牲家庭(如柳清风)感情,牺牲亲朋好友感情(如崔瀺叛出文圣一脉),以规矩约束个人以有利于集体。假如宋睦屈从于与皇太后的母子关系而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