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三本命一十四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三本命一十四 看点 看了标题,齐子果然”复活” (齐子”复活”) 浩然两得意 白也诗无敌 春风棋静春 前文诸多隐线,其实已然在预示齐静春的”复活”不论是崔老兔子前文说的君子之争,还是大渎祠庙的建立,庙中的对联等等,无不是在告诉我们,齐静春要”复活”了,所以不必太惊异.当然,必然有不少读者情感上不太能接受,很理解.但是,在仙侠世界中,各种术法神通层出,像齐子这样通晓三家精...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三本命一十四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三本命一十四 看点      才发现已经有十章没有动笔了,加上总管的请假,距离上一次发帖的时间就更久了,惭愧,原因就不细说了,毕竟只能算是我个人的兵荒马乱。      这一章埋坑很多,有不少绵延千里的伏笔被拎了起来,爆点足够,但其实也带出来一些问题,这里面有伏笔太过遥远,又比较隐晦的原因,当然也有读者与作者所知信息并不对等的原因。翻看了不少帖子,好像没有人对此细究过,所以对关于...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三本命一十四

挑灯看剑章评(737章 三本命一十四) 境界:三本命,一十四,齐静春。 大道:身点灯,炉犹存,盛乱世。 下棋:合奕局,放手筋,收官子。 第一章【境界】 「三本命」 齐静春三本命,祠庙匾额“齐渎公祠”,楹联下联“静心得意”,空白匾额“天下迎春”。李槐等五人的齐字贴,陈平安保留的静字印,最大的坑是春字印。齐静春抗天劫身死道未消,以佛家禅定之法保存一点灵光在“春”字印中。崔东山碾碎留给赵繇的春字...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三本命一十四 炭雪总结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踹着脸,看得那猴儿心也惊来胆也颤。 要说齐先生也不用其他什么术法,单凭这踩脸这一手,便可天下无敌。 齐先生怎能不无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三个本命字,合道三教袛。这么看来,当时还在骊珠洞天的道老大分身之一的李希圣还没有成长起来,齐先生是走在了道老大的前面。 不愧是齐先生,可他怎么就先身死了呢? 关于这点文解释了。之前也说过,齐先生是死于天劫。这个骊珠洞天透支气运终究遭受天谴,降下天...


落魄山日报----2020.04.12

今日特刊————《陈乙己》 ——改编自鲁迅《孔乙己》 宝瓶洲有座落魄山,山上有家日报社,以“客观公正”闻名于整座天下。山脚有家酒铺,也是报社的产业。 山脚酒铺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看报。远行的侠客,晌午傍晚走的累了,每每花四文雪花钱,便可以买一份报,温一碗酒,还能吃上一碗免费...


落魄山日报2020.4.11

今日简讯【第736章】————崔东山与纯青的花样吹师大会;清风城许氏一家的恩怨与伦理往事;正阳山搬山老祖视止境武夫于无物,再度重拳出击;战场突发事件,万丈披甲神人与青衫儒士先后现身。今日正文————崔东山与纯青继续就双方集团后续合作进行着友好而诚恳(忽悠)的交流。期间,纯青表达了对落魄山陈董事长的仰慕之情,并希望以后能有与其近身交流的机会。对此崔东山当即表示同意,并邀请纯青去落魄山做客,顺便还可...


第七百三十六章 问我春风

挑灯看剑章评(736章 问我春风) 匕见:大渎名齐,问我春风,武运神人。 打牌:出人意料,直接炸弹,先手后手。 第一章【匕见】 「大渎名齐」 宝瓶防线的大手笔之一是开凿齐渎,柳清风不明白崔东山为何事必躬亲的盯着,崔东山回答:“大渎名齐,就是理由”。齐渎之重要,前文铺垫了很多。第一,屈老夫子口含天宪赦书简湖阴物为英灵,去往宝瓶洲中部齐渎。第二,齐静春最后一堂课,留给李宝瓶、林守一、石春嘉、董...


第*****章 天河落

第*****章 天河落 在一位看不清面容的青衫文士出现的时候,起先踩踏虚空的披甲神人就停下了飘荡南去的身形,似乎是得到了主人敕令,飘渺身形化为一道金色长光,重归那座大骊陪都。 战场上。 身后拖曳出一道琉璃光彩的那头远古神灵,面对突然出现的青衫文士,一身琉璃气象只是微微一顿,顿时如彩云聚拢,让那青衫文士好似探手捞云一般。 这头隶属十二高位神灵之一的远古余孽,其实之前在宝瓶洲已经与人战过一场...


落魄山日报 2020-04-11

今日简讯【第736章】———— 崔东山与纯青的花样吹师大会; 清风城许氏一家的恩怨与伦理往事; 正阳山搬山老祖视止境武夫于无物,再度重拳出击; 战场突发事件,万丈披甲神人与青衫儒士先后现身。 今日正文———— 崔东山与纯青继续就双方集团后续合作进行着友好而诚恳(忽悠)的交流。期间,纯青表达了对落魄山陈董事长的仰慕之情,并希望以后能有与其近身交流的机会。对此崔东山当即表示同意,并邀...


第七百三十六章 问我春风 炭雪总结

本章轻松愉快,最后打出一对王炸可谓是吊足了一种读者的胃口。 昨天那个九字真言复制有误,见谅见谅! 一、蹲墙角的少年郎 以东山的神通,掌观山河自然不用去蹲墙角。毕竟是看直播而非看现场,距离什么的,没影响。那为何还偏偏拉着纯青去蹲墙根呢?自然是以直播的形式,寻找在现场的快感。有道是偷“看”来得更刺激一些。 第一轮偷听之后,纯青便觉得屋里的人不是瞎子便是傻子。当然,原因上一篇分析过了,信息不对等,难免让...