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762》阮秀祭,扎着马尾如何救你,散开头发又如何爱你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一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阮秀登天,天庭重开。天庭距离人间很远,人间要想抵达,只能依靠“飞升台”。“飞升台”一共两个,阮秀打碎一座,开启另一座登天。阮秀和周密并肩而立,还有数十位“剑修”跟随,很明显,这是要重开天庭。登天之后,阮秀会打碎最后的“飞升台”,彻底隔绝“新天庭”和人间的关系。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周密能够欣然接受。周密是“十四境”巅峰的修士,他带领妖族...


《剑来765》陈平安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烦恼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一“落魄山”晋升为宗门,陈平安几乎所有的朋友,包括商业盟友和伙伴,除非特殊原因,均派人到场观礼。观礼嘉宾和细心道友发现了一个问题,“春露圃”居然没有人出席,这可不是正常现象。不是“春露圃”的架子大,而是“落魄山”根本就没邀请,“落魄山”和“春露圃”有了纠葛,也是陈平安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烦恼。“七大姑八大姨”,在现代的语境里,往往包含些贬义,其实计划生育...


《剑来766》烽火说这是翻不动的“老黄历”,我想试试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一 一 阮秀开天,与周密并肩,其后“剑修”跟上,踏“飞升台”而去,天庭重开。宋集薪的名字是崔巉取得,原本是要牺牲掉他。也就是说,在崔巉的计划里,早就预定了阮秀祭天,将陈平安、刘羡阳、宋集薪、赊月几人炼化为镜,作为重开天庭的依凭。关于重开天庭的内幕,读者犹如雾里看花。烽火说,除非有人能够重新开天,不然这注定会成为无人去翻,也翻不动的老黄历。烽火话里的...


《剑来768》还在奇怪文圣一脉的姻缘风水吗?官宣其真实意义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一《剑来》有个长盛不衰的梗,就是文圣一脉的姻缘风水,上到先生,下到弟子,无论是老秀才,还是崔巉、左右、齐静春,算上半个弟子的“刘十六”,记名弟子的茅小东,个个都是“单身狗”,而且还都是凭实力单身。老秀才对此头疼不已,一脉之内都是如此,难免让世人误以为先生有问题,会影响自己“儒雅、伟岸”的形象。老秀才几次对左右腹诽、动怒,都是因为其“榆木疙瘩”、“不解风情”...


《剑来769》“条目城”之真相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条目城”有些古怪,中间又夹杂了许多人文典故,理解起来很是吃力,考虑到这只是很小的支线故事,用不着太过认真,但为了情节的完整性,有必要弄通其中关键诀窍。为了在最短时间内说清“条目城”的真相,需要摒弃掉一些铺垫文字,文章的可读性会差一些。先来看事件的起因。陈平安带领裴钱和周米粒,三人在去“北俱芦洲”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求救信号,是一条“北俱芦洲”渡船发出的,“渡船”遇到了危机,...


《剑来773》心向光明,穿行黑暗,走向深渊

大佬来了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最初的猜想错了,原以为“夜航船”是囚笼,将“活神仙”囚禁在内,为了获得自由,“活神仙”不得不按照“夜航船”的规则行事。事实正好相反,“夜航船”是延续“神魂灵光”的方式,那些传说中已作古的人物,以“活神仙”的方式得以留存,为此“活神仙”需要付出代价,不断扩充着“夜航船”的知识。最初的猜想猜错了方向,但也不能说完全不靠谱,大部分的“活神仙”费尽心机地...


《剑来807》木人无言,不祥之兆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大佬回归了.但愿这一切都是牵强附会,但愿这一切都是过度解读。礼圣亲自邀请,至圣先师亲自接见,会议结束,各回各家,礼圣又亲身相送,尽管说是文圣求的,好像还是有些不对劲。儒教给了陈平安天大礼遇,透着浓浓的不祥之兆。包括陈平安在内,文圣一脉做出过巨大贡献,这不假,但文圣重新成为文庙的陪祀圣贤,已经算是得到了补偿。礼圣送别陈平安,文圣所求的,难道只是为了陈平安更...


《剑来805》高潮过后的落寞,陈平安心路历程的又一转折

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一个人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思考过这个问题,按照进化心理学的理论,绝大多数的人期待的,并不是绝对物质的多少,而是由基因设定的,是在人群中相对位置,是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物质已经极大丰富,从整体看,真正的赤贫已经极少见,但具体个体的感受,其满意度并没有相应提高。归根到底,人们关注的是在人群中的地位,所谓的“不患...


《剑来803》也许永远没有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

一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世上总有这样的事,所有人都没错,但结果却让人揪心,如果非要寻求个答案,往往归因于人性。好像人性就明明白白在那里。可真要问人性到底是什么?却是个让人欲说还休的事。喜欢追问答案,就是人性之一。一件事情,如果没有答案,总让人牵肠挂肚。《剑来》中最大的难题,保守一点,说最大的难题之一,是如何处理与李宝瓶与“小师叔”的关系?李宝瓶最喜欢“小师叔”,“小师叔”也最...


《剑来814》让人恼火的“窗户纸”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窗户纸,薄薄的一层,隔开两个世界,一个是屋外,一个是屋内。别小看这层“窗户纸”,它能扭曲你对另一个世界的感知,你以为你知道,其实你的“知道”,不可避免的会被环境影响。炎炎夏日,躲在空调房里,看窗外的世界,尽管理智上知道是夏天,可在感觉中,外面还是一片清凉。只有推开窗,热浪扑面而来,才是真实的窗外世界。“窗户纸”毕竟是“窗户纸”,就像推窗一样,本来很容易捅破,甚至可以润物细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