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大师伯出剑,小师兄下棋 前情回顾

晚上好!好像显示不出来 第一条算是个反馈吧 1.1 ■第607章 大师伯出剑,小师兄下棋 但是崔东山摇摇头,意思很明显。曹晴朗略作思量,便答应下来。崔东山让他记得带上先生赠送给他的行山杖,曹晴朗便带上了这根陪着先生走过千山万水、走过足足半座北俱芦洲的行山杖,崔东山自己也有,只是寻常绿竹,却又不寻常。裴钱那根行山杖,相对材...


607 大师伯出剑,小师兄下棋----------------笔记

=================================裴钱跟曹晴朗对比都知道这两个代表了善恶,俩方面。裴钱无可置疑的是恶的,圈定她行为的只有一个陈平安,其他可能任何人都不能走入她的内心,改变她的行为。当年藕花4人,跟她关系最好的魏羡她也只说是半个朋友,后面的这些周米粒陈暖树这些到底能有几个能跟她是真正的朋友,她对朋友的定义甚至跟你们理解的都是不同的。所以他是无条...


也曾少年时

某些文字带着重量,于是看过一次,就不愿再去翻开第二遍。 雪中如此,剑来亦是。 初读时已足够震撼,再读时本已淡化的伤疤又被那些深入人心的情感镌下鲜血淋漓的刻痕。 少年们已经长成,可那些痛仍在心底盘踞,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突破囚笼。 化做恶兽朝眉眼淡然的自己无声怒吼。 裴钱、曹晴朗、陈平安,皆曾少年时,时年少不在。 两章问心局,既问书中人,亦问翻书人。 裴钱从当日之裴钱,到今日,善恶转化得如此彻底,当...


《落魄山日报-07.28》

正文 落魄社消息: 今日简讯—— 当年在莲藕福地内,陈平安与裴钱的缘分出自文圣先生的安排; 曾经崔瀺为陈平安设置的书简湖科技园发展问题,是为了与齐静春一较高下。 正文内容—— 剑气长城内,崔东山来到叠嶂酒铺喝酒,却被店内酒客们误以为是陈平安请来的酒托。崔东山一边喝酒一边复盘陈平安来到剑气长城后进行开拓市场的运营策略和目的,以及回忆起多年前在文圣先生身边求学的经历。随后崔东山离开...


《落魄山日报-07.29》

正文 今日简讯—— 剑气长城边军将领吴承霈的妻子曾战死沙场,后有人替吴承霖手刃杀妻仇家; 为表彰裴钱为叠嶂酒铺经营提出的创意,陈平安赠送了一枚珍藏多年的念珠; 裴钱去郭家探望郭竹酒,却被后者无意言语中伤,裴钱颇感难受; 陈平安对裴钱当年在曹晴朗家中所犯错误进行了深刻的批评教育。 落魄社消息: 边境剑气长城内,来自宝瓶洲落魄山集团的市场调研小组在安顿好之后立即展开工作,由组长崔东...


第606章 出言便作狮子鸣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606章 出言便作狮子鸣 假物。 是那酒铺,酒水,酱菜,阳春面,对联横批,一墙壁的无事牌。百剑仙印谱,皕剑仙印谱,折扇纨扇。 《劝学》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


胡说剑来

我想看星河万里,书籍万卷,我想快意恩仇一剑沧海,我想左拥右抱金榜题名。 (瘦弱的读书人又灌了一口酒,面色潮红,哭卿卿状)星星没了,书毁了,剑断了,国亡了,英雄气短,美人迟暮啊! (打了个酒嗝,眼神迷离,晃晃悠悠)且待我,一梦黄粱 东海之畔,有人提剑而走,所过之处,海水自动分开,露出其下起伏的海床,他哈哈大笑:“长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他睡眼惺忪,缓缓呼出一口酒气:“好酒。” ...


606 出言便作狮子鸣-----------------笔记

1.拐,雷鞭,5根,崔东山,裴钱,曹晴朗,陈平安,以后赵树下应该也有一根,这师徒以后卖拐不用找道具。2.臭豆腐有了,风格类似的又麻又辣又烫的那玩意应该也快了,烤串,火锅也上吧,餐饮连锁干起来吧,反正凑个2000万字也只是个小目标。3.陈平安在长城前期的行为,被敲碎了细细掰来,总管生怕很多书友不明白。前面笔记也都分析过。崔东山觉得陈平安现在还在行小道,无关好坏,自己慢慢体会其...


樱酱酒铺★杂谈之--烟火绚烂,春风独坐

樱酱酒铺★杂谈之——烟火绚烂,春风独坐 万事纷杂如烟火绚烂,幸有书斋一隅可以独坐,晒暖阳沐清风,心境得归零。 陈平安,忙得很。忙着练拳炼气,忙着卖酒开局,忙着题字刻章,忙着记账查账,顺便忙着谈恋爱。 可是曹晴朗看着陈平安愣神的模样,却是刻下了极温柔的一句“先生独坐,清风翻书”。独、而不孤,内心澄净而祥和,像极了初见。那时曹晴朗还是家人俱在的孩子,陈平安是客人,一翻书页,就不知...


第六百零六章 出言便作狮子鸣

第六百零五章 世间人人心独坐 第六百零六章 出言便作狮子鸣 【赔钱之变】 可怜晴朗,遇见赔钱,仅是气势而言,就已经输了,在论打架如何去赢,甚至赔钱都不用出全力。这一点更是心有戚戚然。想幼年之时,与人动手,还未开战见凶恶之人,便已输了,在到真正动手,每次出拳出脚深怕重了,打出一个好坏来,拳脚气力自然就弱了几分,可对方哪管,于是次次惨败而告终,真真一把辛酸泪。 赔钱之恶,打架属其次,威胁之言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