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工作实在是非常繁忙,时间很紧张,赶工一篇,纪念落魄山祖师堂建立。下面直接进入正题,先看567章末尾。【崔东山坐下后,笑道:“山上,有一句容易很有歧义的言语,‘上山修道有缘由,原来都是神仙种’。”陈平安说道:“听说过。”崔东山说道:“寻常人听见了,只觉得天地不公,待己太薄。会这么想的人,其实就已经不是神仙种了。愤懑之外,其实为自己感到悲哀,才是最应该的。”陈平安默不作声,...


长城犹在

妖族转瞬而至,扶摇洲海面,海潮崩摧,百万妖族以万人为一军分批登岸,临近海岸时各现出庞大本相。 獠牙毕现,目光凶厉如陷癫狂。 如能第一个登上一洲土地,战功与斩杀仙人境修士等同,对本就要死的“炮灰”来说,这是无比的激励。 扶摇洲海岸上,修士术法如暴雨骤下,第一批登岸妖族瞬间覆灭。 天空遍布万里雷雨,千里海面爆起,化为接连天地的大雨,又被双方术法化为浓密的蒸气,随罡风化成大雾去往北方。 术法对决激烈处,...


挑灯看剑章评(694-698章 永不独行)

五章一锅烩,裴钱终远游,鸡汤说轮回,崔瀺论事功,平安何时归。利物浦队歌《永不独行》,送给老崔和小陈。(配图:孤舟独钓寒江雪)第一章【裴钱】「亦步亦趋」裴钱和李槐继续重走平安路,路遇金风玉露,拜会随驾城火神,逛了金铎寺,买了拂蝇酒,行过黄风谷,歇脚哑巴湖,鬼斧宫寻杜俞不遇,金乌宫逢柳质清跻身元婴,登门春露圃,去了陈刘祭剑的芙蕖国山头。这一段唯一值得说的是李槐随口一句“有些笼中雀是关不住的,阳光就是它...


第697章 竟然 前情回顾

中午好 1. ■第697章 竟然 托月山百剑仙榜首,化名斐然,喜欢以青衫剑客示人。 斐然笑道:“好拳。” 陈平安点头道:“别偷学,要点脸。” 这个斐然,跟那绶臣是一路货色,半点剑修风采都不讲的。 第⑥49章 同道中人 一人剑挑陈平安、宁姚,陈三秋和董画符这两位在甲子帐册子上的两位年轻天才,再外加一位不在...


霸叼浅谈陈清都(受限于贴吧格式,分段不好分,就用序号标出,方

霸叼浅谈陈清都(受限于贴吧格式,分段不好分,就用序号标出,方便分段阅读)①我曾一度认为,老大剑仙这个角色立不住。理由是他的立场模糊,所坚持的原则让人感觉莫名其妙。随着剧情进展,内幕一点点揭露之后,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总管这种叙事方式,真是让我又爱又恨。②远古内幕,即万年前的神道之战及后续,书里还没有交代清楚,但有很多人已经做出了一些看起来合情合理的推理解答。这里不细说,...


证道之机

北俱芦洲,气象流转不停,一洲之内,时而天降骤雨,时而雪花飘零。一洲气运呼啸,奔驰去往东南方。 鬼蜮谷中,高承走出京观城,白骨生肉,重着战甲,相貌平平,鬼卒皆在城内驻守。 于是城外,只有高承披甲前行,时间改变了这处天地,唯有这个小卒,以最平常的姿态仰望南方天幕,在等着什么人。 仿佛站立了已有千年。 不知何时,一两鬓斑白的老者已在天幕,身侧立着一位身已为鬼的儒家子弟。 高承一挑眉峰,蓦然从无名小卒恢...


天下第一

曹慈立在崖畔,一身黑衣在海风中翻飞。 视线极远处,天幕坍塌,妖族如蚁群,便有大妖以水法阻隔海水,由搬山妖族堆积山岳,再由剑修出剑削平路面。 如一线潮水携势而至。 海潮咆哮起来,被扶摇洲大修士伸手抚平。 有惶急的海鸥乘着海风成群结队飞抵,此时风平浪静,在空中扑翅徘徊不知何去。 扶摇洲大乱中破境的剑仙风流出剑,却是以海鸥所在空域为剑,一剑去,已是数百里外。 曹慈笑了笑,他不喜饮酒,此时却想如师傅一般...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

第六百九十七章看点 飞鸟一声如劝客 短章(手动狗头,横向对比当然不短,对于要写帖子的人来说不长),简写。 【同道中人】百剑仙榜首斐然,剑仙绶臣,跟陈平安都可以算是同道中人,属于心思缜密,又不会如何在意剑仙风范之类的流于形式的东西的人,这两人若是在浩然天下,不出意外一样会过得很好,崛起很快。陆地键仙陈平安五十步笑百步,修为属实深厚。 陈平安对两人的杀心极重,就与为剑气长...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

第697章,竟然这么短,章评。 第697章,竟然这么短,章评。 17页,短章。 当前故事格局,作为小说写作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如同电视剧切换镜头一样“中土和北境长城”来回切换,形成了两个都很有弊端的双故事线: 长城这边很难发展情节变化只能练级,中土这边如果一直写布局视角又会很散、散到没耐心的读者会喊水或厌烦。 如果是电视剧,观众丝毫不会有违和。反而增加了空间感。 但是小说、还是一章一更的连载小说...


白纸画卷

中土神洲,邵元王朝,一耄耋老翁佝偻背脊,缓行街上。 偶尔驻足,观老妪买菜,斤斤计较于毫厘菜价,与菜农从过往菜价说到菜品高低又说到自身人脉,两人言语却是客客气气,其中意都在话外,然后一个大嗓门地提菜而走,一个叹气一声,暗地里骂骂咧咧。 老人走走停停,右手悬在左手上方,咧着嘴,下齿缺了一颗门牙,每次驻足,便要以右手敲击左掌一次,似是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和事。 可实际上,皆是些稚子买糖、街头杂耍、妇人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