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道之机

北俱芦洲,气象流转不停,一洲之内,时而天降骤雨,时而雪花飘零。一洲气运呼啸,奔驰去往东南方。 鬼蜮谷中,高承走出京观城,白骨生肉,重着战甲,相貌平平,鬼卒皆在城内驻守。 于是城外,只有高承披甲前行,时间改变了这处天地,唯有这个小卒,以最平常的姿态仰望南方天幕,在等着什么人。 仿佛站立了已有千年。 不知何时,一两鬓斑白的老者已在天幕,身侧立着一位身已为鬼的儒家子弟。 高承一挑眉峰,蓦然从无名小卒恢...


天下第一

曹慈立在崖畔,一身黑衣在海风中翻飞。 视线极远处,天幕坍塌,妖族如蚁群,便有大妖以水法阻隔海水,由搬山妖族堆积山岳,再由剑修出剑削平路面。 如一线潮水携势而至。 海潮咆哮起来,被扶摇洲大修士伸手抚平。 有惶急的海鸥乘着海风成群结队飞抵,此时风平浪静,在空中扑翅徘徊不知何去。 扶摇洲大乱中破境的剑仙风流出剑,却是以海鸥所在空域为剑,一剑去,已是数百里外。 曹慈笑了笑,他不喜饮酒,此时却想如师傅一般...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

第六百九十七章看点 飞鸟一声如劝客 短章(手动狗头,横向对比当然不短,对于要写帖子的人来说不长),简写。 【同道中人】百剑仙榜首斐然,剑仙绶臣,跟陈平安都可以算是同道中人,属于心思缜密,又不会如何在意剑仙风范之类的流于形式的东西的人,这两人若是在浩然天下,不出意外一样会过得很好,崛起很快。陆地键仙陈平安五十步笑百步,修为属实深厚。 陈平安对两人的杀心极重,就与为剑气长...


第六百九十七章 竟然

第697章,竟然这么短,章评。 第697章,竟然这么短,章评。 17页,短章。 当前故事格局,作为小说写作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如同电视剧切换镜头一样“中土和北境长城”来回切换,形成了两个都很有弊端的双故事线: 长城这边很难发展情节变化只能练级,中土这边如果一直写布局视角又会很散、散到没耐心的读者会喊水或厌烦。 如果是电视剧,观众丝毫不会有违和。反而增加了空间感。 但是小说、还是一章一更的连载小说...


白纸画卷

中土神洲,邵元王朝,一耄耋老翁佝偻背脊,缓行街上。 偶尔驻足,观老妪买菜,斤斤计较于毫厘菜价,与菜农从过往菜价说到菜品高低又说到自身人脉,两人言语却是客客气气,其中意都在话外,然后一个大嗓门地提菜而走,一个叹气一声,暗地里骂骂咧咧。 老人走走停停,右手悬在左手上方,咧着嘴,下齿缺了一颗门牙,每次驻足,便要以右手敲击左掌一次,似是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和事。 可实际上,皆是些稚子买糖、街头杂耍、妇人携...


我心悠悠,我心何求

中土神洲,邵元王朝,一耄耋老翁佝偻背脊,缓行街上。 偶尔驻足,观老妪买菜,斤斤计较于毫厘菜价,与菜农从过往菜价说到菜品高低又说到自身人脉,两人言语却是客客气气,其中意都在话外,然后一个大嗓门地提菜而走,一个叹气一声,暗地里骂骂咧咧。 老人走走停停,右手悬在左手上方,咧着嘴,下齿缺了一颗门牙,每次驻足,便要以右手敲击左掌一次,似是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和事。 可实际上,皆是些稚子买糖、街头杂耍、妇人携...


霸叼闲谈①从最近几章来看,陈平安在独守半截剑气长城,并不是在

霸叼闲谈①从最近几章来看,陈平安在独守半截剑气长城,并不是在度假,而是在受罪。②老大剑仙把这么重要且沉重的任务交给陈平安,对他自己来说,是把自己毕生的志愿托付给了由衷认可的晚辈,因此而由衷开怀,心怀甚慰,了无牵挂。③老大剑仙出剑破天,牵引剑气长城举城飞升,自己成了活靶子,等于放弃为自己反抗,而惨死于妖祖手中,在妖祖看来死的十分憋屈,因为是为蝼蚁而死。在灰衣老者眼里,强者为尊...


第696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696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对于这种处境,哪怕陈平安早有准备,早年在那避暑行宫,就开始独自一人,缓步而走,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仍是小觑了与剑气长城合道之后的后果。 第630章 刺杀隐官 这位老大剑仙转移话题,“破例再问你一次,真的想好了?一旦真是你,不后悔?不与宁姚事先说清楚?” ······ 陈平安走在只有...


第六百九十六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第六百九十六章看点 出言便做狮子鸣     【辛苦修行为哪般】常说人生寂寞如雪,陈平安却已经寂寞到无雪。脑海中的记忆,是人存在过的痕迹,而与世界的联系,是依旧活着的证据。孤寂是一种毒药,没有人可以是一座孤岛。     碎丹养体魄,破镜如破竹,不是多么惬意的事情,而是只能如此。     不过陈平安的收获还是不少的,心眼快而手脚慢之下,更能体悟慢的真意,当初陈平安第一次思考到慢的时候,水府小人都...


第696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章评

第696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章评 写在前面: 烽火无衣,火炉红泥,影照粉灯,汗流浃背。 第一不够票数,票数不够又得不到奖品。好可怜的一只戏诸侯。 助理妖孽抬手拍了拍那人肩膀,轻咬嘴唇,轻声道:“要不,就算了吧?” 她只恨自己不够放的开,无法亲身为他抛球拉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眼睁睁盯着那一摞子书籍发呆。 陈烽火抖了抖肩,猛然转头道:“书友的眼睛是雪亮的,虚名之下,安有太监?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