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挑灯看剑章评(766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前浪:主角国师,布局开天。 后浪:浪花淘尽,打黑除恶。 浪急:大家都急,平安急了。 第一章【前浪】 「主角国师」 《剑来》原名《国师》非无道理,崔瀺确有主角光环。锦绣三事牛叉,联手白帝城主下出彩云局,赢得与术家开山老祖的术算之争,舍弃学宫祭酒和文庙副教主坦途而走上叛师的事功险路。一国统一洲打造宝瓶防线力挽狂澜,筹谋布局开天带走周密等妖族主力,山水颠...


落魄山日报-2020.06.17

今日正文——陈平安揉了揉眉心,轻轻将宁姚的胳膊跟大腿放好塞回被子内,掩了掩被角,悄悄下床而去。披着件彩雀府法袍睡衣,陈平安叼着那青神山富贵竹青枝所制的烟斗,蹲在书房外。一手持着烟斗,一手轻轻揉腰。俗话说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古人诚不欺我。奈何宁大剑仙一通问剑之后倒是可以倒头就睡,自己这落魄山山主又怎能日上三竿不起床?何况要是真睡到自然醒,怕不是又得被问剑一番,遭不住,遭...


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6.17,杭州市,风华面馆。 他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望了眼我手中的刀片,微胖的脸上神情平静,他燃起烟,向窗外望了望。 微雨,夜幕渐深,稍稍拥堵的街上偶起鸣笛。 我沿着末端的孔洞转着刀片,等着这场谈话的开始。 人生有很多不期而遇,他请了假,我买了刀片,刚出商店就遇见了他,于是便有些话想说,有些话想听。 我也抽起了烟,和他说起两年前第一次读雪中的时候,会克制不住地流泪,一个大老爷们,捂着被子,泪连成线...


《剑来766》烽火说这是翻不动的“老黄历”,我想试试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一 一 阮秀开天,与周密并肩,其后“剑修”跟上,踏“飞升台”而去,天庭重开。宋集薪的名字是崔巉取得,原本是要牺牲掉他。也就是说,在崔巉的计划里,早就预定了阮秀祭天,将陈平安、刘羡阳、宋集薪、赊月几人炼化为镜,作为重开天庭的依凭。关于重开天庭的内幕,读者犹如雾里看花。烽火说,除非有人能够重新开天,不然这注定会成为无人去翻,也翻不动的老黄历。烽火话里的...


章评0766翻不动的老黄历

开天之后 剑向何方 开天之后 妖祖曾对贾生说,请替他去往更高处。 因为蛮荒天下飞升台的道路断在了陈清都剑下,因此周密的最大目标之一,正是凭借浩然天下宝瓶洲的飞升台,重新开天。妖祖舍弃一身修为,令蛮荒天下与浩然天下的大道天时迎头相撞,想必正是为了帮助周密争取时间。 目前关于战事收尾的信息依旧只有一些只言片语,但可以确定的是,正如崔瀺的那句话,天下依旧不太平。 妖祖以命相搏,依旧存在疑点。 首先,蛮荒...


阿皮打赵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1.赵繇立场美好初恋,虽然只是

阿皮打赵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1.赵繇立场美好初恋,虽然只是暗恋,但是难以忘记,再次相逢,美人依旧,只是早已心有所属喜欢一个人,不是知道自己该放下就能放下,简简单单就能放下,那样的喜欢多廉价?赵繇不是伪君子,新机人,简单的两句话,就表达出他依旧在惦念喜欢宁姚,自己放不下怎么办?求诸外力,让师叔打一顿,可能会舒坦点。。。他其实是求阿皮揍他。。。2.这件事很严重有人觉得阿皮小题...


第六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看点

第六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看点 (先揉揉被抽肿了的小脸,打碎的飞升台,的确是拖月山) 秀秀,周密等人登天,重启飞升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如何防得住火神。阮秀曾为人,今朝重归神位。周密亦是至高之一,如其所愿。位列仙班,亦领蛮荒妖族剑修归神道,重建神族。火神阮秀能否克制住本性,不下凡不肆意打杀水族。所以,这便是崔瀺对阮秀的问心。平安眼中无小事,阮秀眼中不过阮邛平安几人。以李柳神性换大...


第761-765章 前情回顾

再来个五章1. ■第761章 老了江湖 姜尚真已经斜靠门口,双手笼袖,笑眯眯问道:“这位小兄弟,你有没有师姐或者师妹啊?” 第755章 做客 叶芸芸站在檐下,在指点两人出拳。 蒲山叶氏子弟的年轻女修,叶璇玑站在一旁,身穿一件龙女仙衣湘水裙,手腕上系着一串渌水坑虬珠炼化而成的掌上明珠。 难怪姜尚真与蒲山云草堂关系好。 第506章 诸位只管取剑 那人伸出一根...


《剑来765》陈平安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烦恼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一“落魄山”晋升为宗门,陈平安几乎所有的朋友,包括商业盟友和伙伴,除非特殊原因,均派人到场观礼。观礼嘉宾和细心道友发现了一个问题,“春露圃”居然没有人出席,这可不是正常现象。不是“春露圃”的架子大,而是“落魄山”根本就没邀请,“落魄山”和“春露圃”有了纠葛,也是陈平安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烦恼。“七大姑八大姨”,在现代的语境里,往往包含些贬义,其实计划生育...


落魄山日报-2020.06.15

今日正文——话说林守一和齐景龙在寺庙击退花妖之后,林守一因中花毒,二人整整修养了三天才出来。二人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一个乡镇中的大户人家。这良田千顷,米面成仓,骡马成群,鸡鸭成栅的大户人家倒是不足为奇,可这主人家是一个二八芳龄的美貌女子,你道奇不奇?更奇的是,这女子半年以来,已前前后后纳了二十多位小郎君了!二人今日来的好巧不巧,这是这女主人与她的第二十八位小郎君刚刚拜完堂,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